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小說 >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 第八十章 前略,柴火全文閱讀

沉默中。

  雷亞茲忽然道:“所以,你要跟我說的,就是這件事情……你的身世?”

  “你覺得不重要?”琉歌卻反問道。

  “不能這樣說!崩讈喥潛u了搖頭,隨后頗有些功利主義般地道:“但這些對于我們現在的情況來說,并沒有什么作用……反而只會加重不必要的負擔的吧!

  琉歌意外地看了雷亞茲一眼,卻是露出了一絲微笑來,“你不害怕我?我這個海妖王庭的皇女,當初殺過的海底城人,他們的鮮血可以染紅一個海溝!

  雷亞茲還是搖了搖頭。

  琉歌不禁好奇道:“什么意思?”

  雷亞茲想了想道:“怎么說呢……或許你曾經殺了許多海底城的人,但我相信,你殺過得海妖族也一定不少。也就是說,對于雙方來說,你都是一個雙手染滿了鮮血的罪人。我為什么害怕,該害怕的或許是你,一直都被雙方所憎恨著,不是嗎?”

  海底城的魔女此時沉默不語。

  雷亞茲看著她,低聲說道:“琉歌,你有害怕過嗎?當你閉上雙眼的時候,會害怕聽到那些慘叫的聲音嗎!

  “我為什么要害怕?”少女冷笑著說道,“在這個深海,從來都是大魚吃的小魚,你去問問那些大魚,它們會害怕嗎?”

  “我不害怕!崩讈喥潊s笑了笑道:“你自己也不害怕……那這件事情,就沒有什么好害怕的了——當然,前提是,不管你殺了多少人,殺了多少海妖族,其實都和我沒有直接的關系。我想,我大概沒資格卻同情那些對你有怨恨的人,也更加沒有資格卻勸說他們放下仇恨。但事實上,我目前對你也沒有什么真的不喜歡的地方……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明白了!绷鸶璨[起了眼睛,“路易斯可能看錯了……你是一個偽善的家伙!

  雷亞茲還是搖了搖頭,但也沒有反駁些什么,他只是還想不明白一件事情——琉歌為什么要將她自己得身世說出來。

  其實,關于琉歌的身世,側重點不應該是她作為海妖王庭皇女的這件事情,而是另外一件。

  “陛下……為什么要將你留在身邊?”雷亞茲神色不禁有了些凝重。

  沒錯,琉歌一直都留在皇帝的身邊,沒有在王國政府當中任職,卻又擁有著極大的實權,甚至被稱為皇帝的影子——可她是海妖王庭的皇女?

  雷亞茲覺得,路易斯三十九世難倒傻了不曾,將敵對勢力的重要皇女收編了——但雷亞茲并不認為,皇帝陛下是真的傻了。

  那自能是因為別的原因了……藍血,琉歌身上也擁有著藍血的血脈?

  “因為,在你出現之前,只有我才能支援他!绷鸶栌挠牡卣f道:“那是一種極為危險的狀態,路易斯就像是行走在鋼絲當中的家伙,他只要走錯一步,下面等著他的就是比地獄更恐怖的東西……唯有我,才能給與他一絲幫助。直到你的出現!

  “果然是因為藍血血脈……放牧人的力量!崩讈喥澘嘈α艘宦,隨后重重地吁了口氣:“陛下倒地,希望我能為他做什么……我就算覺醒了藍血的真正力量,這份力量,又能做些什么?”

  “成為海底城新的皇帝!绷鸶杩粗讈喥,“你一定要成為海底城新的皇帝!

  “我?”雷亞茲猛然一驚……“我不成,我做不到。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飛陀】維修師,根本不會是治理國家的料子!

  “我會輔助你的!绷鸶桦p眼閃過了一抹異色,“路易斯也會為你鋪平一切!”

  “別忘記了,空海先生擁有中和藍血力量的能力!崩讈喥潛u搖頭道:“我們能不能走出這里,暫且還不好說明……這些事情,以后再說吧!

  “雷亞茲!绷鸶韬鋈粚⒙曇敉Ω吡诵,“看著我!

  他下意識地朝著這位少女的雙眼看去……這原來是翠綠色的雙眸,妖異的就如碧綠的寶石一樣。

  猛然,琉歌撲入了他的懷中。

  雷亞茲一下子沒能反應過來,大驚失色道:“你怎么了?不舒服了……你做什么——!”

  他此時是真的驚恐,并且感覺到了刺痛——他的脖子,此刻已經咬破!

  就在此時,琉歌的小虎牙一下子變得尖銳,直接就扎破了雷亞茲脖子的皮膚,深深地刺入了其中!

  “你瘋了?”他用力直接將琉歌給推開,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的脖子……傷口處,有鮮血流出,“你…的樣子!”

  此時,少女琉歌的頭發忽然變成了翠綠的顏色,瞳孔分裂,便成了重瞳的樣子,妖異而又美麗。

  只是她那嘴唇處,兩顆尖銳的小牙齒,卻讓這美麗看起來多來一份的危險。

  “我才剛告訴過你的,我身上有一半海妖族的血脈,死在我手上的海底城人,曾經不計其數……你怎么就這樣不長記性呢?”少女此時輕笑了一聲。

  她少了往日的粗暴,卻多了一份女性的嫵媚,看起來像是沾了鮮血的玫瑰上的荊棘。

  一種身體麻木的感覺,開始雷亞茲的身體蔓延起來,讓他的雙手雙腳漸漸地不聽使喚……雷亞茲頓時又驚又怒。

  “我的體內有制作毒液的器官,可以制作幾種不同的毒藥!绷鸶璐藭r輕笑了一聲,卻緩緩地走到了凱亞夫人的身邊,直接抓起了凱亞夫人的手腕,輕輕地咬了下去。

  “琉歌!你太過分了!”雷亞茲此刻怒意上涌,體內的鮮血瘋狂地沸騰了起來。

  但這次的沸騰,卻與以往的有些不同……這次的沸騰,非但沒有讓他腦目清明,反而大腦愈發的昏眩起來……熾熱,無比的熾熱。

  “只是讓她多沉睡一會兒,我不想有人打擾我!绷鸶柙诖嘶卮鹆死讈喥澋纳磉,竟是在雷亞茲的面前,開始解開身上衣服的扣子。

  他口干舌燥,手腳的麻木以及瘋狂流動的血液,讓他雙眼宛如充血了般,他顫聲道:“你……你要做什么?”

  “你說的沒錯,你確實不是管理一個國家的材料!鄙倥芸毂銓⒁路撊,她伸出手捧起了雷亞茲的臉,“但你的孩子或許可以……你也是藍血的血脈,我也是;蛟S,我們可以生下更強的后代!

  “你瘋了!你瘋了!”雷亞茲不可思議地看著琉歌,“你想要做什么……你!你和陛下不是?”

  “為了他,我愿意做任何事情!

  ……

  雷亞茲還想要說些什么,然而少女已經直接堵住了她的嘴巴——甚至,將他直接撲到了在地,壓在了他的身上。

  “不要在意什么,對于海妖族來說,留下更強的后代,只是很普通的一件事情!绷鸶枘抗饷噪x地看著雷亞茲,輕聲道:“我說過,你不會是王子……這也不是童話!

  雷亞茲已經聽不見這些話……此時的他只感覺身體有如火山般。

  他很快便迷失在了那種無法控制的強大刺激當中,如同闖入了一個空白的世界,最后完全失去了一切自控的能力,只能遵循著與生俱來的本能,順應著少女的動作。

  春秋春秋,春去秋來,秋去春來,年復一年。

  ……

  ……

  嘀——!

  來自巖石石筍上的水滴,冷不丁打在了雷亞茲的臉頰之上……他猛一下就睜開了眼睛。

  身體麻木的感覺已經消失不見,雷亞茲霍然坐起了身來……他下意識地捂住了自己脖子,脖子上的傷口已經消失不見——得益于他那超強的自愈能力。

  但傷口縱然已經消失不見,可是曾經的刺痛感覺,仿佛還有殘留。

  不遠處,海底城的魔女正目無表情地用枯枝劃動著火堆……火光映照之下,這是雷亞茲所熟悉的那個琉歌,那個仿佛看誰都不爽的粗暴女孩。

  “剛才……”雷亞茲依然感覺到口干舌燥,燥得難受。

  “你的小女朋友應該差不多回來了,出去了這么久,如果還不回來,你就應該思考一下,她是不是真的遇到了意外!绷鸶桀^也不回,淡然說道:“她有在水中自由活動的能力,另外還有一些別的能力,以后或許還有用,對于目前的情況來說,總比沒有的好!

  “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雷亞茲張了張口。

  他留有記憶,清清楚楚的記憶……少不更事的少年處于了某種沖擊著一切的事情,心中如何能夠平靜下來。

  “哦,你不用介意,就當什么也沒有發生過就行!绷鸶柽@才回頭,一臉輕松地說道:“放心,我不會告訴你的那位小女朋友的……你們過你們的,不用管我!

  “可是,我們……”雷亞茲喉嚨艱難地咕咚了一下,“可那是唯有、唯有結……結婚才能做……”

  “我是海妖王庭的皇女,海底城的法律管不著我!绷鸶韬鋈徊[起了眼睛,“怎么,你覺得做了那種事情之后,我就要和你在一起?別想多了,對于我來說,你其實和工具人也差不多……其實不一定是你,是別人也沒有關系!

  雷亞茲感覺到了某種羞辱……他緊捏著拳頭,死死地盯著眼前的這名少女。

  就在此時,一陣輕快的輕哼之聲傳來……那是海倫哼著歌兒的聲音。雷亞茲臉色瞬間微變,下意識地看了看身上的衣服……下意識地去整理著。

  對面,是海底城魔女那近乎嘲弄似的目光。

  “哇!琉歌小姐,你醒來啦!”海倫終于回到了藏身的地方,發出了驚喜的聲音。

  她的頭發還是濕噠噠的,但很快就因為洞穴骸骨的關系,而讓水汽分離——此時,海倫的手上還提著幾尾足有手臂長的一種狹長的魚類,另外還有些像是海藻般的植物。

  不僅如此,海倫的嘴巴這會兒還叼著一條兩指粗的小魚……魚尾巴此時還有一小截露在外邊,輕輕地拍打了起來。

  只是很快,就在嗦的一聲之后,被塞壬少女吸入了口中。

  雷亞茲臉色古怪地看著這一幕,似乎從新認識了海倫一般,怔怔地看著她,欲言又止。

  “讓我看看,都有些什么能吃的!绷鸶璐藭r笑瞇瞇地站了起來,走向海倫:“我確實餓壞了!

  海倫向她展示著自己的成果,“這些魚我都從來沒有見過,不過應該都能吃的,還有這些藻類也是……來,都給你!”

  “我習慣烤著吃!绷鸶栊α艘恍,便拿過了兩尾魚過來,用枯枝直接刺破,就對著火堆開始烤了起來。

  不一會兒,油脂的香味,就開始緩緩地飄出。

  “雷亞茲,雷亞茲,你怎么啦?”海倫此時自然而然地坐到了雷亞茲的身邊,關心地問道:“從剛才開始,你好像就想什么出神了?”

  “沒…沒什么!崩讈喥澬闹幸徽,下意識道:“我只是在想,我們接下來要怎么辦才好!

  “不要太擔心了!焙惔藭r輕快地說道:“我剛才跑到湖面去看了一下,空海先生,還有那個藍色的巨人,好像不在了!

  “你上岸了?!”雷亞茲頓時一驚,直接就握住了海倫的手腕,“你怎么做這種危險的事情!”

  “沒事的啦!”海倫笑了笑道:“我沒有上岸,是在水邊很遠的地方,悄悄地盯了好久的。如果一有什么危險,我馬上就會下沉,很安全的!

  “下次不要了!崩讈喥潛u了搖頭。

  海倫笑了笑,便也學著琉歌的樣子,開始串了一尾魚兒來,對著火焰開烤,“雷亞茲,我給你烤魚吃吧!我們塞壬習慣了生吃,不過人類好像比較喜歡吃熟食?”

  雷亞茲只感覺心中泛起了漣漪……只是很快漣漪就被攪攪成了一片的渾濁——他下意識地看了一眼琉歌,發現這位魔女此時正兩耳不聞,似完全沒有在意這邊發生的事情。

  海倫又開始了輕快地哼著歌,可此時雷亞茲卻已經沒有了欣賞的心思,只感覺坐立不安。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海倫忽然道:“我好像烤好了!雷亞茲,你嘗嘗看?”

  說著,海倫便將烤好了的魚給雷亞茲遞了過來——與此同時,另一邊上,卻也有著一條烤熟了的魚遞了過來。

  只見海底城的魔女此時瞇著眼道:“我也烤好了,雷亞茲,你不打算嘗一下嗎!

  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

  雷亞茲看著面前的兩尾烤魚,下意識地咽了口口水,如坐針毯。

  ######

  PS:照舊。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