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其他小說 > 寒門狀元 > 第二四七八章 出爾反爾
    徐不直接問張永來見之事,單說南京權力歸屬,沈溪自然推辭此事與己無干。

    此時朱厚照有關讓沈溪全權負責江南軍政事務的諭旨尚未下到江南,徐心里極度不爽,卻拿沈溪沒轍。

    明知沈溪是在推搪敷衍,偏偏他就是對沈溪無計可施。

    徐暗忖:“這小子年歲不大,卻陰險狡詐,以他的年歲堪堪當我孫子,偏偏朝中那么多人都要看他的臉色行事……他到底何來的本事,始終屹立不倒?就靠先皇跟當今陛下的寵信?”

    徐多少有些看不起沈溪,在他眼里,沈溪取得的功勞不過是憑借火器之利外加一點狗屎運,他這樣的世襲勛貴壓根兒就看不起寒門出身的沈溪,所以在跟沈溪相處時不自覺流露出一些高高在上的姿態。

    面對沈溪的敷衍,徐只能好言好語勸說:“之厚在朝中早就可以獨當一面,陛下對你的意見多半都會采納,何必虧待自己呢?咱就這么決定了,在南京的事情上你聽老夫之言,老夫自不會有所虧待。”

    沈溪嘴角浮現一抹嘲諷的笑意:“聽徐老的話,你我二人便可替朝廷做主?這未免有僭越之嫌吧?”

    徐本想矢口否認,但仔細一想,有些事遮遮掩掩也不是辦法,沈溪故意裝糊涂,只能由他來主動把窗戶紙捅開。

    徐正色道:“做主算不上,但有些事情還是可以代為綢繆……南京兵部尚書以王倬王侍郎接替,至于張永張公公因是臨時征調坐鎮南京,你跟老夫一同上奏,請求陛下將他調回京城,再安排新的守備太監過來……不知你意下如何?”

    前面徐還帶著商議的口吻,說到最后,隱隱有強行命令的意思,絲毫也不管這么做會不會對沈溪造成困擾。

    徐態度轉惡,以沈溪今日今時在朝中的地位,自也不必再給予對方好臉色看,如同之前跟張永說話時的態度轉變一樣,沈溪發現靠心平氣和根本治不住這些有野心之人,他當即站起身來:“魏國公所言,從大的方面說霍亂朝綱,破壞大明江山社稷穩定,從小的方面講,為后世做了個壞榜樣,請恕在下不能從命。”

    “你!”

    徐跟著站起,怒目相向,好像要迫使沈溪屈服,不過看到沈溪回以犀利的目光后,語氣軟化下來,重新變得委婉,“咱這不是在商議事情么?這對你跟老夫都有好處,為何不能坐下來好好商議呢?”

    沈溪神情變得非常冷漠。

    “魏國公跟在下所說的這番話,倒是與之前張永張公公所言有幾分相似,都想自作主張,壓政敵一頭,卻忘了朝廷安排你們鎮守南京,乃是保江南一方安穩,而非爭名逐利。在下不過是帶兵平海疆,無心牽扯進南京官場的是是非非,請魏國公見諒,在下不能聽從你們任何一方的建議。”

    沈溪嚴守中立,還說出張永之前來見過,特別指出他已拒絕張永提議。不過這話卻無法讓徐信服,在其看來,沈溪的話就更像是在敷衍,很可能沈溪已選擇跟張永合作,共同對付他。

    徐黑著臉道:“之厚,老夫年歲已高,本不想跟你這樣乳臭未干的年輕人一般見識,但你現在居然踩到了老夫頭上,是可忍孰不可忍!老夫乃中山王之后,世代鎮守南京,如今不過是跟你打一聲招呼,你既不識相,那老夫跟你無話可說!”

    這次不需要沈溪下逐客令,徐自己便主動離開,眼看談崩了,氣呼呼摔門而去。

    徐下樓后,身后才傳來沈溪的聲音:“徐老走好,不送!”

    ……

    ……

    徐很是氣惱,坐鎮江南幾十年,沒人敢對他如此說話,平時被人逢迎久了,突然被一個年輕人出言教訓,他心里非常不舒服。

    “這小子,完全不將本公放在眼里,看來不給他點顏色瞧瞧,不知馬王爺有幾只眼。”

    見到徐程后,徐仍舊非常生氣,此時他人剛出驛館,徐程一直在驛館外面焦急等待。

    徐程聽了徐抱怨的話,便覺得情況不對,趕緊詢問情由,徐沒有隱瞞,將跟沈溪會面的大致情況說了。

    徐程跺了跺腳,懊惱地道:“公爺,您怎能跟沈尚書如此說話?再怎么說,他也是朝廷響當當的兩部尚書,官位遠在您之上,再加上他是皇親國戚,又是陛下欽命的沈國公,得罪他不是給自己找不痛快嗎?”

    徐當即著惱:“你這是何意?沈之厚何德何能,可以如此跟本公說話?”

    徐程道:“沈之厚乃是陛下跟前最受器重的近臣,自然有此資格……難道公爺您沒看出來,他是故意激怒公爺,如此才不用在您跟張永之間占位,你跟他翻臉,正是張永跟錢寧最希望看到的結果,這不是著了別人的道嗎?”

    “你不必說了。”

    徐漲紅著臉,態度堅決,“之前本公相信你的判斷,覺得來見見沈之厚無妨,不過現在已明確他的態度,他寧可跟張永和錢寧之流合作,也不肯向本公低頭,那他就是本公的敵人,本宮要讓他跟張永、錢寧一樣,進城容易出城難。”

    徐程驚愕地問道:“公爺,您不會是想……”

    徐臉上露出冷笑之色,捻著頜下的胡須,冷漠地道:“他一介后生,不過靠裙帶關系才有今天的爵位,就算他在北方呼風喚雨,但這里是南京,不是他放肆之所。馬上征調兵馬,把驛館嚴密看管起來,嚴防他亂來,順帶將張永藏身之所找到,本公要將他們之間的聯系切斷。”

    徐程苦著臉道:“公爺,你對陛下最信任的大臣動手,乃是謀逆之舉啊。”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是否真的謀逆要由朝廷來定,不是光靠幾個人說說就算事的。”徐板著臉道,“本公給了他好臉色,是他不肯接納,那本公只能來點強硬的,就算沈之厚死在南京又如何?偽造出倭寇刺殺的證據不就行了?”

    “公爺您……”

    徐程還要繼續勸說,徐已然抬手:“聽本公的,中山王府還輪不到你這個旁支子弟做主,還不快去辦事?”

    ……

    ……

    徐程很懊惱,不過他實在是無計可施,畢竟徐才是魏國公,而他不過是徐家旁支子弟,能有今天的地位全靠徐賞識和提拔。

    徐程只能按照徐的吩咐追查張永的下落,同時派人盯緊驛館。

    本來徐程最怕的就是沈溪跟徐交惡,甚至雙方大打出手,不過徐沒明說要對沈溪不利,看情況只是不想再跟沈溪進行任何商談,這不免讓徐程感到一絲希望,最好來日順利將沈溪送出南京,確保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即可。

    驛館外開始變得人喧馬嘶。

    南京城里雖然不是所有兵馬都歸守備勛貴調度,但調動幾個衛的官兵還是可以輕易做到的,徐動了真怒,這次調動的是府軍衛兵馬。

    而在驛館內,沈溪站在窗口看著驛館外的亂象,淡淡地笑了笑。

    云柳憂心忡忡地到了后院,上樓到沈溪跟前復命。

    “……大人,現在驛館周圍已被魏國公派來的兵馬包圍,除非有援軍配合,不然光靠侍衛和提前安排進城的探子,很難殺出重圍,更不要說出城了,這里也沒有密道可以通往外邊。”云柳道。

    本來云柳覺得情況異常緊急,但等她看向沈溪時,卻發現沈溪神情輕松,絲毫也沒有危險來臨大戰在即的緊張感。

    云柳道:“大人,現在要防止魏國公麾下人馬亂來。”

    沈溪微笑著說道:“他既如此明目張膽派兵包圍驛館,我又正好在驛館出事的話,那天下人不都知道跟他有關?他這么做,最多是向我施壓,以他的家世,做不到狗急跳墻,最多在墻角下多吠幾聲而已。”

    云柳帶著極大的擔憂:“若他真的亂來,大人的安危……”

    “你放心。”

    沈溪道,“我做什么事,都留有退路,不會把自己的退路堵死……剛才他說的那番話,大概意思就是想讓我在江南的問題上聽他的,可他忘了,就算是南京兵部尚書跟守備太監同時出缺,人馬也不會盡歸他調遣,下邊還有協同守備以及都督同知、軍府僉事分權,如果他敢亂來,我就讓他知道嚴重后果!”

    ……

    ……

    城內兵馬包圍驛館后,最高興的人要數張永。

    張永最希望看到的就是沈溪跟徐交惡,至于沈溪的死活并不在他的考慮范圍之內,若是沈溪死在南京,對他而言反倒是好事,如此徐的罪證就坐實了。正德皇帝雷霆大怒之下,說不一定魏國公府百年傳承將就此斷絕。所以在手下告知情況后,他馬上叫人把消息傳給錢寧。

    “真是天助我也,沈之厚想袖手旁觀,但你這既得罪咱家,也開罪了徐老頭,徐老頭可不是個省油的燈。”張永心中非常得意。

    不過他高興還沒一會兒,突然手下東廠密探來告:“公公,大事不好,路口有人設卡,官兵開始挨家挨戶搜查人,可能跟您悄悄潛進城有關。”

    張永當即扯起嗓子:“大膽,他不知這南京地頭該聽誰的?咱家乃鎮守太監,位在守備勛臣之上,他沒有權力跳過咱家調動南京城里的兵馬!”

    密探無奈地道:“公公,您老位高權重,但這里到底是南京,所謂強龍不壓地頭蛇,再者您現在不是還沒到守備太監衙門報到接管兵權不是?”

    張永馬上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一拍大腿:“壞了!壞了!徐老頭只是派兵圍了驛館,還沒有動手,他不敢對沈之厚下狠手,卻敢動咱家……他只是想阻止沈之厚知道外面之事,趁此對咱家亂來。”

    “公公,您可趕緊想出個對策。”密探非常慌張。

    張永沒好氣地道:“想個娘的對策,趕緊藏起來,有地窖就藏在地窖里,或者直接走密道離開這鬼地方。”

    ……

    ……

    外面一片兵荒馬亂,不過對于沈溪來說卻沒什么好憂慮的,在驛館內好好睡了一覺。

    第二天早晨,驛館外的人馬仍舊沒有撤走,而此時中山王府里,徐心急如焚等了一夜,卻依然沒找到張永的下落。

    辰時三刻,徐程前去見徐,將他知道的消息告知。

    “……公爺,情況不妙,城里城外一些武將暗中已跟張永聯系上了,守備太監衙門管轄的金吾前衛、金吾后衛等親軍十七衛和城防衛已全面戒嚴,怕是您能調動的人馬不多,若是張永亂來的話,后果不堪設想……”

    徐程對于局勢的把控非常準確,當他發現魏國公府的命令傳到城里各衛所如同石沉大海,立即明白現在南京各衛已被外來力量接管。

    沈溪沒有擅動,但張永在暗中卻可能做很多事情。

    徐道:“本公早就說沈之厚跟張永有勾連,這不是印證了么?若他們敢亂來,本公讓他們無法活著出南京城。”

    徐程很是緊張:“公爺,今日寅時有朝廷緊急公文傳到南京守備衙門,要不您趕緊去皇城看看?”

    “不用看了,很可能是有人在陛下面前誣告本公,陛下聽信讒言的話……”徐心中已有定數,開始有鋌而走險的打算。

    徐程卻道:“公爺現在下定論為時尚早,以小人看來這公文很可能涉及南京權力分配,張永再膽大妄為,也不敢在取得沈尚書支持前就上奏陛下……再說消息一來一回最快也需要五六日時間,哪里會有那么快?”

    徐望著徐程:“你這是何意?”

    徐程低下頭,似有難言之隱,但最終還是一咬牙,說道:“現在江南權力分配,還有張永跟錢寧等人是否在陛下面前誣告公爺,以及陛下對此事的態度等等,全系于沈尚書一人之身。公爺昨日派兵圍驛館,便已開罪沈尚書,若不及時做出補救的話……”

    徐惱火地道:“你讓本公如何?本公可是請他到府上赴宴,昨夜更是親自拜訪,對他可謂是低聲下氣,是他自己不識相……”

    “公爺,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啊。”

    徐程苦口婆心地勸解,“本來按照朝廷規矩,您在南京要受南京兵部尚書跟守備太監雙重挾制,此外還有協同守備分權……您若想打破位序,就是壞了朝廷規矩,沈尚書很可能以此跟陛下進言,到時就算他不想跟張永、錢寧之流合作,進言也全都對公爺不利。”

    經過半宿,徐現在也冷靜下來了,感覺昨晚做事太過沖動,此時開始后悔起來。

    明知道現在張永跟錢寧跟他有芥蒂,很可能會上疏攻訐他,他還跑去開罪沈溪,等于是一手將沈溪推到張永陣營,挖坑自己往里面跳。

    徐道:“那你說該怎辦?”

    徐程面帶苦惱之色:“若是公爺您現在去跟沈尚書道歉,或許還來得及,很多事應該坐下來慢慢談,無論如何都要先穩住沈尚書。”

    “都這樣了還去見他!真他娘的……”

    徐破口大罵,不過盡管他心中又羞又惱,萬分不情愿,最終還是嘆了口氣,“也罷,本公再去見他便是,誰讓本公這張老臉不值錢呢?”

    ……

    ……

    徐果然一早便著臉再來求見沈溪。

    當他滿面灰頭土見到沈溪人時,發現沈溪紅光滿面,好像昨晚休息得很好。

    徐道:“之厚,你看本公昨日跟你商談過一些事,又得知有宵小……很可能是倭寇派來的刺客對你不利,特地派了兵馬在外守護,你這一覺睡得可還踏實?”

    一來徐就裝糊涂,他沒有再違背徐程的意愿,拿出事先編排好的理由進行搪塞。

    沈溪臉色不冷不熱:“魏國公走后,在下睡得還算踏實。”

    “這就好,這就好。”

    徐面色非常尷尬,他很清楚自己昨日所為已驚擾到沈溪,現在不認錯反而打哈哈,很可能會繼續得罪這位朝中的新貴,當即改變話題,問道,“不知之厚你幾時出城回營?”

    沈溪道:“本來吃過早飯便要走,不過魏國公前來,想必是有事情,但說無妨。”

    徐面色為難:“其實該說的話,老夫昨日已跟你說過,你不肯相幫,老夫也無話可說,畢竟你乃是領兵在外的文臣,但老夫剛剛聽說,陛下下了諭旨,讓南京各衙門都聽從你的號令,這不……老夫來看看是否有能幫到忙的地方。”

    沈溪冷聲道:“魏國公恐怕無心相幫吧?”

    “這是哪里話!?”

    徐仍舊在裝糊涂,“本來說要跟之厚你一起聯名向朝廷上奏,但觀陛下之意,南京兵部尚書人選可由你直接定下,雖然只是臨時委任,但你大可先斬后奏,把人安排妥當后跟陛下上奏,知會一聲便可。呵呵,這是陛下對你的信任啊。”

    沈溪似乎絲毫也沒覺得有何榮幸之處,冷冷地道:“雖然陛下信任,托以重任,但在下卻不能亂了規矩……本官身為吏部尚書,只負責四品及以下官員任命,如何能定正二品南京兵部尚書人選?此事除非是經廷議推選,或者向陛下進奏,不然的話只能等陛下諭旨傳達。”

    徐對沈溪的話很難理解,心想:“這小子倒是會推脫,他已算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一句話就能解決的事情,非說要跟陛下啟奏……莫非他壓根兒就不想跟我談?”

    徐發現談話又陷入僵局,不過最后還是選擇了妥協,他知道無法從沈溪這里取得支持,也就是說南京兵部尚書的安排脫離掌控,只能先求自身太平無事,尤其不能讓張永跟錢寧在皇帝面前進讒言。

    徐道:“之厚,老夫有些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沈溪微微搖頭:“若是為難,魏國公還是不要講了吧。”

    徐大感意外,隨即苦笑道:“之厚你這就是拒人千里之外了!老夫直說了吧,其實老夫知道,前幾年江南平倭寇不力,陛下對此很不滿,但這并非是老夫一人之責,朝中有些人卻非議說是老夫縱容所致……之厚你應該知道,這幾年朝廷根本無心顧及江南倭寇,先是劉瑾當權,近兩年朝廷又忙著征討北方的韃靼人,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

    “不過老夫也是竭盡所能去平息倭寇,能維持眼下的局面已是不易,可因在一些事上得罪了人,有人便胡說八道,比如說錦衣衛指揮使錢寧,之前他到江南時,以欽差的身份見老夫,公然跟老夫索賄,還說可以幫老夫把事情擺平……老夫何等身份地位,需要他一介閹人子弟相幫?”

    “如此一來咱家就算是開罪了錢寧,在被老夫罵走后,他便隱身暗中興風作浪,還造謠說老夫跟倭寇勾連,真是好大的膽子!老夫想方設法阻止他胡言亂語,避免江南人心渙散,誰料他竟然趁著張永張公公南下時又去進讒言,這位張公公如今是南京守備太監,跟老夫存在利益糾葛,他們都巴不得老夫死啊!”

    說到這里,徐目光熱切望著沈溪:“之厚,你不能不幫老夫啊。”

    徐站起身,直接躬身做出請求狀,顯得很是虔誠,好像他愿意聽從沈溪調遣,這跟他昨日強硬的態度大相徑庭。

    沈溪沒好氣地道:“魏國公的態度,實在是讓人難以捉摸,昨日跟在下說話時還絲毫不讓,怎才一夜光景,便成如此光景?”

    沈溪的話非常不客氣,壓根兒就不怕得罪徐這個地頭蛇,徐也沒什么脾氣,苦著臉道:“老夫昨日太過心急,才會出言不遜……之厚你大人不計小人過,老夫給你賠罪便是。”

    “不敢當。”

    沈溪道,“魏國公昨日派在驛館之外的人馬,似也非維護本官安全吧?莫不是魏國公要鋌而走險不成?”

    “你……這……可別亂說話……”徐有些慌亂,沈溪的話就好像刀子插進他內心的脆弱處,開始語無倫次起來。

    沈溪冷聲道:“在下早就說過,江南的是是非非我不想摻和,到底未來是南京兵部尚書說了算,還是守備太監張永,或者是魏國公你,跟在下關系都不大。同是為朝廷效命,誰在誰之上有何區別?陛下不是安排一人執掌權力,便是為了能讓江南官員間互相牽制,若誰要一家獨大的話,便等于跟朝廷意圖相違背……陛下寢食難安,你們能過上舒心日子?”

    徐無奈道:“話是這么說,但誰也不想屈居人下。”

    沈溪道:“南京兵部尚書跟守備太監,不過都是流官,幾年之后定會離開,而魏國公卻是世襲鎮守南京,孰輕孰重莫說朝廷,就算是南京城內黃口小兒也能看出來,就算說魏國公擔心有宵小在陛下面前進讒言,你也該明白陛下不會偏聽偏信,與國同休的魏國公,會放著好日子不過,跟倭寇勾連?”

    徐想了下,的確是這么回事,不過他更覺得沈溪是在敷衍他。

    沈溪繼續道:“身正不怕影子斜,魏國公身是否正,最清楚的人不是在下,而是魏國公自己。”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