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穿越小說 > 烈火雄師 > 第二百九十五章保鏢全文閱讀

張云飛他們尋找著兄弟部隊,而在此地活動的獨立旅派出的偵察人員,尋著槍聲摸了過來。

這就是八路軍難題,只能依靠戰場的槍聲來定位,而鬼子只要依靠一封電報就能準確的定位。

偵察員的工作原則之一就是隱蔽自身,發現敵人,雙方的偵查員想相遇,這個過程同樣的不輕松,要是被對方發現了,只能說明一點,能力不行。

八路軍的偵察部隊,雖然沒有科學系統化的偵察訓練,但是作為專業的,這種最基本的專業素養還是有的。

他們雙方的偵察人員,就跟瞎子摸象似的,大家都在黑暗中尋找,張云飛這個毫無目的舉著望遠鏡四下的觀察,不過像他這樣尋找,想發現兄弟部隊派出的偵察員,這個幾率就非常低了。

現在他只能期望兄弟部隊能在鬼子之前發現他們,帶著這么多的非戰斗人員,壓力不是一般的大。

而張云飛的期望本沒有落空,他們這支龐大的人員的確被旅部派出的偵察人員發現了行蹤,不過偵察人員并沒有立即跟他們接觸,而是上報到副參謀長處。

不知道什么原因,獨立旅并沒有參謀長一職,所以副參謀長代行的就是參謀長的職務,所以錢德柱就是事實上的參謀長。

在張云飛看來,這位老錢還真是個能力,他的級別不夠,總是把他的上級職務空缺出來讓他主場工作。

支隊時候就是擔任主任干著政委的工作,現在又任副參謀長干著參謀長的工作。

老錢接到偵察員的報告,連忙把這個情況報告給了旅長和政委。

旅長聽到這個消息,問道:“老錢,以你判斷,他們是咱們師部的那支突圍部隊!

聽了旅長的問話,錢德柱想了想道:“旅長,政委,我想應該是張云飛那個小子,不過從偵察員報告的情況說,他們的護衛人員有數百人,這個兵力上和三營不太符合!

“他們這個三營在戰前人數就缺編,沒有滿員,他們又經歷過數次作戰,人數只會更少,現在人數卻變多了,如果我猜測不錯,他們應該是和新一團二營的人員匯合了,這兩家伙最是鬧騰,如果真是他們,那么這一仗也就好解釋了!

“老錢,聽說他們兩以前都是你手下的戰將!甭瞄L笑著。

旅長是獨立旅成立才擔任旅長的,不過獨立旅各營職以上的干部情況,他多少也清楚一些的。

“旅長,政委,要然我趕過看看,這兩小子雖然莽撞了一些,可不是那種草率的人,如果真是他們的話,能逼的他們帶著那么多非戰斗人員的情況,還決心跟鬼子打這么一仗,他們的形勢估計不會太樂觀!

古政委道:“他們帶著那么多的非戰斗人員,還有一批女兵和傷員,行動速度肯定很慢,估計他們也是被尾隨的鬼子給逼急了!

旅長點了點頭道:“所以他們是來了一個破釜沉舟,與其被鬼子尾隨,還不如干脆打一仗,將鬼子打疼了,也好保證他們能安全的撤退!

“旅長,政委,咱們既然能找到他們,那么有著無線點通訊聯絡,情報效率遠遠超過咱們的鬼子,也應該在快速的趕來!卞X德柱分析道。

旅長點了點頭道:“救人如救火,你趕緊趕過去,旅部這邊你不用擔心,咱們要不惜一切代價,尤其是那些非戰斗人員給轉移出來!

錢德柱領命帶著旅部的警衛部隊前往支援他們。

“這兩混賬小子,鬧出了這么一出,把鬼子都吸引了過來,咱們恐怕都得要搬家了,看著平時挺精明的,現在卻搞了這么一出!惫耪αR道。

對于政委這種埋怨的話,旅長只是笑笑,他們這一戰,本來是吸引他們過來的意思,自然也會被拉下水了。

戰爭,有的時候完全是靠賭運氣的,從幾率上來說,他們這支部隊的人員被鬼子先發現的幾率遠遠的高于被自己兄弟部隊先找到的幾率。

不過運氣還是站在他們的這一邊,最先找到的是自己的部隊,交出這些老弱病殘的非戰斗人員,他們整個人都輕松了下來。

他們搞出這么大的動靜,就是為了引出周邊的兄弟部隊的接應,張云飛沒有想到,最終找到他們的卻是獨立旅。

也就是說他們不但完成了護衛任務,同時也算是歸建了。

“你兩小子不錯!甭瞄L笑著拍了拍他們肩膀道。

張云飛臉色古怪的望了望齊大九一眼,這家伙此時也是一臉的古怪。

他們向旅部報道,被領導給表揚了,這本身沒啥,可是被旅長一副老前輩,當成小娃子看待,總感覺很出戲。

在戰爭年代,八路軍的干部都非常的年輕,獨立旅的旅一級干部的平均年齡絕對沒有超過二十歲,這主要還是古政委這個長者拉高平均線的原因。

他們的旅長,實際上也就比他們大幾歲而已,達者為先,這個時代的人對此沒啥感覺,而且如果從軍齡上來說,的確是老前輩級別了。

八路軍中有許多娃娃領導,但是人家要算起資歷來,卻一點都不淺,而像自己和齊大九這樣的,從軍資歷就太淺了,被人當成后輩小娃娃就可以理解了。

這是心態問題,血雨腥風十數載,人未老,心態也老了,面對年齡相差不大的新兵,也會自然而然的當成后輩來看待。

這種事情理解能理解,可是總感覺有點別扭和違和。

當然了,這也是因為他們和這位謝旅長不是太熟悉的原因造成的,錢副參謀長的年齡可比旅長年輕多了。

他們被這位老領導當成孫子似的訓導都覺得理所應當,卻不會有這種感覺。

雖說他們完成了任務,也已經歸建,但是反掃蕩作戰還的繼續,而且因為他們和鬼子的一戰,把周邊的鬼子都吸引了過來。

現在周邊的鬼子兵力反而更加的密集,他們并沒有完全擺脫險境。

齊大九的二營勉強還能保持完整的編制,還能有一戰之力。

可是他的三營現在算是徹底廢了,只能縮編成一個連,作為預備來使用。

現在張云飛更多的心思,是自己這次被徹底打成殘廢的部隊,什么時候才能恢復元氣,看著自己身邊行軍序列之中,不足百人的隊伍,張云飛在心中長長的嘆了口氣。

這次反掃蕩作戰,損失這么大,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恢復戰斗力?自己又該這么做,才能最短時間之內,將部隊重新組建起來。

不過目前他們隨著旅部行動,至少暫時還不用他們投入戰斗,現在他們在進行轉移,以擺脫鬼子部隊掃蕩合圍。

此次鬼子對整個華北各大根據地的掃蕩,規模是空前的,更是一場的慘烈,從鬼子掃蕩開始道現在,內線作戰的各部隊傷亡損失都不輕,尤其是彈藥方面更是難以為繼,無論是主力還是地方武裝都是彈藥奇缺。

面對如此的艱難的處境,八路軍不得不作出全面的反擊,打破鬼子的掃蕩封鎖,使得鬼子的掃蕩機會徹底破產,這個作戰機會最終被命名為百團大戰。

當然了,這都是后話,現在他們還是被鬼子圍追堵截,他們戰斗一打響,周邊的鬼子增援速度和力度非常的快捷。

他們這邊戰斗一打響,等于驚動了整個晉東南,參加此次掃蕩的鬼子,搞不好都會蜂擁而至。

獨立旅如果眼下不趁著鬼子合圍圈還沒有最終完成之前盡快的撤離,等到更多的鬼子趕到,想要再撤退就麻煩了。

雖然整個地區局勢并不太好,但是帶著自己僅存在隊伍跟著旅部一起行動的張云飛,還是有些無聊。

畢竟掃蕩作戰,旅部要是都卷入戰團,那么情勢就真的十萬危急了。

張云飛在旅部整個也就是亂晃,整個只能搞一些連排長,甚至班長才做的事情。

當然偶爾需要的時候,也客串一把旅部的作戰參謀,現在他的三營,暫時也負責旅部的安全警戒工作。

人還真是奇怪的生物,要是以前剛到這個時空的時候,張云飛巴不得躲在后方,遠離戰火,可是經過兩年多的戰火硝煙的生活。

張云飛忽然發現,他竟然又點不適應這種安逸的生活,貓在旅部中,他感覺整個人都不舒服,感覺要腐朽了般。

當然了旅部也并非就真的安全,也隨時可能遭遇敵人的襲擊,也只有張云飛才認為這是大后方。

無事可做的張云飛只能打起精神負責起旅的安全警戒,不敢有任何的松懈,雖然旅部的情報工作要及時的多,被鬼子給突襲的幾率要小的多。

但是要是真的被突襲了,那還真的難辭其咎。

張云飛就這么在旅部中晃蕩著混日子的時候,旅長和政委卻找到他談話,讓他立即帶著自己的部隊,去和師部機關匯合。

看著手中的調令張云飛一臉的不解,古政委很嚴肅的對他道:“鬼子在此次掃蕩中,究竟投入多少類似你上次遭遇的特務物資,我們沒有查出確切的情報,而鬼子組建的特務武裝,對我們各級指揮機構的威脅很大!

“此次放掃蕩作戰中,暴露出來的鬼子特務武裝是由你解決的,在這方面,你的經驗豐富,為了保證師部機關的安全,所以這次調你去總部機關擔任警衛工作!

張云飛:“……”

人太優秀也不太好,感情自己這個保鏢工作是徹底的干上了。

這事情還得從自己消滅的那支鬼子挺進隊說起,他們派人把抓獲的那些漢奸送上了師部,這不他就成了抓鬼子挺進隊專家的名頭就傳到了師部。

話說回來,小鬼那些便衣隊,最喜歡偽裝成八路軍游擊隊也是有原因的,八路軍有太多沒有番號的部隊,而且信息流通不便。

就算隨便胡謅一個部隊番號,就算是作為領導都搞不清到底有沒有這樣的部隊,想想就知道,什么縣大隊,區小隊的,除非大腦是計算機,要不然還真記不清到底有多少隊伍番號。

就算是計算機,那也有可能還有沒登記在冊的,八路軍的游擊隊五花八門,除了當事人,其他人還真搞不清真偽。

所以八路特別的好冒充,有時候連證據都不需要,服裝道具也可以省了,穿一身普通百姓衣服就成,賊賊省事。

“考慮到你的部隊現在的兵力和實力,旅里抽調一個營給你指揮,要是在你擔任師部警衛期間,出現什么意外,你小子就給提頭來見,記住,我不要你的傷亡數字,只要師部機關安全,還有,這次跟你會師部的,還有一批你收容的師部工作人員!

張云飛:“……”

看著手中的調令張云飛一臉的不解,古政委很嚴肅的對他道:“鬼子在此次掃蕩中,究竟投入多少類似你上次遭遇的特務物資,我們沒有查出確切的情報,而鬼子組建的特務武裝,對我們各級指揮機構的威脅很大!

“此次放掃蕩作戰中,暴露出來的鬼子特務武裝是由你解決的,在這方面,你的經驗豐富,為了保證師部機關的安全,所以這次調你去總部機關擔任警衛工作!

張云飛:“……”

人太優秀也不太好,感情自己這個保鏢工作是徹底的干上了。

這事情還得從自己消滅的那支鬼子挺進隊說起,他們派人把抓獲的那些漢奸送上了師部,這不他就成了抓鬼子挺進隊專家的名頭就傳到了師部。

話說回來,小鬼那些便衣隊,最喜歡偽裝成八路軍游擊隊也是有原因的,八路軍有太多沒有番號的部隊,而且信息流通不便。

就算隨便胡謅一個部隊番號,就算是作為領導都搞不清到底有沒有這樣的部隊,想想就知道,什么縣大隊,區小隊的,除非大腦是計算機,要不然還真記不清到底有多少隊伍番號。

就算是計算機,那也有可能還有沒登記在冊的,八路軍的游擊隊五花八門,除了當事人,其他人還真搞不清真偽。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