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其它小說 > 開局一把天生牙 > 第307章 再會全文閱讀

“其實我還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孿生弟弟的……”

  “孿生弟弟?沒有聽說過啊,這兩個人都是什么樣的?”史戴菈很感興趣。

  “嗯……大哥王馬是一個除了勝利以外別無所求的人,也是我敬仰的對象,不過在十二歲的時候就離家出走,獨自修行了。

  孿生弟弟黑鐵一豐和我一樣沒有魔力的天賦,卻很有劍術的天賦。不過他的固有靈裝是治療屬性的,他聽從家族的安排學習醫術,并且偷偷幫我一起研究劍技。

  但是我四年前離家出走后不久,他也失蹤了。

  據說留下張紙條‘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不知道他現在怎么樣了!

  史戴菈非常無語:

  “你們家很流行離家出走嗎?四個孩子中三個兄弟都離家出走,這個比例已經很高了。

  而你的弟弟,是笨蛋嗎……這個離家出走的理由……”

  一輝則笑了笑:

  “一豐比我要聰明,我的很多劍技都是他想出方向,然后我們一起完善的。他要做的事情都很有目的性,我想他已經是有必須要做的事情才離開家的。

  就是不知道他為什么不聯系我。

  妹妹在家,我不擔心,但是這個弟弟……真希望能見到他啊……開學典禮是今天,我們先回去換衣服吧!

  史戴菈知道自己的室友現在心情有些復雜,也就不再提這方面的話題,轉而談論新的學期的展望。

  班級的第一堂歡迎會上,濃濃的黑眼圈的年輕女老師干勁十足地給大家介紹了今年破軍學園的改革,今年不依賴評級,而是全靠實戰比賽晉升獲得七星劍舞祭的資格。

  “老師……”

  史黛菈舉起手。

  “不~不~要稱呼我‘有里醬’,不然我不會回答你的喔!

  “……有里、醬!

  “是~史黛菈有什么問題呢?”

  “選拔戰總共會有幾場賽呢?”

  “雖然還不能透露詳情,不過一個人最少需要比上十場左右。大家可以想成選拔戰開戰后,至少每三天會有一場比賽,大概是這個樣子?”

  折木老師耐心地和大家解釋了比賽規則,并且為大家加油:

  “那么各位同學,接下來一整年的時間,要卯足全力努力學習——!

  各位同學,我們一起來

  加油加油、嘔惡——。。ㄍ卵

  一輝這才想起來,她非常體弱多病。

  “有里醬啊啊啊啊啊。??”

  就在黑鐵一輝想要起來安撫驚慌失措的同學的時候,身體搖晃著要倒下的折木老師身后一閃,出現一個身影,是一個身穿白大褂、推著輪椅的少年,少年的長相和一輝非常像。

  誰都沒有看清少年是如何出現的。

  折木老師直接癱坐在身后的輪椅上,推著輪椅的少年無奈地搖了搖頭:

  “折木老師不要太拼了,明明治療療程才剛剛開始,要是惡化了該怎么辦?”

  說罷,抬起頭來掃了一眼震驚的學生,目光在幾乎石化的黑鐵一輝身上多停留了一會:

  “不用擔心,你們老師身體稍微有點虛弱而已,不是什么大事。

  我是新來的校醫黑鐵一豐,這節課就此結束,我把你們老師送到醫務室了。

  說罷推起輪椅,帶著折木老師轉身。

  坐在輪椅上的折木有里一邊大聲咳嗽著,一邊安慰焦急的同學們:

  “老師……從小到現在……每天都會吐大約一公升的血……

  咳咳!咳……哎呀,畢竟老師拖著這身子活了二十年以上,還算是強壯的呢。

  呵呵……很厲害對吧?”

  推著輪椅的一豐沒有減慢速度,接過她的話:

  “這可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折木老師……”

  兩人的聲音逐漸消失在走廊,震驚地說不出話的同學們才反應過來,尤其是一輝身邊的幾個同學:

  “黑鐵同學,那個校醫和你長得一樣吧,而且也姓黑鐵……”

  教室里面亂了起來。

  好不容易安撫了混亂的班級,這節課就算結束了,一輝著急起來去醫務室找自己闊別四年、突然出現的孿生弟弟。

  史戴菈也跟在他身后。

  路上先是碰到了新聞社的學妹要來采訪,因為打敗史戴菈的視頻在校內流傳收獲了幾名女粉絲,然后又碰到了幾個不服氣的男同學的挑戰。

  連固有靈裝都沒顯現出來,空手打敗了幾名挑戰者后,一輝正想繼續往醫務室的方向走,就在此時——

  啪、啪、啪……

  從教室門口傳來拍手聲。

  一輝疑惑地看向門口——一名嬌小的少女,背對著照射于走廊的陽光,佇立在門邊。

  她有著一頭銀色短發,雙瞳帶著淡淡翡翠般的色澤。

  這位美少女的周身環繞著一股如夢似幻的氣息……反而相當引人注目。

  她那有如蓓蕾般的櫻桃小嘴彎起微笑——

  “太精采了。如此壓倒性的強悍,凡夫俗子根本無法動您分毫呢——哥哥!

  優雅的嗓音,仿佛吟曲似地呢喃著。

  她喊一輝為哥哥。

  這句話,令一輝瞬間瞪大雙眼。

  “難不成你是……”

  不,不需要問。這個問題毫無意義。

  即使她的語氣、面容、發型,都成熟到令人驚訝的地步——

  這世界上只有兩人,會這樣稱呼自己。

  這兩人中,只有一人是少女。

  “珠、雫嗎……”

  “是的……許久不見了,哥哥!

  一輝面對久違四年的親人,立刻沖上前,握住那雙小手。

  “哇!果然是珠雫!我才是真的好久不見!總覺得你長大好多啊,我差點以為看錯人了!”

  “是當然了。我們已經四年沒見了,如果我一點都沒變的話,那才奇怪呢。

  哥哥……我一直很想見您……”

  她伸手撫上一輝的臉頰,粉色雙唇輕柔地吻上一輝。

  “~~~~~~~~~~~~。。。。!”

  兩人肆無忌憚地在眾人面前親吻,不禁令史黛菈及眾多同學放聲大叫。

  “一、一輝!你、你你你到底在做什么。?”

  “我、我我我也不知道。?”

  現在最慌亂的人,就是突然被妹妹親吻的一輝本人。

  “珠雫!你、你剛剛做了什么……”

  “沒什么……只是單純的接吻而已。

  這沒什么好疑惑的。親吻是表示親愛的舉動。

  像是戀人那樣任意結合的關系……不過男女之間的情感,既淺薄又脆弱。

  兄妹身為骨肉至親,血緣羈絆之堅固可是如鋼似鐵。就連男女之間都能親吻了,兄妹之間自然也能這么做。

  對現在的我們來說,只有接吻是不足以一解四年份的思念之情,那怕是*愛,也只能算是一種招呼罷了!

  “哪有那種事!”×n

  學期開始的第一天,一年一班全體已經上下同心了。

  這個時候,一雙手從后面抱住黑鐵珠雫:

  “Stop!各種意義上NG了,我可不記得將可愛的妹妹養育成這個樣子!”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