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都市言情 > 造化之王 > 第3167章 兩虎一熊
    狂沙城。

    隨著四位跟隨著造化神將雷翼前往擒拿伊稚神殿神使的造化神人狼狽歸來,整個狂沙城,瞬息間就被蒙上了一層陰云。

    主事的征沙大軍元帥、巽親王世子姬成、副帥駱慶,天廟雷獄山經略使姬伽,雷獄山造化神將玄和,俱都沉默著,半晌無言。

    最終,還是姬伽打破了沉默。

    姬伽揪著其中一位狼狽逃回的造化神人的領口,帶著幾分歇斯底里,咆哮起來,“你們到底有沒有看真切?

    雷翼的確被那個納哈爾當場斬了嗎?

    那個納哈爾不是重傷了嗎?

    還有,雷翼一個造化神將巔峰,都被斬了,你們怎么能逃回來?”

    被喝問的造化神人一臉的慚然,“大人,這確實是我等親眼所見。

    至于納哈爾的傷勢復原,我們也不知道。

    但是納哈爾確實是在極短的時間內就斬殺了雷翼大人,尤其是那琉璃屠神刀的氣息,我們非常熟悉。

    我們能逃回來.......還是因為伊稚神殿的造化神人極其有限,納哈爾琉璃屠神刀再強,也只是一柄刀,所以我們.......”

    從某種程度上而講,是同僚的死亡,給他們爭取到了逃回來的機會!

    姬伽楞在當場。

    “琉璃屠神刀?納哈爾一人之力,就斬了雷翼,還斬了你們四人?”

    “是!”

    得到肯定回答的姬伽,突然間縮了縮脖子,原本在師尊誅邪神王派來的兩位造化神人的保護下,他覺的無比的安全。

    突然間,他就覺的這里不太安全了。

    要是換以前,姬伽肯定在第一時間遠離狂沙城這個危險之地。

    不過,如今歷經劫難成長之后的姬伽,卻已經今非昔比了。

    姬伽的目光突地落在了另一位雷獄山的造化神將玄和身上。

    有所感的玄和神情一凝,然后緩緩起身,“若納哈爾來犯,屬下自會竭盡全力!”

    有玄和承諾,姬伽才覺的安全了少許。

    雖然姬伽很清楚,玄和應該不是可以斬殺雷翼的納哈爾的對手,但玄和應該可以給他爭取來逃生的時間。

    世子姬成嘴角滿是苦澀,眼看著就要大功告成了,這伊稚神殿的大祭司納哈爾突地大發神威,斬了雷翼,瞬息間就令戰局陷入了僵局。

    在道祖補天之后,戰事已經出現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以前,是以大軍為主,現在,卻是以絕頂高手為主,大軍為輔。

    要是沒有對付納哈爾的高手,他即便是派大軍強行進攻,恐怕也難逃敗亡。

    “大哥,不若求援?”思忖良久,姬成覺的這是最好的解救方法。

    只有向天廟求援,向雷獄山救援,雷獄山派來可以匹敵甚至是斬殺納哈爾的高手,一切困境自解。

    這也是巽親王姬與天廟雷獄山合作的原因。

    道祖補天之后,戰爭模式突變,巽親王不合作都不成。

    姬成的說法,其實是目前最佳的選擇。

    但是,姬伽卻久久沒有應聲。

    相比姬成,姬伽卻是更清楚這當中的諸般隱秘。

    算起來,有著雷神之蛇稱號的雷翼,其實已經是天廟雷獄山中最頂尖的幾位造化神將了,如今折損在這里,不說損失巨大,那么誰能匹敵納哈爾呢?

    兩位或者是三位巔峰造化神將,又或者是造化神王!

    目前情況下,哪怕是天廟當中,神王境的強者,都不愿意親自下場。

    尤其是對付納哈爾這種擁有作弊器一樣的海量的眾生愿力的家伙。

    若是付出太過巨大,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現如今的情況是,各方勢力的造化神王,有點像是各方諸侯一樣,輕易不會出手。

    再者,若是一有事就請自個的師尊出手擺平,那要他姬伽這個經略使干什么?

    他師尊誅邪神王直接出面,一路推平不就完了?

    姬伽覺的,這種艱難時刻,才是展現他價值的時刻。

    歷經幾次劫難,姬伽已然清楚,他現在的一切,其實是源自于他父親離親王姬原的價值。

    若是有一天他父親出現變化,那他姬伽瞬息間就會被打的跌落云端,重歸塵埃。

    那種日子,對于生而王候的姬伽而言,是不愿意再去面對的。

    所以,姬伽覺的,他是時候向雷獄山展示出自己的價值了。

    只有他自己的價值,才能成為他日后真正的倚靠。

    當然,還有個人的實力。

    所以,實際上姬伽這段時間修煉還是很努力的。

    既然要展示自己的能力,不請援造化神王,那么也就不能請援造化神將了。

    而且姬伽覺的,請雷獄山派兩三位巔峰造化神將過來對付納哈爾,雷獄山更大概率的不會同意。

    因為,有著大量的眾生愿力支持的納哈爾,以表現出的斬雷翼的戰力,若是拼命發瘋之下,再斬殺一兩位巔峰造化神將,也是極有可能的。

    損失一個造化神將巔峰的雷翼,已經是極度的損失,他姬伽的污點了,再損失一兩位造化神將巔峰的強者,姬伽估計,他老爹的面子再大,他師尊誅邪神王或者是雷獄山山主也要收拾他的。

    思忖再三,姬伽突然間就有了想法,沖著一臉急切的世子姬成笑道,“成弟,在山林中,若兩虎一熊突然遭遇,最好的選擇是什么?”

    姬成思考了幾息,“猛虎兇猛,熊羆憨勇,若一虎一熊爭斗,無論最后戰果如何,無論誰勝誰負,虎熊皆會各有損傷。

    不若.......兩虎戰一熊?”姬成忽然間就明白了姬伽的意思。

    “可是,先前的戰斗中,一虎已傷。”姬伽喟然長嘆。

    姬成眉頭輕皺,“坐觀熊虎斗,伺機而動?”

    “然!”

    姬伽鼓掌大笑,這就是他的戰略。

    寧親王姬淵的就是這伊稚沙海的另一只虎,可以讓他與伊稚神殿這只熊羆先斗一斗。

    “如何坐觀,不用我教你吧,成弟?”姬伽看向姬成的目光,不帶一絲一毫的感情。

    世子姬成看了一眼副帥駱慶,駱慶稍做思忖就道,“首先,我們當封鎖雷翼大人與諸位神人陣亡的消息。

    然后,我們當暗中放出我們與伊稚神殿高層談判的消息,并取得的一定的成果,以此暗逼那邊加緊動手,同時掩飾我們按兵不動........”

    駱慶正說的精彩,造化神將玄和目光突地一動,凝望向了黃金城的方向。

    幾乎是同時,在場的造化神人,都看向了黃金城的方向。

    哪怕是隔著數千里,以在場這些人恐怖的目力,亦能隱約看間黃金城上方的翻滾的黃沙狂浪!

    “這是沙暴?黃金城發生了沙暴?”姬伽有些不太明白。

    伊稚神殿有那么多道境在,怎么會放任沙暴在黃金城附近形成并發生?

    “不是沙暴。”

    造化神將玄和搖了搖頭,“這是有人突破到造化境時,引動了天地法則形成的天地異像。”

    “這么說,伊稚神殿新增了一名造化神人?”副帥駱慶神情有些凝重。

    聞言,姬伽卻是哈哈大笑起來,“新增一名造化神人又如何?”

    “確實無關大雅。”世子姬成亦笑了起來,“不過,駱副帥,雖然我們要坐觀虎熊斗,但卻不能放松對伊稚神殿的滲透。

    那些這前投降過來的沙族高手與伊稚神殿的普通祭司,你可要妥善的利用起來。”

    聞言,姬伽眼睛忽地瞇了起來,“駱副帥,我亦有一件萬分重要的要務,要交給你辦。”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