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小說 > 全職國醫 > 第六百四十九章 心虛全文閱讀

  “方醫生!”

手術室內的護士和醫生們頓時就慌了神了,林右昌也嚇了一跳。

方寒竟然昏倒在了他們市中心醫院的手術室了。

作為資深醫生,林右昌可是知道不少外科醫生昏倒猝死在手術室的事情,甚至他們市中心醫院就有過一位。

外科醫生做起手術來有時候連續好長時間不眠不休,這做手術的時候還好,提著一口氣,一旦手術做完,這一口氣散了,人瞬間昏倒,基本上都是不省人事。

腦子里面一些場景瞬間飄過,林右昌手底下卻不慢,急忙上前給方寒做檢查,甚至于邊上的護士和醫生已經做好了全力搶救的準備。

“方醫生不會是猝死吧?”

“才這么年輕!”

“而且還這么帥!

“我記得五年前范主任就是在這一間手術室猝死的......”

“方醫生沒什么大礙,應該是淋了一天雨,又體力透支過度,這才暈厥,給方醫生量一下體溫和血壓,做一個血常規!绷钟也酒鹕,微微松了一口氣。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方寒應該只是因為淋了一天雨感冒發燒,然后再加上體力透支,所以手術做完就堅持不住暈倒了。

醫生和護士們手忙腳亂的把方寒臺上平床,有人給方寒量血壓,有人給方寒量體溫,有人給方寒抽血。

市中心醫院的手術室,基本上大多數設備都不缺,護士們也是久經陣仗,聽到林右昌說沒什么大礙,護士們也都松了一口氣,有膽大的甚至還伸出手摸了摸方寒的額頭。

“呀,方醫生的額頭好燙啊!

“方醫生昏倒的樣子好帥啊......”

林右昌滿頭黑線,這都什么和什么啊。

“林主任,方醫生血壓稍微偏低!

“林主任,方醫生體溫39°3,燒的很厲害!

“林主任,這是方醫生的血常規!

林右昌接過血常規結果看了一下,算是徹底松了口氣:“給方醫生打一針退燒藥,然后送方醫生去病房休息!

“林主任,這會兒病房已經沒有床位了,要不送方醫生去值班室吧?”有護士提議。

今天的山體滑坡,市中心醫院的患者不少,留觀室的床位早就滿了,走廊這會兒還有患者。

“先送去值班室,我給江中院那邊說一聲!绷钟也c了點頭。

......

這會兒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江中院急診科已經安靜了下來,方浩洋端著一杯姜湯一邊喝著,一邊走出辦公室。

“方寒還沒有回來?”

“沒有呢!

方浩洋看了看時間,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怎么還沒有回來。

方寒隨著最后一架直升機去了市中心醫院方浩洋是知道的,按說這個時候應該回來了才對。

“或許方醫生直接回家了呢!敝蛋嗟淖o士猜測道。

“回家難道不應該打一聲招呼?”方浩洋哼了一聲。

今天的這一次救援可不輕松,不僅僅是勞動強度大,更重要的是大雨,這會兒雨還下著,去現場救援的醫生們幾乎都是淋了一天的雨,醫生護士們回來之后或多或少都有些不怎么舒服,體質好一些的喝了點姜湯倒是稍微好一些,體質差的回來就病倒了。

“老方!”

方浩洋端著姜湯,打了一個噴嚏,轉身正打算回辦公室,李文軍急匆匆的走來。

“老方,市中心醫院的林右昌打來電話,說是方寒在市中心醫院病倒了!

“什么?”

方浩洋手中的姜湯都差點掉地上去:“嚴重嗎,什么情況?”

“應該是感染了風寒,林右昌說方寒發著高燒,不過其他體征倒是正常,應該是淋了一天雨感染了風寒,又堅持做了四個小時的手術,體力透支......”

“方醫生生病了嗎?”

值班的護士也急忙插嘴問,這會兒都顧不得什么領導主任了。

“嗯!

李文軍點了點頭。

“走,叫車,馬上去市中心醫院!狈胶蒲蟀驯臃旁谶吷系淖o士臺上道。

“這會兒把方寒接回來?”

“當然要接回來了,市中心醫院能比得上咱們醫院,還是在咱們醫院讓人放心!

方浩洋理所當然的道:“聯系一下急救車,馬上去市中心醫院接人!

“急救車?”李文軍嘴巴微張,只是感冒發燒而已,要不要這么夸張?

“我這就聯系!毙∽o士卻覺得理所應當,方醫生都病倒了呢,自然要叫急救車了,萬一出現什么意外怎么辦。

而且方主任說的很對呢,方醫生也只有在自家醫院才讓人放心,市中心醫院那一群笨手笨腳的能照顧好方醫生?

.......

林右昌給李文軍打過電話,親自給方寒開了藥,給方寒打上吊瓶,才剛剛從房間出來,就有護士進來了:“方醫生,江中院來人了!

“來接方寒的?”

“嗯,方浩洋方主任親自來了!

林右昌愣了一下,方浩洋竟然親自來了,這都已經十一點四十了,方浩洋白天也去現場就遠了,,這個時候沒睡,還親自過來接方寒。

“既然江中院來人了,那就讓人家接走唄!绷钟也f著邁著步子向外走去。

“憑什么啊!

市中心醫院的護士老大不樂意,憑什么啊,憑什么江中院說來接人就來接人,方醫生在市中心醫院受委屈了還是怎么的。

林右昌自然不知道護士的心思,來到外面科室,就已經看到方浩洋的身影。

“阿嚏!”

方浩洋看到林右昌,先是一個噴嚏,這才問:“林主任,方寒醒了沒有?”

“還沒有,這會兒燒還沒退呢!

“阿嚏!”

方浩洋又是一個噴嚏:“時間也不早了,我就不和林主任耽誤了,方寒人呢,我們這就接走了!

跟著方浩洋一起來的還有葉開和一位急診科的住院醫,這一次葉開并沒有去現場支援,雖然累得不輕,卻沒有淋雨,算是比較幸福了。

“我已經安排過了!绷钟也粗胶蒲螅骸胺街魅我哺忻傲?”

“淋了一天雨,怎么可能不生病!

方浩洋又是一個噴嚏道。

說話間,已經有市中心醫院的護士推著方寒出來了,有人手中還舉著吊瓶,葉開見狀急忙帶人迎了上去。

林右昌站在急診科門口,看著江中院的急救車揚長而去,這才禁不住嘆了口氣,這方浩洋對方寒真是重視啊,不僅僅親自來了,還開著急救車過來了,一個小感冒而已,至于嗎?

......

方寒睜開眼睛,天已經亮了,他只覺得全身酸疼,腦袋暈暈沉沉的,口干舌燥。

自從去年骨折之后,方寒這還是第一次生病,而且病得不算輕。

系統抽取的內家拳雖然有改善體質的作用,可并不代表方寒不會生病,這一次方寒淋了一天雨不說,還幫著戰士們搶救傷員,出力比任何人都多,在直升機上的時候方寒其實都有些感覺到自己發燒了。

只不過市中心醫院沒有能做關節置換的專家,方寒也只能硬撐著做完手術。

“方醫生!

方寒這邊剛剛有動靜,邊上的護士就察覺到了,急忙上前扶著方寒坐起來。

“給我倒杯水吧,有點渴!

護士急忙給方寒倒水,方寒這才查看著自己所處的環境,一間單間病房,布置很熟悉,好像是江中院的特需病房。

“方醫生,您喝水!

護士倒了一杯水,用自己的櫻桃小口給方寒吹著,甚至還趁著方寒不注意試了試溫度,這才臉紅的遞給方寒。

方寒倒是沒有察覺,接過水杯一口喝干,這才問:“我睡了多久了?”

“也就一晚上,醫生們才剛剛上班!弊o士接過方寒喝過的水杯放在邊上,道:“昨晚上方主任聽說您病倒了,連夜把您從市中心醫院接了回來,急診科都沒床位了,還好有空著的特需病房!

“原來真的是江中院的特需病房!狈胶@才確定自己沒有猜錯。

剛才方寒一直沒問這是什么地方,就是為了避免尷尬,自家醫院的護士,人家一口一個方醫生,結果自己卻不知道,這多讓人難堪?

方寒一般是很少給人難堪的。

護士正說著話,特許病房的房門被人推開,一大群醫生推門走了進來,走在最前面的是急診科主任方浩洋,跟在方浩洋后面的是李文軍、匡明卓、然后是苗大龍陳遠等幾位主治,再然后是葉開、李小飛等幾位住院,浩浩蕩蕩,一瞬間特需病房就被擠滿了。

看著眼前的陣仗,方寒突然間感覺到有些發憷,難道說自己其實不僅僅是感染了風寒那么簡單?

方浩洋進了病房,就看到方寒靠墻坐著,哈哈笑道:“醒了,感覺到怎么樣?”

方寒張了張嘴,干巴巴的道:“我感覺我還行,就是全身發酸,腦袋有些重......”

“來,我看看!狈胶蒲笤诜胶牟〈策吷献,身后拉過方寒的手腕給方寒診脈,,其他人也都眼巴巴的看著方寒,看的方寒心中毛毛的。

“方主任,我沒什么事吧?”

“我這不是正在檢查嗎,除了全身發酸,腦袋有些重,還有什么癥狀?”方浩洋很是認真的診脈。

“口干!狈胶奶摿......

:親們,推薦票呢,求票。。ㄎ赐甏m)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