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小說 > 莽穿異世界 > 第六十六章都等著管飯呢?全文閱讀

“沒想到老夫逝去五百載,還能有人記得住老夫的名號!毖念^顱哈哈一笑,聲音蒼老卻帶著不一樣的豪邁,似乎為天地間還有人記得自己而感到高興。

  陳默沒什么反應,他知道血魔老祖不是從別的地方知道的,而是從血神子那里,血神子就是那個上官廷的徒弟,后來開了血魔一脈。

  “塵歸塵土歸土,昔日血河宗的掌教真人變成了現在的血魔老祖,真是令人嘆息!标惸H為蕭索的提了一嘴,血魔老祖正是五百年前血河宗的那一代掌教,之后經過了什么陳默也不知道,就知道成了現在的血魔老祖。

  血魔老祖說是真靈還在,但是更像是器靈的狀態,血河的靈,只不過不知道為什么被現在的李壽得到了而已。

  血魔老祖神色微微一黯,似乎想起了什么。

  “血河宗的遺址應該怎么打開?”陳默的一句話就將血魔老祖從回憶中拉了過來,血魔老祖一臉驚愕的看著陳默。

  血魔老祖那個氣啊,他還覺得有人能記得他很開心,沒想到陳仙之竟然是惦記著他血河宗的遺址,而且是當著他這個主人的面問他“嘿,你家的鎖怎么開!

  “那么多的東西,放著也是放著,還不如拿出來,讓它們發揮原本應該存在的價值,你說是不是血河宗主!标惸Φ,臉上的笑容十分的和善。

  “想都別想,老夫寧死也不會給你打開血河宗的遺址!毖Ю献嬷苯踊亟^了陳默的提議。

  臉上帶著溫怒的神色:“如果少俠還是想說這件事兒,老夫就回去了!

  “我其實就是相問問你清不清楚這個小孩兒身上的問題,他說他從三十年后回來,按理說李青楓得到血靈珠的時間絕對很長,你在李壽的身邊這么長時間,有沒有感覺到異常?”陳默說到了正事。

  “這件事……”血魔老祖搖了搖頭,他也不懂,不知道李壽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也許是這個小孩子還有什么沒說,所以才讓局勢這么的不明朗。

  但是李壽既然連血魔老祖都沒有說,難道會和那些江湖客說嗎?難道會和陳默說嗎?

  肯定不會的。

  陳默微微一思索,還真是這回事兒,既然連離他最近的血魔老祖都沒有說,看樣子這李壽要么就是隱藏的太深,要么就是真的都說了。

  “你能夠控制你身后的這個鬼嗎?”陳默怎么看這個鬼,怎么覺得不對勁兒。

  “控制不了,我也不知道祂是怎么出現的,我清醒過來祂就一直在我的身旁了!崩顗蹞u了搖頭,他要是能夠控制這個鬼,說不定就要和陳默打一架了。

  “嗯?”陳默稍稍的落后了一下,沒有多問,似乎在沉思,而李壽也松了一口氣。

  “行不行,讓我試試不就知道了!”陳默緩緩的抬頭,哈哈笑著,聲音洪亮,雙眼中猩紅猛的變亮,身軀上的其余的鬼眼全都積聚到了身前,而且在這一時刻睜大了猩紅的鬼眼。

  鬼眼睜開的同時,陳默手中的鬼域就已經將他們二人都籠罩了起來,既然問也問不出來,那么陳默決定自己試一試,不知道這只惡鬼會怎么做呢?

  鬼域中的六臂武神噌的一下站了起來,強壯的手臂上出現了黑色的刀影。

  “大鬼?”李壽目瞪口呆的看著站起來,已經舉刀的六臂武神,十五米高的六臂武神俯視,黑色的刀影匯聚而來,六把刀如同一個車輪,最后化為一道巨大的黑色刀影。

  如同割裂了空間的黑色裂紋,直奔李壽的頭頂。

  “噌!”陳默直接將鬼域收了起來。

  “試不出來?”出來的同時,陳默也用罡氣打開了惡鬼牢籠,但是依然無法捕捉這只跟在李壽身后的惡鬼,似乎祂就像不存在一樣。

  “算了,就這樣吧!标惸瑪[了擺手,他也想不出什么好的方法,再搞下去,說不定會讓李壽死了,這個惡鬼總是給陳默一種十分危險的感覺,若是李壽死了,讓祂從死尸中復蘇,反而會出問題。

  既然那種危險程度李壽都沒有讓這個鬼出手,說不定就真的控制不了呢。

  “剛才那是,那是你的惡鬼嗎?”李壽也從驚慌中清醒了過來,看陳默現在的樣子,似乎不打算再探究他身后的那只惡鬼了。

  “不是!标惸裾J了一句,“趕緊帶路,收了惡鬼我還要去東臨捕門參加慶功宴,沒工夫在這里耗著!

  “噢……嗯!

  穿過了長廊,打開后山的一個山門,走進的是一個有些陰暗的地方,剛剛夠兩個人并排行走,似乎關押著的鬼是被關押在山體中。

  行進了大概一刻鐘的樣子,一扇金色的大門立在陳默和李壽的眼前。

  星辰金打造的金色大門,一點的雜色都沒有,匯聚了紋路,李壽走上前去,念著口訣,使用秘法打開了這一扇大門。

  “咔嚓!”開門的響動似乎影響到了這小山,些許的滾石草木落下。

  隨著金色巨門的開啟,陳默也看到了巨門內的場景。

  十分的光亮,星辰金鋪成的地面,一個猩紅的惡鬼被枷鎖困在池子中,一道道的鎖鏈將祂鎖了起來,不過似乎是注意到了來人,這只血鬼抬起了頭,兩顆紅寶石一般的鬼眼中什么都沒有。

  “原來是血河宗的血鬼,看樣子你父親當年進入的正是血河宗的秘境啊!标惸腥。

  沒有管李壽,陳默大步走了進去。

  池子建造的不小,都是以星辰金堆砌的,猩紅的鬼血緩慢的涌動著,而血鬼半只身子在鬼血中,上半身在露在外面,被星辰金鑄造的鎖鏈穿著。

  “血鬼,歸我了!”陳默甚至都不需要怎么費力,直接使用惡鬼牢籠就能將這個被限制住的血鬼收入到牢籠中。

  李壽是真的想直接關門,然后將血鬼放出來,讓血鬼把陳默摁死,但是多年來的理智告訴他,真的不能這么多,這個年輕的捕快帶著的鬼太強了,血鬼不一定是對手,到時候被遷怒,他們李家說不定就沒了。

  李壽不敢賭陳默的個性,這個人乍一看十分的莽撞,剛開門他就進去,也不讓李壽試探一下,但是同時也說明了陳默對自己實力的自信。

  “唉!崩顗壅劻艘豢跉,沒轍。

  “走吧!”等到李壽回過神來,原來陳默已經站在了他的眼前,而他身后池子中的血鬼已經不見了。

  ……

  回了大堂,江湖客們不僅沒少,反而多了許多的天人,而且是御鬼的天人,陳默笑著打招呼道:“呦,都還沒走?又不管飯,怎么都在呢!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