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其它小說 > 擬態怪物們的游戲 > 81.喂?出來看神仙啦!全文閱讀

兩周的時間對于非人類生物而言真的是一眨眼就過去了,就算是對于人類而言其實也是很快的。若是一個人專注于某項事物的時候,這個時間會過的更快,就算是對于某些人上課時那種度日如年的感覺其實也僅僅只是一瞬而過罷了。

要知道,那些留級生在這個學院的日子,可能比伊海的世界的人們度過三代人的時間都要長,你看西米爾光是在一年級就待了快十幾年了,也因此比起其他的一年級生,這個家伙有著更多的資源,更多的底氣,不過這個家伙經常跟伊?诤f他只是不想升級而已,他有不得不去做的事情,但是目前的他不想去面對。

伊海仔細的思索了一下,覺得西米爾說的有道理..縱觀整個一年級,不,應該說一到三年級,就西米爾一個是外神子裔。另一個又出名又菜的是四年級的赫爾海爾學姐。就目前而言,低年級中唯二知曉的外神子嗣就他們兩位了,赫爾海爾學姐是出名的那種,而西米爾大概就只有伊海他們這個小組的人知道了。

當然,或許還有西米爾曾經的隊友,如果不是一開始星彩就把西米爾的身份爆出來了的話,伊海估計現在...哦,在第一個考核團中西米爾就自爆了,就算星彩不說現在自己也知道了..這家伙可是貨真價實的自爆,那綠色的火焰漫天飛舞,所過之處皆為塵土的景象真的很讓人膽寒。

這種吞噬一切生命,將所有事物化為塵土的力量絕對是傳承自圖爾茲查沒錯。伊海也有點搞不懂為啥在圖爾茲查的百科圖標上標示著中立善這種奇怪的標記。伊海覺得這些個外神應該全部拉到混沌陣營里面去才對。

“喂,你愣了快20秒了,該出牌了!

桌子輕輕的震動了一下,伊海頓時回過神來。

“啊,抱歉!

四個人和兩周前一樣,坐在咖啡廳的包間中,圍在一個麻將桌前,兩周的時間,伊海已經差不多完全熟悉了日麻的規則了,不過在這里還有一個額外指定的規則不被發現的話就不算作弊。

你們說這個那我可就不困了啊。

靈視這東西,雖然有著+15靈感的負面buff沒錯,可是在學院中使用就不存在這樣的負面效果了,作為直視過地母神還沒有瘋狂的男人,伊海覺得自己壓力不大,雖然可能沒辦法和某卡特肩并肩,不過只是一下這群非人類隊友伊海還是做得到的。

這不,伊海已經抓到他們三次作弊的小動作了。

“啊哈!杠!”

普羅突然一叫,拿起了伊海扔出的五萬,同時將自己的三張五萬明示,放在了桌角。接著星彩翻開了一張寶牌指示,四萬。

臥槽?自杠四寶?

“哦?在杠!”

四張七條被普羅明示,放在了桌角,同時星彩又翻了一張寶牌指示,六條。在加上一開始就翻開的六條,也就是說有兩張六條是寶牌指示,其他三人一臉凝重的看著普羅,12寶牌牌桌上,這混蛋接下來只要和牌,那算是斷幺九都能13番役滿。

“自摸!嶺上!”

可惜的是還沒有等到他們準備開始小動作,普羅瞬間將剛剛摸到的牌拍在了桌子上,隨后將自己手中的牌推開。

好家伙,無役嶺上12寶!累計役滿!

“你是狗吧??”

甚至不用心算都知道普羅已經役滿了,關鍵的是12寶都是自己杠出來的。

“我就是狗啊,有什么問題么?”

對于西米爾的質疑,普羅一臉得意,是的,她是狗沒錯,不過也僅僅只是被稱為獵犬罷了,在伊海的眼中普羅其實只是一團綠色的煙霧形態的物質所組成的奇怪物體,超越時間維度的存在,本來也是個超稀有的貨色,可是伊海表示自己下家星之彩上家外神子嗣,根本沒在怕。

就是莊家自摸役滿有點怕..

看了一下時間,距離考核時間開始的12點還有一段時間。

“來,最后一把了!伊海你已經4了,看來你就算役滿都救不回來了。準備吃4吧!

啟動了麻將機,伊海伸手開始搓起了麻將,總覺得現在的自己已經開始過老年人生活了,左右手都是那種無法言喻的感覺..

的確,現在伊海的分數是四個人之中最低的。除非單吊役滿,否則自摸都救不回來。

重新整理好了牌,將麻將在自己的面前立了起來,隨后伊海面色一凝,13張牌,有9張是字牌..這是什么打法??發牌姬也終于開始青睞我了么?可是光是一個役滿根本不可能擺脫三位和四位啊,一開始就說好了三位和四位要輪流請兩天的客的,伊海雖然有錢但是這三個混蛋都比自己有錢啊。普羅那家伙一個月送快遞的工資甚至比西米爾直播的都要多。

說起直播..

伊海抬起頭看著屋內的攝影機,那是西米爾擺放在那里的,直播和三個傻吊隊友打麻將。

另一側,第三位的西米爾看著自己的牌序,他和星彩的分差實際上并不大,只要這一把能夠和四番以上那么就能超越星彩到達第二位。至于作為莊家的普羅就不要想了,這個家伙剛才就已經是一位了,突然一個自摸役滿吃三家,現在根本不可能超越,就算是凹了役滿也不可能把他拉下神壇。

九巡過后,西米爾拿起了手中牌,是九條,好!

“立直!”

一柄被放在了牌河中,西米爾算了一下,自己是兩面聽,和牌幾率大,而且就算是點了也不至于掉到4位,有一個墊底的就是好。

他得意的看向了一臉凝重的伊海。

“你該不會以為我真的會一直墊底吧?西米爾?”伊海將自己的手伸向了牌堆,現在的場面上沒有任何一張字牌的意思難道還不夠明顯么?伊海拿起了一張牌隨后說道:“勝負現在才要開始分曉!西米爾!杠!”

四張東風被伊海放在了牌桌的一角,而后伊海再次伸出了手:“杠!”

四張西風。

“發牌姬助我。!”如此的說著,手再一次伸向了牌堆中,接著又是一句:“杠!”

神經病?三連杠?!等等?!三次暗杠?三張風牌??

一瞬間,西米爾三人感受到了恐懼。

“杠!”

然而他們的恐懼是無法阻止有如神助的伊海的,四張北風被放在了桌子上,好的,四暗杠,東南西北,手里還剩下一張牌,也就意味著伊海只要和牌必定是四暗刻單騎,大四喜,四杠子,你是人???五倍役滿牌桌上??

手顫顫悠悠的伸向了牌堆,此時的伊海的內心也是處于驚恐的狀態,他是真的沒有在作弊!鬼才知道剛剛的他到底經歷了什么!

手拿起了牌,他一時間沒敢看,手指輕輕的滑動著牌面,沒有任何感觸,光滑的牌面讓伊海的心中為之一震。

“自摸!”

“.......”

整個房間都寂靜了下來,西米爾手顫顫悠悠的拿起了自己的手機然后說道:“喂?在么?出來看神仙啦!”

兩張白板平攤在了桌子上,伊海的手都在發抖。

“大四喜,字一色,四暗刻單騎,四杠子。六倍役滿!你們之前坑我的全部都給我吐出來!”

在這一刻,所有圍觀西米爾直播打牌的人都知道,他們遇到了一位神仙。

遙想當初伊海剛剛接觸這個游戲的時候被三個人合伙坑了個四倍役滿,不好意思,現在請你們給我吐出來,至于多出來的那兩個就當是利息了!

“根據規則,只要不被發現就不算是作弊!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