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其它小說 > 擬態怪物們的游戲 > 36.毫無常識的赫爾海爾全文閱讀

所謂的表人格其實只是學校中的一種戲言。在進行考核的時候,學生們所使用的人物卡會遺忘掉所有與學校有關的事情,甚至遺忘掉自己的真實身份。而只有退出考核之后才會回想起來,這種情況很像是所謂的雙重人格的狀態,表人格行動但是卻不知道里人格的存在,差不多就是這么回事。

據說,這樣的設定是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名字是6個字組成的外神提出的,因為效果不錯所以被采納并且一直沿用至今。

不過也有一些特殊情況,一般來說只有在年終考核的時候才會要求刪除掉學員關于學校的記憶,完全融入人物卡的記憶來進行考核,而除此之外就只有學生第一次進行劇本的時候會被刪除關于學院的記憶了。

對,就像是在無光之月那個劇本中一樣,那個時候的伊海是貨真價實的遺忘掉有關于學院的記憶,就連任務也被替換成了的所謂的‘合約’,當然還有那個kp,伊海倒是不知道kp到底是怎么運行的,不過恐怕也是相當高位的存在了,說不定就是某一位外神在運行也不一定。

仔細想想,那個時候的自己肯定很傻吧..在星彩和西米爾的眼中..畢竟他們兩個混蛋就沒有被消除記憶!怪不得那個時候還能聽見‘超游’這種詞匯,因為那兩個家伙沒有被刪除記憶,而且這的確是一場游戲,所以才會有那樣的詞匯出現啊。

“那么,赫爾海爾學姐是在等人嗎?”

看著面前的這位赤發學姐,雖然她很漂亮沒錯了,可是在這個app平均都是15以上的大都市中伊;旧弦呀浢庖吡。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大家都喜歡把自己用作日常行動的人物卡的數值往高了調..雖然在大家的眼中所有人類大概都長一個樣,可是數值比別人多一點還是很有優越感的..

優越感這種東西似乎哪一個物種都有呢。

“當然,我就是在等你哦,伊海學弟。這一次過來是為了感謝你將我從那個破地方救出來的...嗯,附近有一家很不錯的咖啡店,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請你喝一杯吧!

本來伊海是想拒絕的,不過突然想到這位學姐是四年級,和自己的姐姐是同一個年級..那樣的話或許可以從這位學姐的口中得到一些自己姐姐的信息。

雖然基本上每天都有在依靠短信聊天了,不過伊海問什么姐姐都沒有回答,搞得伊海有一些擔心。

“事情是這樣的啊..”

在咖啡廳找到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赫爾海爾便開始向伊海講述著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無光之月那個劇本在一開始是赫爾海爾作為年級考核的劇本來使用的,由于是單人考核的緣故也只有赫爾海爾一個人參加了考核,而結果顯然是失敗的,赫爾海爾的理智歸零被迫變回了本體,對于他們這些并非人類的學員來說,在劇本中理智歸零就代表著‘人智’的缺失,失去了‘人智’就無法維持人類的體型和外表。

就如同在之前的劇本的最后西米爾變回了綠色火焰的本體一般。

而年紀考核如果是在沒有任何進展的情況下全滅的話,是有懲罰的,這種懲罰是隨機的,而對于赫爾海爾的懲罰就是被囚禁在了那個劇本之中,而赫爾海爾本身又有著害怕寂寞的性格,這樣的懲罰對她來說完全就是噩夢一樣了。雖然實際上赫爾海爾只是在那個無人的空間中呆了一個月。

可是對于赫爾海爾來說簡直就跟幾個世紀一樣漫長。

所以今天是特地來感謝一下把她從苦海救出來的伊海的。

“話是這么說,不過讓我一個人獨領功勞還是有些不好意思,能把學姐救出來完全是因為大家的努力!

伊海自然是不會把這個功勞全部獨占,他也做不出這種沒臉沒皮的事情。

“我當然知道,不過那兩個老油條根本就不需要我的道謝吧?到是伊海學弟,作為貨真價實的新生,才剛剛來到這里的你肯定過的很困難吧?”

赫爾海爾一臉‘快來向我提出要求’的表情。事實上如果是一般的新生的話的確如同赫爾海爾所說的那樣過的很困難,可是伊海..一邊有著西米爾和星彩的支援,另一邊又是每隔一兩天都會發短信過來詢問自己需不需要錢的姐姐而言..伊海不僅過的不怎么困難,反而覺得好像有點小布爾喬亞了。

“這個..到是沒有..不過我的確有一件事情想要學姐幫一下我。實際上我有一個姐姐..”

于是伊海便將自己姐姐的事情說給了這位今天才算是正式見面的學姐聽。對方點了點頭,同意了伊海的要求。

“雖然高年級除非有特殊情況否則不允許到一年級的這個空間來,不過如果是姐弟親人之間的話應該是會允許的,我幫了!表槑б惶,赫爾海爾被允許通過屏障到達一年級的理由是感謝把自己從懲罰之中救出來的恩人。也理所應當的得到了風紀委的同意。

“對了,伊海學弟在升到二年級的時候有想要加入的社團么?”

“社團?唔..暫時還沒有這方面的想法!

“的確,這種事情要先慢慢的考慮呢,不能著急,那么在此之前,我們先交個朋友吧!”

說著,赫爾海爾從荷包中取出了一個四方形被密封起來的不可描述之物。

“啊啊啊。。!”

咖啡廳瞬間被人突破了,一位少女以騎士踢的方式突破了咖啡廳的大門同時命中了赫爾海爾的臉。

“風紀委出警!赫爾海爾!你可是說過不會對低年級的學弟做什么我才同意你來的。!”

看著帶著風紀委袖標的少女,伊海突然意識到了網絡上所流傳的那個關于風紀委0秒出警的傳說...看來,這個不是傳說。

一手抓住了赫爾海爾的衣領,短發少女從荷包中取出了綠箭口香糖說道:“交朋友的話應該拿出這個而不是你那個!”

我覺得兩個都不是..

“可是人類之中想要成為更好的朋友的話都說用這個的啊..”

“那個是朋友以上的關系才會用的啦!”

兩拳把赫爾海爾放倒之后,風紀委轉過身對著伊海道歉到:“很抱歉,放任這個沒有什么常識的人跑到這邊來打擾你..希望學弟不要太介意,實際上赫爾海爾這個家伙基本上沒有什么朋友所以才缺乏一些常識的!

我覺得拿著綠箭口香糖說交朋友應該用這個的家伙也沒有什么常識..

“我到是不介意...”

“總之!赫爾海爾給你添麻煩了!今天我就先把她帶走了!”

說著對方一只手抓住了赫爾海爾的腳,把她從咖啡店拖了出去。

“啊...伊海學弟,我是宣傳部播音社的播音員,如果要來找我的話可以去播音社找我..”

“噗嗤..哈哈哈...”

隨著赫爾海爾聲音的遠去,伊海突然笑出了聲。

總覺得這個學院似乎并沒有自己所想象中的那么恐怖啊。

話說,格赫羅斯的子嗣在播音社當播音員?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