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穿越小說 > 烈火雄師 > 第二百九十六章鮮花全文閱讀

“好了,形勢緊張,你們馬上就出發,有什么事情去找錢副參謀長,一些具體的事務,錢副參謀長會跟你交代的,這次任務的重要性,你小子應該很清楚,去吧!

對于古政委的要求,張云飛只是笑笑沒有說話,好家伙,上來就是一頓嚇啊。

張云飛離開前去旅部去找錢副參謀長領取具體的任務,至少也要和配給他的部隊得熟悉一下吧。

只是當張云飛見到配屬給他的部隊營長的時候,張云飛的臉都黑了,也這太熟悉了,熟悉到才分手也沒幾天。

齊大九見到張云飛,臉色也不太好,風水輪流轉,先前還是他做莊呢,好家伙,現在又變成了他當老大。

他們兩人見面,就沒有什么好事,別人不知道他們兩人其中的貓膩,錢德柱作為他們的老上級,自然知道他們兩人之間的恩怨。

在別人看來,許多戰斗的報告上都有他兩親密無間的合作戰例,應該是感情很好的兄弟部隊,也只有錢德柱這樣的知情人才知道到他兩的狗屁倒灶事情一大堆。

政委作為政工干部,總往事情的嚴重性和重要性上說,其實他們此次任務只是一次普通的調防而已。

此次反掃蕩作戰,師部的警衛團損失有點大,師部的防衛力量空虛,所以作為師部外圍防衛力量的獨立旅自然被征調填補這個空缺。

但是獨立旅有自己的防區和作戰任務,這么一攤子事情,不是說離開就能直接離開的,而已經離開自己的防區的新一團各部,自然就成了機動兵力,他們被優先派去增強師部的防衛了。

整個獨立旅將會跟著師部行動,他們新一團只是先期去匯合而已,說白了,他們只是向新一團歸建而已,被政委說的熱血上涌,滿滿的使命感。

張云飛他們被留在旅部,不讓回自己的根據地的原因也在于此,整個獨立旅的作戰部署都得重新調整。

本來他們這么一支前去歸建的隊伍,順便護送一批物資和人員,還真不用分的主次的,不過錢副參謀長可是知道他兩是什么德行。

所以才硬性的給他們分出個主次來,要不就為這點雞毛蒜皮的事情,說不定都能整出點事端出來。

“你們兩個就不用我多介紹,這次前往師部,別給我整出幺蛾子,好家伙,這次整個晉東南的鬼子快被你們調動起來了,你們比筱冢(第一軍司令官)那個老鬼子都牛!

“你們這次的行動,在軍事上以張云飛同志為主,也就是說,他才是這次任務的軍事主官,有最終的決策權,各級干部必須嚴格的服從他的指揮,不管設計到什么人,他都有權執行戰場紀律,我說的夠明白了嗎!

“那個老領導,你盯著我干嘛,我堅決執行命令!北诲X德柱直勾勾的盯著,整個人都有點毛發,連忙表態到。

“你能這樣想最好!彼墒侵赖,這兩人見面就掐,雖然沒耽誤啥事情,但是這次的性質不同,要是丟人現眼到師部,這個臉面就丟大發了,這也是他特意提出,就算是臨時性質的隊伍,指揮官也要分明。

聽完了副參謀長的說明,張云飛苦著臉,把他拽到邊上沒人的地方道:“老領導,您這不是坑我嗎,干嘛非要讓那個家伙跟我同行,這難為人嗎,我兵力不足,你隨便派點人給我都成啊!

“怎么的,你們兩不是老是往一塊湊嗎,怎么的,現在又不愿意了,跟你說吧,眼下旅部還真沒兵力給你!

錢德柱也沒有辦法,他們獨立旅體量本身就小,兵力有限,在此次損失反掃蕩中損失也不小,抽調不出多余的兵力出來。

“還有,你小子別給我嫌孬識好的,眼下旅部能派出的部隊就你們兩了,你們兩人雖然鬧騰了點,但是還不至于耽誤事情!

“你們這次的主要任務就是負責清除鬼子游蕩在根據地跟幽魂似的特務武裝,并不用具體負責防御任務,師部的具體防衛任務會由警衛團和你們新一團的一營具體負責!

張云飛有點了然的點了點頭,有點明白了上級派他們這支部隊的用意了,鬼子偽軍成八路或者游擊隊的規模不會太大。

這幫家伙主要任務還是收集情報,鬼子戰斗力再強悍,一個營的兵力也已經足夠了。

這是要把他們當成特種兵在用啊,不過望著遠遠站著齊大九,得,這個就知道猛打猛沖的家伙,哪有任何特種兵的特質?

“從你們的任務性質出發,我們才決定讓來執行此次任務比較合適!卞X德柱接著說道。

他這話愛聽,敵后軍事行動這種事情,他孬好也是半個專業人士,小鬼子那種所謂便衣挺進隊,怎么逃得過自己火眼金睛。

“現在實在沒其他可調動的部隊,要不然也不會讓你們去執行這個任務!卞X德柱補充道。

張云飛:“……”

張云飛一臉幽怨的望著自己的老領導,最后這話你可以不說的,這也太打擊人了吧。

“喂,你跟錢副參謀長背著我說了些什么,是不是告我黑狀了!备X德柱交談完離開,齊大九就跟上來質問道。

“你以為我是你啊,整天小雞肚腸盡想這些事情,我是跟錢副參謀長要點好處!睆堅骑w有點尷尬的道,他娘的這個憨貨直覺還真準。

“你這人就喜歡耍這種小聰明!饼R大九鄙夷的道,“對了,你要了多少好處!

“你說呢?”張云飛無語的望著他道。

“沒要到?”齊大九不滿道,“還真有你的,連哭窮都不會,看你一臉的精明樣,關鍵時刻屁事不頂!

“要不你去要?”

“我還是算了吧!饼R大九立馬縮頭秒慫。

每個干部都有用人風格,錢德柱他這名字聽起來就有一股子鄉土氣息,但是他全是一個地地道道的高學歷人才。

他這樣領導更偏好一些儒雅型的干部,當然了,他不是說張二狗就儒雅,只是相對于他來說,張二狗的臉比他白那么點,相當來說在領導面前更吃香點。

總之吧,張二狗都在他面前吃癟,自己就更沒戲了。

“別說這些沒用的了,旅里面也窮,給咱們的支持有限!爆F在的八路軍不是兩年前了,家大業大。

就拿他們師來說,直屬部隊就有二三十個團,還有差不度數量的從屬師部軍分區的基干團。

而師部兵工廠的產量因為鬼子今年開始密集的大掃蕩,總是在搬遷轉移中,產量不增反減。

這么多部隊嗷嗷待哺,誰過的都不富裕,所以參謀長只答應他們千發子彈,數量手榴彈,這主要還看他們執行的任務重要性才硬擠出來的。

“一千發子彈,打發叫花子呢!饼R大九不滿的道。

“你有本事去旅部門口喊去,在我這里胡咧咧有個屁用,不敢的話就閉著!

“我抱怨兩句都不成了!饼R大九喃喃的道。

“蚊子腿再小也是肉,旅里能給我點支持就不錯了,好了咱們說正事吧,鬼子的挺進隊按照我們的習慣的編組!

“咱們常常以連排活動,而且游擊隊人數都是在百人左右,所以鬼子的挺進隊人數也在百人左右,相當于一個連的標準!

“但是鬼子的火力配屬強大,而且鬼子在組建這些挺進隊的時候,挑選的都是清一色的老兵,戰斗力非常的強悍,我和他們交過手,按照戰斗力來時衡量的話,絕對不弱于咱們一個營!

“所以咱們這次的任務可不輕松,一個不好,很可能會陰溝里翻船,被鬼子的挺進隊給干掉了那才是真的丟人顯眼了!

“你的意思說,這幫鬼子都是硬茬子,硬碰不得!闭劦秸,齊大九也嚴肅起來了。

“正事這個道理,而且這幫家伙都是化妝成咱們的人,所以咱們最大的難點就是,最好不和他們接觸,就能把他們分辨出來,這幫家伙一旦有了警惕和防備,咱們再想干掉他們就難了!

“那還真的難辦!饼R大九也感覺壓力不小。

鬼子都是難啃的硬骨頭,上百人的隊伍,他們就算是偷襲伏擊,在火力不占優的情況下打的非常的艱難,要是被他們突襲了,那就是更難打了。

“話說回來,你的營的火力真夠差的,這么著吧,你打個欠條,我給你勻去三挺輕機槍,五千發子彈!

“憑啥要打欠條?咱們不是一起行動嗎,分的那么清楚干嘛!饼R大九不滿道。

“這不廢話嗎,這又不是上邊下撥的槍支彈藥,這都是我三營的,自然不能無償的給你,自然得要還的!

齊大九:“……”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張二狗這家伙還真能撈好處,他的三營都廢物成這樣,好家伙,一張口就五千發子彈,比旅長口氣都大啊。

“哎,不對啊,這怎么變成六千發?你準備借我六千發了!睆埗愤@家伙太不講究了,直接就掏出小本子,直接刷刷的寫了給欠條,讓他簽字。

他識字是不多,不過五和六這個區別還是認識的。

“沒啥,我只借你五千發啊”

“那你干嘛要我還你六千發?”

“利息懂不?”

“你他娘地主老財也沒你這么黑心的吧,這么高的利息,老子還不借了!饼R大九是徹底的無語了,張二狗這家伙竟然敲竹杠敲到他頭上來了。

是,他是沒打算還張二狗這筆款項,但是也不能簽如此不平等借條,還不還是一回事,但是這么高的利息還欠,那就是智商問題了,這個性質完全不一樣的。

“我跟你講,舍不得孩子,套不足狼,小鬼子的便衣隊彈藥充足,我跟你講,咱們只要干掉了對方,絕對賺大發了,你想想,只有上百的鬼子,這樣的機會往哪里找!

“還有這幫鬼子,為了假扮咱們,用的都是七九子彈,想想吧,絕對不會虧本的,我的彈藥哪里來的,都是從這幫家伙身上繳獲的!彼麄儼寺奋姌屩У闹饕趶竭是七九型號的,所以七九子彈的缺口要大的多。

聽他這么一說,好像挺有道理,說真話,張二狗太他娘的討厭了,但是他每次都忍著惡心往他身邊湊,還不是因為跟著他不會吃虧,總用好處拿。

一想到這,齊大九拿起筆刷刷的簽下了自己的大名。

張云飛滿意的接過他簽名的欠條,望著歪歪扭扭跟狗爬似的的齊大九三字,非常的滿意,笑著道:“我借給你的槍支彈藥,你可以一直使用,我不會去強制收回的,本息我都會從咱們戰利品中扣的!

齊大九:“……”

什么來著,自己好像有被張二狗給套進去了,齊大九那個郁悶啊,字都簽了,現在反悔以張二狗的德性,估計是來不及了。

一切準備停當,等部隊出發后,張云飛才發現,趙敏竟然也在他們此次護送人員之中。

不過想想也就不奇怪了,接下來,他們的旅部將要和師部一起行動,而趙敏這類外科醫生,絕對是寶貝,自然被列入第一次批次護送走的人員。

有了醫生就是好了,他們隊伍中的一些傷員都可以得到妥善的照顧,她的專業水平可比那些包扎個傷口都能包的跟裹粽子似的衛生員強了百倍。

在隊伍休息的時候,望著她認真細致給傷員檢查傷口,齊大九來到張云飛的身邊感嘆道:“趙醫生這么花一樣的人兒,怎么會看上你這樣的人呢!

“我怎么了?”

“簡直就那個叫什么來著,鮮花……”

“鮮花插牛糞上了?”

“對,就是這句話,看來你挺有自知之明的啊!

“這就是我和你的不同,你看你,說句話都說不利索!蹦腥说脑掝}總是離不開女人,現在張云飛都不太在意別人把他和趙醫生聯系在一快了。

“話說咱們以前那個約定還作數嗎?”

“什么話?”張云飛被他搞的莫名其妙,這話題扯的太遠了,自己啥時候跟他有什么狗屁約定了,“你準備賴賬?”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