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近身王者 > 第一百九十七章 修車店內,拖刀男子
    車窗外。

    眼看父親被幾人圍住。

    田倩著急無比。

    她不過是個普通學生,以前家里過得拮據,很少遠行。

    哪想,第一次遠行帝都,就在路上碰見了這么大陣仗?

    著急之余,她猛地轉頭,便瞧見了閉著眼睛的楚楓,

    這是什么意思,假裝睡覺?擺出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

    “真是看透你這神棍了,慫包,白眼狼,虧我爸還送你!”

    這神棍的表現,讓她只覺得心寒。

    殊不知,楚楓是在抓緊調養。

    體內的情況,比自己想象的,還要糟糕一點。

    丹田靈氣枯竭,卻不知道為何,總是回不上來,恢復速度與以前相比,天差地別。

    “行了,錢我給你們。”

    田建明站在車外,見著幾個員工看向自己女兒的目光有些不對勁,連忙從錢包里取出一疊紅鈔。

    “一萬,各位大哥,修個胎而已,再多的話確實過了。”

    “嗤。”

    店長眼神放光,一把搶過那疊紅鈔。

    早知道這么慫,就該再多要點......

    “你們幾個,愣著做什么,還不快補胎?”

    車內。

    少女臉色并不太好看,盯住窗外良久,有心想要報警,可又怕被外面幾人聽見。

    越想越氣不過,她終于轉身,將憤怒發泄在楚楓身上:“都怪你!”

    “要不是送你,哪里會有這種事情,這一萬,得算在你的頭上!”

    膽小鬼!

    她本以為楚楓會繼續裝傻裝睡,誰知,后者忽然睜眼,將車門打開。

    “你......”

    “喂。”楚楓朝著遠處喊了一聲:“把錢留下,補個胎,用不了一萬。”

    這話出口。

    前方店長停下腳步。

    而田倩則是大急。

    “你干什么!”

    這瘋子!

    想死了是么!

    明明一切都解決了,他出來蹦做什么?沒見過這么蠢的人!

    果然,聽見楚楓這話,店長回頭,笑意森然:“那你覺得應該要多少?”

    “釘子是你們自己放的,所以,要么老實補胎,要么......”

    楚楓輕輕彎腰,撿起地上一支扳手,敲了敲一旁墻頭:“拿你們命來抵。”

    此行本就是送人上黃泉。

    多送幾個,又何妨?

    楚楓手上本就還有著少許沒撕去的繃帶,加上這架勢,看的店長一愣。

    ......真碰到硬骨頭了?

    他隨即冷笑:“破壞我墻壁是吧,加一萬,沒兩萬你們今天走不了!”

    楚楓幽幽邁出一步。

    “真要硬來?”店長眼中迸發冷光,咬牙開口:“你們幾個操家伙,小劉呢,給老子提刀滾出來!”

    砰。

    房門打開,走出一名滿臉胡子的頹喪中年。

    手中,提著一柄紅色大長刀。

    盡管男人看起來有氣無力,可那柄長刀,卻是猙獰無比。

    田建明身體都嚇得一顫。

    “女兒,你快先走!”

    “......”

    田倩早已嚇得花容失色,呆呆地坐在車里,哪里敢動彈?

    那拖在地上呲呲發響的長刀,太過恐怖!

    “小姑娘可別嚇哭了。”那店長一陣獰笑,目光肆無忌憚地落在田倩身上:“可惜了,還沒怎么發育......”

    田倩嬌軀猛顫。

    這些都是什么人啊......

    都怪,都怪這神棍無故挑釁,要不是他無腦上,她們早該已經逃離這里了......

    “你這時候又呈什么英雄!”

    話沒說完。

    彭。

    一聲巨響。

    “啊!”田倩嚇得一聲尖叫,再次抬頭之時,面如死灰。

    出手之人不是楚楓,而是前方那頹喪中年,一柄長刀橫跨,直接將地面斬出一道小型溝壑。

    地板龜裂。

    就連店長,也被這動靜嚇了一大跳,

    猛地吼道:“你特么的瘋了?這地板你來賠!”

    大半年了,他還從未見過小劉真正揮刀......這一揮,不得不說,真有氣勢!

    咔。

    一柄大刀橫在他脖子上。

    “錢給我。”

    聲音洪亮,一改往日頹態。

    “啊?”店長一愣。

    “錢,給我。”

    “你特么的反了天了......”店長沒說完,猛地看見小劉眼神,嚇得一個哆嗦,

    恐懼之下,下意識抬起手。

    他有種感覺,要是自己不交錢,很可能被此這小劉給干掉......

    瘋了不成?為了一萬塊,真要殺人??

    他一向都只是嚇唬嚇唬,可從沒真正動過手......

    在場所有人。

    都被小劉這一出搞得愣住。

    然而。

    小劉眼神愈發明亮,整個人猶如精神煥發般,直勾勾盯住楚楓。

    十足地像是盯住了獵物。

    “接我一刀,我把錢還你。”

    楚楓嘴角面前翹了翹。

    若不是芊芊出事,遇到他,倒是件讓人歡暢的事。

    ‘小劉’姓不姓劉他不知道,只知道,這人在天榜上的代號。

    柳下刀。

    天字榜第五。

    見楚楓邁步。

    身后,少女終究還是心軟:“你瘋了,別去!”

    論身板,論氣勢,論武器,楚楓沒有一件能比得上那男人。

    框。

    剎那。

    長刀被男人拎得暴起。

    楚楓絲毫未躲,自下而上揚起手中扳手。

    “啊!”身后,少女下意識閉上眼。

    她甚至已經看到這個神棍,被那恐怖大刀劈成兩瓣的局面......

    扳手脫離手掌,直直插入地面。

    而那柄長刀,卻也飛至遠處。

    兩相無事。

    男人撇著地上扳手,眉頭緊皺:“你......變弱了?”

    楚楓并未解釋。

    他此刻體內的靈氣,甚至比后天武者都不如。

    “不對,”

    頹廢男人搖搖頭,盯著楚楓雙眼:“你受傷了,傷的很重很重,這倒是殺你的好時機。”

    言行舉止。

    讓周圍人倒吸涼氣。

    這平日里一言不發的廢人,怎么翻身變了個人?

    而且......那青年又是什么人?

    那感覺,就像是一個隱世高手,遇到另一個高手?

    楚楓瞇起眼,眼看著頹喪中年咧嘴,重新撿起刀,一步步走近。

    可是下一瞬,小劉甩手便朝他扔出那疊鈔票。

    “拿著去醫院,傷好了再和老子痛快打一場。”

    一眾人,錯愕無比。

    那店長見錢不翼而飛,勃然大怒:“那是我的錢,你......”

    砰。

    一刀便將人拍飛,狠狠將其撞在墻頭。

    鮮血噴飛。

    中年人長發下,眼睛滿是冷漠:“若不是他此行不易搞出大動靜,我早殺了你。”

    隨后他一頓,又道:“不對,死人才不會暴露......”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