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其他小說 > 盛唐不遺憾 > 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李安昨晚來的時候,買了好多禮物,而因為沒有提前打招呼,所以,他們一家自然也沒法招待,就讓李安喝了一碗白開水。

    而今天就不同了,李安老遠就看到漢子在殺雞,而且,還是一只鮮嫩的小公雞,椅子也借來了,另外,靠近廚房的臺子上,還有好些鮮嫩的蔬菜,以及少量的肉食,這些顯然都是為李安準備的,估計炒七八個小菜是不成問題的,盡管以素菜為主,但這已經是這一家所能拿出來最好的待客菜肴了,絕對算得上是用心了。

    “哈哈!你們真是用心了,太用心了。”

    李安笑著說道。

    “窮人家實在沒有什么好東西招待客人的,也就只能拿出這些了。”

    漢子不好意思的說道。

    “無妨,挺好的,有這份心意就足夠了,我倒是很想嘗嘗,雙兒的娘親做的才怎么樣,哈哈!”

    李安笑著說道。

    唐兒早已被雙兒拉著去隔壁玩耍去了,隔壁還有幾個小朋友,李安聽得清楚,都是傳音學堂的臭小子,有這么多孩子在一起玩耍,應該不會出什么事的,安全方面完全不必擔心。

    而雙兒的母親,輕松的把小公雞上的毛處理干凈了,然后,便開始做菜了,不管李安是否在這里吃飯,他們都必須要做好好客的步驟,大不了他們自己吃好了。

    “這是拙荊在山上采的野果,貴人也嘗嘗鮮。”

    漢子拿不出什么像樣的果品,只能把李安昨日買的糕點拿出來,并配了一些自己家里采的野果,也可以說好干果。

    不過,這些干果都是直接從樹上摘下來的,并沒有經過人工的處理,所以,味道并不是很好,但肯定是非常健康的,除了對身體絕對好。

    這些野果也是李安經常吃的,所以,并不覺得有什么新鮮的,出于禮貌拿了幾個放在嘴里,表示味道不錯。

    “王大寶他們,我都幫你問過了,根本就沒有那回事,尤其是王大寶,他說自己的家中根本就沒有什么寶貝紫砂壺,他也從來不喝茶,想來你們三個是被騙了的,其余幾家也想不起來了,都說沒有這種事情。”

    李安開口說道。

    “沒有這回事?不會吧!”

    漢子蹙起了眉頭,顯得非常的詫異,他想不通誰會故意坑他,在他的眼里,身邊的每一個人都是老好人,實在找不出誰有害他的理由。

    “會不會弄錯了啊!”

    漢子繼續說道。

    李安吁了口氣,開口說道:“不會錯的,這才不到一年的時間,王大寶是不會記錯的,他確實沒有什么寶貝紫砂壺,另外,王大寶也說了,你們三人可以去他的府上,把所有的仆人都給認一遍,看看當初撒謊騙你的那個仆人在不在,若是這個人還在的話,只要當面對峙一番,自然就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說完淡淡的看著漢子。

    漢子的表情顯得特別的凝重,也非常的忐忑,他實在不明白,到底是誰要害他,害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不過,既然李安都這么說了,他也非常想去王大寶的府上認一認,確定這個事情到底是不是一個坑。

    “好,那我明日什么時間去呢?”

    漢子開口問道。

    “一大早去吧!請一天假就是了,帶上另外兩個被坑的人一起去。”

    李安開口說道。

    漢子點頭道:“好,沒問題,我今晚就去找他們兩個,明日一早就過去,一定要把這個事情搞清楚。”

    很顯然,漢子也非常惱火,若是真的被人坑害了,他一定不能饒了坑害他的人,可也不知怎么的,他內心突然非常的擔憂,似乎害怕坑害他的人,是他最信任的人,內心真的是惶恐不安。

    “來了,剛做好的菜。”

    很快,婦人將做好的飯菜斷了出來。

    不是不想請李安去屋子里坐,實在是因為屋子里比外面還要寒摻,連個像樣的桌子都沒有,而且,還有不小的異味,如此,倒不如坐在露天的院子里,而且,院子里還比較的寬敞,是最合適的位置了。

    “好吧!咱們邊吃邊聊。”

    李安笑著說道,讓漢子一起吃飯。

    “貴人,孩子們……”

    漢子著急,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沒事兒,他們在學堂的時候,都吃過晚飯了,肚子都是飽的,不用管他們了,咱們吃咱們的好了。”

    李安笑著說道。

    盡管山珍海味啥的都吃過很多,但吃飯有時候吃的并不是食物,而是心情,心情好了的時候,吃什么都是香的,而若是心情不太好的話,吃什么都不舒坦,此刻,能與新認識的人在一起閑聊吃飯,且對方還不清楚自己的身份,這種感覺是最好的,而且,這婦人的廚藝也很是不錯,做出來的飯菜別有一番風味,李安吃著很是舒心。

    “飯菜不錯,你娶了一個好夫人啊!”

    李安笑著說道。

    其實,做飯好只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一心一意不離不棄的忠貞精神,在這個家庭里,漢子這么多年來,一直沒能掙到錢,沒能給這個家庭帶來足夠使用的物質基礎,但作為妻子的婦人,卻一直不離不棄的維護著這個家庭,并沒有因為自己的漢子沒能掙到錢而離開這個家庭,這份品質是極為難能可貴的,是任何金錢都換不到的,有這樣的妻子,才是這個傻漢子這輩子最大的福氣。

    飯菜都是村落的菜蔬和禽畜,酒水也是鄰居家釀造的米酒,雖然檔次比較低,但味道其實也是不差的。

    在吃飯的間隙,李安與漢子隨意的閑聊著,什么天南海北的話題都敢聊,而與這種傻漢子聊天,李安發現自己特別的輕松和舒心。

    因為這種傻漢子竟說大實話,也沒啥心眼,與這種人聊天,會感覺特別的輕松,一點壓力都沒有,可以盡情的訴說自己的心里話,也不用擔心會被人陷害和抓住把柄,總之,這才是真正的聊天。

    雖然只是給人干活,做最基層的工作,但漢子經歷的事情卻是不少的,在每個府上都能經歷一些有意思的事情,比如偷看長得俊俏的小女仆,幸運的時候,甚至還能看到郡主級別的貴人,當然,只能遠遠的瞟一眼,并不能看清容貌,但他們在心里,會把這些女子想象的很美麗,想的猶如天仙一般。

    男子天生就是好色的,尤其是干活的男子,難免會有些一些不正經的,都說得不到才是做好的,他們的身份自然接觸不到貴族女子,也不清楚貴族女人都是什么樣的,所以,心里是比較饞的,如此一來,哪怕只是看到一個背影,那也是足夠他們興奮好些日子的,甚至為此津津樂道幾個月,逢人就說自己在什么地方看到了誰的背影,那喜滋滋的表情,別提有多村了。

    李安曾經也在窮人堆里混過,自然非常了解這些干活的人是個什么德行,所以,漢子說的事情是真是假,李安一聽就能明白,而眼前這個漢子說的這些,顯然都是真實的,并沒有一句是假話。

    人活著必須快樂,就算在條件艱苦的情況下,也要尋找快樂,不同階層的人,尋找快樂的方式是不一樣的,有錢的人,可以吃山珍海味,可以妻妾成群,可以功成名就。

    而窮人同樣也可以尋找屬于自己的快樂,比如,偶爾大魚大肉便是快樂,雖然沒有成群的妻妾,但偶爾看到大戶人家的小娘子,便也能興奮老半天,這便是幸福,生活中處處充滿幸福,只是有些人不善于發現罷了。

    雖然這個漢子經常被人坑,幾乎是年年被坑,讓自己始終過著負債的日子,但他見人都是笑呵呵的,就散李安剛才告訴他,他很有可能被人坑了,可他在接下來喝酒吃肉的時候,仍舊笑呵呵的,似乎這些事情并不足以讓他痛苦和心事重重,這便是樸實,這個漢子是一個樸實的人,一個非常樸實的老好人。

    “父親,吃什么呢?”

    差不多快要吃完的時候,唐兒跑了回來,雙兒和一群小娃娃都跑了過來,雖然他們在學堂的時候,都是吃過晚飯了的,可跑了這么長時間,肚子里的食物估計也消耗的差不多了,也都有些餓了的感覺。

    “唐兒,去把車上的果子拿出來,分給這些娃娃們,都分了吧!一塊也別留。”

    李安大方的說道。

    唐兒自然也不是小氣的人,家里的糕點非常多,在唐兒的眼里都是不值錢的,送人多少都不會心疼,很快,就把一大堆的糕點都拿了出來,讓所有一起玩的孩子隨便拿,想要多少就拿多少。

    這些孩子也是不客氣,全都伸手去抓,都恨自己少長了一只手,衣服的口袋里和手里,全都是糕點,即便是這樣,還有一半的糕點沒有被分完,就放在雙兒家院子的破木凳上。

    不過,孩子們已經開始動嘴了,他們開吃了,只要把手里的糕點吃完,就可以繼續拿了,而這些小子動嘴的能力可不賴,吃起來吧唧吧唧的,很快就能把一只手的糕點給吃完了,然后,也是毫不客氣的繼續拿,只要拿得下,他們就不會客氣。

    在所有的孩子之中,吃的最不賣力的一個,就是李安的唐兒了,這小子從小吃這些糕點,早就吃膩了,所以,對這些糕點是不感冒的,只是看著別人都在拼命吃,所以,也跟著一起吃了起來,其實,看他那個樣子就是不想吃,硬撐著吃的。

    這些小家伙也是能吃,沒多久就把剩下的給消滅的只剩一點點了,當然,每個人兜里和手里都是滿滿的。

    “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該回去了,唐兒,我們該走了。”

    李安帶著唐兒離開了。

    漢子和婦人自然跟在后面相送,而很多孩子,則也跟著,并非常熱情的讓唐兒有空再來,多來他們這里玩。

    當然,估計這小子是因為有吃的才這樣的,他們都知道唐兒有個有錢的爹,只要唐兒來了,是肯定會給他們帶很多好糕點的。

    李安走后,漢子也離開了家,去另外兩個被坑的人家,約好他們明日一早,一同去王大寶的家里。

    另外兩個人一聽這事兒居然有詐,自然是大吃一驚,無論如何是不會拒絕漢子要求的,他們都是干苦力的,光腳不怕穿鞋的,若是真的被人坑了,他們是肯定不會就這么認了的,必然要為自己討回公道。

    這么大的事兒,他們自然是非常重視了,幾個人商量一番之后,直接連夜就去了王大寶的住處,不過,并沒有進入王大寶的別墅,而是在旁邊不遠處的僻靜小廟里暫時歇息,稍微迷一陣子,以免耽誤了大事兒。

    至于一大早還要干活,他們就顧不了這么多了,也沒有請假,因為此刻,漢子和兩位兩個倒霉蛋在心里已經有些懷疑工頭了,所以,他們也不管這些了,先去王大寶家里再說,反正栽樹又不是什么重要的崗位,缺工也不是什么大事兒,在這種行業,偶爾曠工都是很常見的現象,只要不是太頻繁,事后好好解釋一番,工頭一般是不會怪罪的,畢竟,誰家能沒個要緊的事情,栽樹這工作又不是嚴謹的流水線,少了誰都無關緊要,也不會有什么損失。

    一大早,李安照常去工作了,這個事情就交給自己的管家去做了,反正管家的臉面也夠大,王大寶上次看了李安的管家,腰都彎成九十度了,所以,讓他去辦完全能夠搞定。

    李安的管家可不止一位,總的管家是自己的夫人顏如玉,其余的幾個管家女仆和男仆,分別管理不同的事物,這樣分工合作,才能減輕每個管家的壓力,否則,所有的事情都交給一個外人負責,李安是不放心的,也容易不受控制,但任何一個管家在商人的眼里,那都是得罪不起的。

    因為頭一天都約好了的,所以,王大寶一大早就起來了,并讓仆人們準備好酒好菜,然后,非常供應的親自去大門口迎接。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