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穿越小說 > 漢武揮鞭 > 第七百三十五章 滇國內附全文閱讀

臘八,本就是合聚萬物而索饗的節日,加之八年前,太皇太后竇氏薨逝于此日,更成為不少大漢臣民自發的祭奠賢明仁德的孝文帝后之日。

  宮里傳出臘八粥的做法,也漸漸傳播到各地,是萬民喜好的美食,亦會特意在臘八之日用來祭祀和供奉先人。

  恭孝感恩,這是華夏自古的傳統,更為漢人尊奉謹守,逢年過節給先人奉些香火祭品,磕幾個頭,不是出于甚么迷信,而是由衷的感念。

  不在祭品優劣多寡,而在是否心誠,如今日子愈過愈好,生活愈發富足,大漢百姓自然更是注重祭祀了。

  時近年節,眼瞧萬民狂歡,商家大賺的購物熱潮又要來臨,不少作坊都在拚命趕工備貨,然到得臘八這重要節日,歇工放假還是免不得的。

  尤是在京畿郡縣,缺工荒頗為嚴重,老百姓又家貲富足,已無需官府警醒商家們不得苛待雇工,商家們自身也曉得,對于那些技有所長的熟練工匠而言,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萬萬苛待不得。

  臘八節,幾乎家家戶戶都要祭祀,今日祭奠過先人,點算過今歲辛勞所獲,就要迎來舉國歡慶的年節,迎向更美好的來年。

  送往,方能迎來,具有獨特的象征意義,半點輕忽不得。

  于是乎,作坊多是歇工,唯有些繁重卻不需要太高技藝的差事,仍可驅使外族奴隸晝夜不停的勞作,做得好的,賞碗臘八粥,添幾塊油汪汪的大肉,商家們倒也舍得。

  今歲臘八,長安周邊的百姓們大多休歇歸家,文武百官卻一反往年,今歲臘八不得休假。

  非但是朝臣們,便來返京述職的各郡太守,昨夜都臨時得了宣召,今日要開早朝。

  除卻數位朝堂重臣,今歲上朝的大臣們多是不曉得發生了甚么,心里不免打著嘀咕,揣測著到底發生了甚么大事。

  直到皇帝陛下和太子殿下露面,見得陛下神清氣爽,殿下難掩興奮,大臣們才紛紛松了口氣。

  瞧著架勢,應是好事,不是壞事。

  果不其然,皇帝陛下讓宦者宣了滇國太子莊臨上朝,奉上了舉國內附的國書。

  皇帝劉徹向自家傻兒子微微頜首,讓他上前主持接下的諸事。

  太子劉沐自是激動不已,早先父皇將滇國乃至西南諸夷的事務交辦給他,現今西南已定,自然特意給了他露臉的機會。

  正如父皇昨夜所言,該是他的功勞就是他的功勞,該屬于他的榮耀就是屬于他的榮耀,受之無愧則無需忌諱。

  劉徹身為大漢皇帝,這點肚量還是有的,更無意搶自家傻兒子的功勞,無須更為彰顯自身的英明神武。

  朝臣們見得太子殿下緩步邁出,已是見慣不怪,各郡太守卻是真切感受到,皇帝陛下是真要讓殿下在群臣面前漸漸立下威信了。

  想想也正常,太上皇和皇帝這連續兩任漢DìDū太過強勢,皇權如山如岳,鎮朝堂,固社稷,四海無敢悖逆者,后繼之君怕是不免被用來與之相較,著實難為啊。

  說句難聽的,現今的大漢朝,別說讓尚嫌稚嫩的太子殿下來承繼,就是拱手送給旁的劉氏王侯,誰敢接,誰接得?

  饒是能鎮住文臣,怕也鎮不住武將,更鎮不住百萬漢軍將士。

  在現今大漢,若不能緊握軍權,進而收攬軍心,這御座誰上誰死!

  單說虎賁和羽林兩衛,完全占據并血洗DìDū絕對用不了三日光景。

  非但文臣武將和諸多王侯,就是庶民百姓對此都有清楚認知,故近年朝局平和,社稷穩固,壓根沒人敢跳出來挑戰皇權。

  只不過人性本貪,得到愈多,就奢求愈多,將來的后繼之君但凡有半點露怯,諸多屑小賊子可就未必那么老實了。

  皇帝陛下顯也意識到了這點,在早早的為儲君立威了。

  老一輩的劉氏宗親原本見皇帝子嗣單薄,尚多有憂心,然時至今日,反倒暗暗慶幸,若是陛下再多有皇子,那未來的皇權爭奪指不定真要觸及軍權,會血腥殘酷到動搖社稷根本的。

  太子劉沐此時真沉浸在無比激越中,壓根沒思考那么多,半年的苦心籌謀和晝夜掛懷,終是大功告成。

  他緩緩步至大殿中央,昂首站在跪伏在地的莊臨身前,伸手接過滇國的國書。

  雖是對內里字句早已清楚知悉,然他仍是執著國書,用微帶顫音的語調郎朗頌念,既是應有的流程,亦是對自身的再次肯定。

  群臣雖也頗為振奮,卻也不至太過激動,滇王早已數次求請舉國內附,滇國于大漢早是囊中之物,只看皇帝陛下準與不準罷了。

  太子殿下念完國書,皇帝陛下欣然準允,此事自然就成了。

  莊臨忙是再度頓首,謝過皇恩,這才放下壓在心頭的大石。

  數日來,他實在是寢食不安,畢竟肩負重任,此事成與不成,關系著滇國莊氏王族百余老小的身家性命啊。

  前些日子,他是真被漢軍的兇殘嚇壞了。

  建寧壩子上,滇國和夜郎決戰之日,匯集的兩軍將士近愈二十萬,大戰正酣之際,四萬余漢騎從南北兩面突襲而至,直入壩上平原。

  除卻肩系紅巾,早已暗中退避,拋棄軍械的數千楚族將士,余者皆殺!

  夜郎軍士,殺!

  滇**士,殺!

  執兵頑抗者,就地斬殺!

  棄械投降者,戰后坑殺!

  尤是投降的滇**士,漢軍在戰后將之押來,讓楚族將士親自動手,所有想活下去的楚族人,都得動手屠殺這些昔日的袍澤。

  漢軍此乃陽謀,過得今日,楚族和滇人就是血仇!

  為甚不肯放過滇**士?

  楚族將士或許尚未知曉,滇王父子卻是知曉的,在滇軍北上征伐夜郎時,滇地各族早已慘遭血洗,除卻聚居在王城附近的數萬楚族百姓,偌大的滇地早已十室九空。

  楚族想要歸漢,想要重歸華夏,這口黑鍋就得背!

  若是不想背,也要往所謂的“哀勞流寇”頭上甩鍋!

  但凡不肯動手的楚族將士,亦是就地格殺,罪曰“里通外族”,依漢律,其父母妻兒亦將連坐。

  真的連坐!

  戰場尚未清理完畢,漢騎便“護送”滇王父子,兵進滇國王城,凡“有罪”楚族百姓,皆遭逮捕誅殺!

  滇國原有屬民四十余萬,主要分為楚國遺民和滇地舊有部族,現今滇人幾乎盡歿,楚族余者不足三萬。

  短短兩月光景,血洗四十萬滇**民,漢軍之兇戾,饒是秦國殺神白起復生,亦要咋舌失色!

  莊氏王族的親眷亦未完全幸免,在滇地近百年的繁衍,昔年楚將莊硚的后裔連帶其親眷何止現今幸存的百余人?

  莊臨親眼見證,漢軍主帥劉塍手起刀落,毫不猶豫的斬殺了十余位他的叔伯兄弟,只因他們對漢軍的暴行稍稍露出些許憤懣罷了。

  “凡心懷怨懟者,必難以歸化,徒留后患,皆應舉家誅絕!”

  未來的妹婿這番話,讓莊臨嚇得面色慘白,卻又暗自慶幸,好歹沒要舉族誅絕,否則他和自家父王也活不了。

  正因如此,大戰剛落下帷幕,莊臨便奉國書,晝夜兼程的趕來大漢DìDū,請舉國內附。

  名為“舉國”,實不過“舉族”罷了,幸存的莊氏王族和楚族百姓,至多不會超過兩萬口,余者雖未必會被屠絕,然但凡“有罪”之人,皆不得歸化,不得冊入漢籍,被押為奴隸。

  對于這批奴隸,漢軍沒有押回漢境,而是留給莊氏王族“自行處置”。

  滇王莊淼頗為識趣,向未來女婿明言,日后自身要返歸華夏,若能得覓封侯,更要遷居DìDū長安,安置不了這么多奴隸,不知劉塍可否幫著找個大買家。

  劉塍很欣慰,張篤很欣慰,蘇武很欣慰。

  三大漢使很欣慰,遠在長安的太子殿下自然更是欣慰,太子詹事陳誠得知此事,更是欣喜,忙前詹事丞前往滇地交割,爭取早日錢奴兩訖,亦少不得出錢犒賞漢軍將士。

  至于價格么?

  買賣雙方心里有數就成了,滇國屬民又不是戰俘,押為奴隸后無論如何處置,旁人都找不到把柄,是難以非議的。

  滇國王城距漢都長安三千余里,繞道嶺南再上直道,全程更是近愈五千里,莊臨若非執著劉塍給的符令,又有漢廷內衛護送,能在沿途驛站不斷換馬,就算是有絕世寶駒,只怕活活跑廢了,也絕對沒辦法在短短數日內趕至長安。

  饒是如此,莊臨此時早已身心俱疲,聞得大漢皇帝準允內附,心神大定,正自頓首謝恩,卻覺眼前一黑,倒地昏厥過去。

  大漢君臣都不免楞住了,這剛接受滇國內附,使者就死在大殿之上,傳出去可不成體統啊。

  太子劉沐倒是手腳利落,好歹是接受著最好的軍事教育,彎腰探了探他的鼻息和頸項處的脈搏,又扒開眼瞼瞧了瞧,就曉得不過是尋;柝,性命應是無虞的。

  “父皇,此子應是受不住父皇的天子威勢,免力支撐不住,方才暈厥過去,讓人帶下去好生調理便無礙了!

  太子殿下如是道。

  群臣亦是老奸巨猾,紛紛出言附和,不但紛紛頌揚皇帝威武,亦不完明里暗里的捧太子殿下霸氣。

  皇帝陛下很無語,太子殿下卻很受用。

  總之,皇帝和太子霸氣四溢,順南候嗣子攝于天威,昏厥殿上之事,隨著滇國內附之事傳揚開去,讓街頭巷尾的大漢百姓也多了新鮮的談資。

  是的,順南候嗣子。

  皇帝仁德圣明,自不會怪罪莊臨殿前失儀,反是下旨封莊淼為順南候,莊臨自也順理成章的成為順南候嗣子,無須回返滇地,而是到北闕甲第西坊剛賜下的順南侯府修養去了。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