雅文小說 > 其他小說 > 重生嫡女巧當家 > 第五百七十章 追捕
    第二日,一行人早早起來,做好了準備,便照著昨日的計劃,出發前往先皇后等人的藏身地。

    他們原本是打算將獨孤云寧留在茶莊等著他們的,然而出發的時候,獨孤云寧卻在姬如歡身邊冒了出來,開口說道,“我跟你們一起去。”

    姬如歡低頭看著還不足半人高的小孩兒,最后還是開口說道,“你太小了,咱們忙起來沒空照顧你,你還是待茶莊等著咱們吧。”

    獨孤云寧卻一臉堅持開口說道,“我能找到他們。”

    旁人或許不明白,但是姬如歡卻明白這話里的意思,畢竟她很是清楚,這小孩兒的身體里住的是一個心思深沉的大人。

    最后姬如歡還是決定帶著獨孤云寧,原本是打算自己帶著云寧共乘一騎,卻是被獨孤馳硯阻止,直接把獨孤云寧丟到了春曉身前的馬背上。

    先皇后和大周大祭司的藏身地在一處隱蔽的山谷,外面布了迷陣,一般人進不去,只會在原地不停繞圈,但是卻難不住日月神教的人。

    前往山谷的路上,姬如歡突然想起那大祭司的身份,便轉頭看向春曉身前的獨孤云寧,開口問道,“對了,那個大周大祭司到底是什么人呢?”

    春曉微微愣了愣,才反應過來少主夫人問的不是自己,而是乖乖坐在自己身前的小孩兒。

    于是春曉笑著應道,“夫人,他就一個小孩兒,雖然那大祭司是他親爹,他也不可能會知道大祭司的底細吧?”

    不想他面前的獨孤云寧卻突然開口,“我知道。”

    春曉詫異的低頭看向獨孤云寧,便聽得獨孤云寧開口繼續說道,“他們說話不避著我,我聽見的。”

    春曉的好奇心也被勾起,迫不及待的開口問道,“他什么底細?”

    獨孤云寧小孩稚嫩的聲音卻異常沉穩的開口應道,“叫金不屈,來自于罕見的苗疆。”

    天玄教的人,聽說來自于苗疆,姬如歡倒沒有太詫異,畢竟這天玄教本就源自于巫族叛支,而巫族,卻是出自于苗疆。

    讓姬如歡有些詫異的,卻是這人居然姓金,跟鈴姐一個姓。

    不過這點姬如歡也很快想通了,既然都出自于苗疆,同一個地方,想必姓金的應該不少,這大祭司姓金,倒也不足為奇。

    姬如歡本還想再問問獨孤云寧,關于這大祭司跟先皇后的一些事情,或許能從他口中問道不少關于天玄教的線索,只是此時此地實在有些不合適,只得暫時作罷,等辦完事回去了再說。

    他們還沒到山谷,便見著打頭陣的日月神教的人急匆匆過來,開口說道,“子書公子,山谷里的人正打算從另一處撤退,幸好咱們布局嚴密,及時被咱們攔住了,不過人手有些不夠,屬下還得帶些人過去支援。”

    姬如歡生怕這次又雞飛蛋打撲個空,忙開口應道,“咱們一起過去。”

    不想卻及時被獨孤馳硯阻止。

    便聽得獨孤馳硯開口說道,“你先帶日月神教的人過去。”

    不能耽誤了時間,那人不再猶豫,召集了日月神教的人便匆匆離開。

    姬如歡卻疑惑道,“咱們為何不過去?”

    不等獨孤馳硯開口,坐在春曉前面的獨孤云寧便開口說道,“你們的人里面有叛徒。”

    姬如歡微微皺眉,“怎么會?”

    其他人都被獨孤云寧這個小孩兒驚到了,倒是一時沒人開口,也就只有姬如歡,完全沒把獨孤云寧當成小孩兒,才沒覺得吃驚,只糾結著他們的人有叛徒的事情。

    便聽得獨孤云寧開口應道,“你們過來之前,只有日月神教的人,山谷里的人并沒有發現端倪及時逃跑,但是你們一靠近這邊,山谷里的人就準備撤退,顯然叛徒在你們的人里面。”

    春曉一臉震驚的看著懷里的小孩兒,喃喃開口說道,“你這小屁孩兒,不會是被什么鬼神附體了吧?”

    便聽得身前的小孩稚嫩的聲音淡定的應道,“比你稍稍聰明些而已,若是你想這么認為也可以。”

    春曉無語的不知道說什么好,只拿眼睛瞪著懷里的孩子,他居然被一個小屁孩兒嫌棄他笨?

    而獨孤馳硯卻轉過人,眼睛掃過他帶來了那些人,冷聲開口說道,“混進了天玄教的人都不知道,看來你們是越來越懶散了。”

    獨孤馳硯話剛說完,那些人里面便有人揪住了身旁另外一個人的領子,冷聲開口,“也就只有你了,當年咱們本是可憐你,才收留了你,不想你居然是天玄教的人。”

    風滿樓的人,對彼此基本上都是知根知底,叛徒或是臥底,還真是很容易就被揪出來,就像現在這樣。

    那被揪出來的男子居然也不否認,很是感嘆的開口說道,“我很慶幸,有生之年還能有幸替教主辦上一件事。”

    聽得那人的話,春曉大呼一聲,“不好,別讓他死了。”

    可是他剛喊完,那人嘴角便流出了鮮血,緊接著七竅流血倒在了地上,徹底的失去了氣息。

    旁邊的人探了探那人的鼻翼,才跪下開口,“少主恕罪,是屬下失察。”

    獨孤馳硯看著跪在地上的人,冷聲問道,“誰收留的人?”

    那人結結巴巴的應道,“酒樓門口的乞丐,樓、樓主做主收留的,屬下失察,昨日他便打算出門,說想出去溜達溜達,擔心他出去暴露了行蹤,被屬下制止,不想他是想出去報信。”

    獨孤馳硯面色陰沉,倒是沒有怪罪跪在地上的人,只沉聲吩咐一旁的夏至,“回去之后通知風滿樓,讓他把他手下的人徹底的清理一遍,若是再冒出來這些亂七八糟來路不明的臥底,他這兩年就不用回蓬萊島了。”

    姬如歡在心里替風滿樓默哀,惹惱了九皇叔,恐怕連自己的媳婦兒孩子都見不上了。

    好在沒釀成大禍,山谷里的人也還沒來得及逃出去,姬如歡在心里暗自慶幸。

    揪出了叛徒,留了些人在這里守著以防萬一,他們便直奔山谷,打算從山谷里殺過去給他們來個前后夾擊。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