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古代言情 > 清穿之守寡皇后 > 第五百六十三章
    “砰!”言家的地下室二十五米高六十米寬的巨門緩緩打開,大量的大下水涌入,球形艙慢慢的飄浮起來!

    在敏泰的操作下,“啪!”三個球形艙分離,球形艙三分之一在水下,隨著推進器開動,三個灰綠色球形艙緩慢的魚貫而出,整個艙體有四分之三的地方透明,可以全方位的防止海獸偷襲,透過艙室,看見前方被魚群包圍著前進的船艙和周圍人瞪大的眼睛,敏泰輕輕的嘆了口氣,陳星兒的死肯定是有問題的,白麗被小乖咬在臉上好幾個小時沒治,現在也活得好好的,可他今天早上已經偷偷看過監控了,言曉天昨天下午起就沒有下過樓,連言家的幾個長老都沒有去過七樓,他又覺得自己多疑了,所以,來這邊冷靜冷靜!

    第一個艙室里,言曉天歪坐在水池邊,水池底部變成了透明的顏色,在燈光的映襯下,鐵木真蜷縮的身子顯得非常清晰,翻滾的食尸魚群透過玻璃跟在船艙周圍,像一個巨大的橢圓形怪物呼嘯而過,所過之處,所有的海獸都退避三舍!

    “你倒是清閑,這小子太小,沒人愿意接手,本少爺給你帶過來了!”

    抬眼見周治拉著一個十來歲的小男孩站在水池邊,小男娃皮膚雪白,正瞪大了一雙鷹眼,滿臉驚奇的看著艙底的魚群,小模樣挺討喜,跟音寶差不多,我溫和的招手道:“小家伙,快過來!”

    見言曉天喜歡孩子,周治有些意外,松開手微笑的看著身邊的小男孩鼓勵道:“你不是想看魚么?!去吧!”

    “回,回稟家主,我,我不叫小家伙,我現在叫言十三,我媽媽是言家的三長老言千藍,我的真名字叫言曉寶!”

    “噗呲!哈哈哈!!!”

    小男孩一臉視死如歸的小模樣徹底逗笑了在他艙室里的眾人,敏小依在樓上接口道:“咯咯咯!!嗯,言曉寶,一聽就是個沒斷奶的小娃娃,不如言十三霸氣,言家主叫你用代號就對了!是不是啊,各位?!”

    “嗯!敏小姐說得有道理!言曉寶這名字小時候用還行,如今你都長大了,這名字以后會被人笑話的,改了吧!”說話間,圖努爾瑪從另一邊慢慢的走下樓梯,穿過過道,直接坐在了言曉天身邊!

    “家主!”

    聽圖努爾瑪也這么說,言曉寶漲紅了臉愣在原地,他還是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名字不好,以前從來都沒有人跟他說過這些!

    言千藍這兒子韌性倒是不錯,要是普通的孩子被這樣嘲笑早發脾氣跑了,我輕輕的摸著鐵木真的脊背溫和的道:“名字是你媽媽給你取的,這名字證明她愛你,親近的人才可以這么叫你,只是我們現在在外面,好多陌生人聚集在一起,組成一個團隊,大家互相不了解,容易產生隔閡,言十三這個名字可以讓你更快的融入群體,兩個名字不矛盾,你明白了嗎?!”

    原來是這樣!言曉寶握緊的拳頭一松,對著池子邊的言曉天笑著道:“言十三知道了,家主!”

    見圖努爾瑪理所當然的坐在言曉天身側,周治喉嚨一堵,蹲下來溫和的看著言曉寶道:“十三,你自己先去挑你的房間,你不是想學如何開潛行艙嗎?!完事了就去敏小姐旁邊,她會教你!”

    誰知言十三聞言并不動,反而一臉期盼的看著池子對面一身黑衣的言曉天,媽媽說過,他和姐姐在潛行艙里只聽家主的話,只有自己家的人才會真心為他們好!

    這小子倒是個識相的,我微笑的道:“去吧!你可以在敏小姐身邊待一個月,這一個月你都不準碰任何的按鈕,只能觀察,準備好紙筆,有不懂的地方做好筆記,任何人的時間都是寶貴的,所以,每天,她只會抽出十分鐘回答你的問題,其他的,等你做好了再說!”

    “是!十三現在就去!”

    “蹬蹬蹬!!!”

    看著言十三頭也不回的上樓了,周治站起來失笑的調侃道:“嗤!我說言曉天,怪不得你們言家能兩萬年屹立不倒,小沒良心的,也不先說謝謝本少爺!”

    “他們聽話,那是我言家的家教好!”

    見周治走到圖努爾瑪身邊坐下,我了然的把頭偏到一邊挑眉輕咳一聲才道:“咳!現在自由了,你們兩個以后就住一個房間,還有兩個小時就要出海了,你們兩個可以先去收拾收拾房間?!”

    “誰要跟他一間了?!”圖努爾瑪高聲道,見言曉天一副了然的表情,圖努爾瑪愁得眉毛都快打結了,他立刻站起來走到另一邊坐下才咬牙切齒的繼續道:“你誤會了!我們之間什么都沒有!”

    周治見二人氣氛古怪,王暢一副恨不得吃了他的模樣很是奇怪,正想搭話就聽言曉天故意壓低了聲音道:“放心!本家主一向都很開明的,有時間就幫你們正名,不過在之前,你們可以在一起適應一段時間,雖然本家主也覺得你們兩個帥哥在一起有些浪費資源,還違背了人類繁衍后代的自然規律,不過真愛是無價的,本家主能理解!”

    轟!周治驚呆了,見言曉天主動攀著他們的肩膀一副勸和的架勢,他疑狐的看著圖努爾瑪糾結無比的臉像被燙到了一般,好看的五官皺成一團,好半天,他才緩過神來,無力的坐在原地拉過肩膀上的小手小聲道:“被你發現啦!沒錯,我們從小到大都是好兄弟,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我就喜歡單獨和他待在一塊兒了,我也不想這樣,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只能小心翼翼的瞞著父母,你也知道,他們對我期望很高的!”說完還不忘對著圖努爾瑪拋了個媚眼,怪不得言曉天這兩天對他親近不少,敢情她以為自己和王暢是一對,這,實在是太讓他驚訝了!

    “你.....!”圖努爾瑪還從來沒見過如此不要臉的人,他身上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一把拽過言曉天的手用袖子使勁擦了兩下爬起來拉著周治就走,賤人!居然敢乘機占阿姐的便宜,真真是可惡至極!

    “砰!”

    二樓盡頭的房間門一關,不一會兒,里面就響起了一陣摔打聲!

    ..........

    一個半小時后,透過駕駛艙,敏小依已經看到了遠處裂開了不少口子堤壩,沿海的城鎮已經被水全部淹沒,海面上不時有各種掠食的海獸經過,已經有一群兩棲蛙向這邊游了過來,敏小依一邊操縱著手柄一邊朗聲道:“注意!前面已經是深度咸水區,魚群已經不能送我們過去,穿過河道入口的閘門就進入怒海,大家做好準備,我們回饋魚群時候到了!”

    魚群漸漸散開,在附近的水域徘徊,三個球形艙就這么突兀的停在水面上,立刻引來了大批掠食者,一人多高的兩棲蛙,鍋蓋大的各種魚類,上千只老鼠大軍,眾人看著腳下,巴掌大的貝類從水底彈出,密密麻麻的貼滿了整個艙底,言十三好奇的蹲下一看,只見這些綠色的貝類不停的吐出綠色的液體,又從殼里伸出兩根長滿了尖刺的觸角不停的敲打艙底!

    隔著玻璃,言十三的手上起了一層密密麻麻的雞皮疙瘩,看著周圍露出尖牙的各種奇怪海獸,他倒吸了一口涼氣,怪不得書上說怒海危險,想到此,他打開腕表,找到對應圖片,原來這種貝殼叫石牙貝,那兩只觸角就是它的尖牙,非常鋒利,汁液有毒,被譽為最常見的淺海殺手!

    “砰!砰砰!!!”

    一只黑綠色兩棲蛙首先跳上了潛行艙,身上綠色的粘液滴落在潛行艙上面,喉嚨一鼓一鼓的,不停的伸出閃電般的舌頭探路,看著頭上的綠色粘液,敏小依擰緊了眉頭,繼續等待,她最討厭這種粘乎乎的惡心玩意兒了!

    半分鐘過后,水面上多了三個爬滿了各自海獸的球體,上萬只老鼠也打算過來爭搶地盤兒,隨著一群老鼠黑壓壓的快速游進,五十米,三十米,十米!

    “就是現在!開火!”

    “刺啦.......刺啦!!!”

    一陣強光閃過,水面上浮起了密密麻麻的海獸尸體,艙底的石牙貝全部掉落在水底,三十米范圍之內,所有的老鼠都翻起了肚皮,水下一陣音樂響起,食尸魚群好像得到了召喚一般,瘋狂的朝這邊游了過來,大塊朵頤!

    “嘔!”沖出魚群,清晰的看著水下食尸魚露出尖牙瘋狂啃食,剛剛還耀武揚威的各種海獸瞬間支離破碎,血肉橫飛,幾個護衛,連同言十三一起,都吐了,“嗯!”敏小依忍住心口的不適繼續操作前行!

    不理會眾人的反應,我窩在池子邊朗聲道:“敏小依,海面上全是冰山,為了避免發生碰撞,出海合并之后立刻潛入海底,打開成像儀,沿著東海岸搜尋,我們要找的是一種綠色的石頭,小乖就是吃了石頭才長大的!大家也瞪大眼睛,別的線索也不要放過,按理說海里的魚不該長成這樣才對,它們肯定還吃了別的東西!”銀創星這鬼地方的人跟地球上沒什么兩樣,但那些沾了這海水的動物就特別兇猛,這些海獸,老鼠,都不正常,連普通的貝殼都長出獠牙,充滿了攻擊性,太不合常理了!除了最基本的進化以外,這大海里肯定有東西在影響它們!

    “砰!轟隆隆!”

    厚重的閘門緩緩上升,原本在閘門邊的海獸受驚了之后立刻遁走,除了馬士基和幾個在怒海邊待過的護衛以外,其他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緩緩上升的閘門,敏小依感嘆道:“乖乖!本小姐還覺得地下室那閘門就已經夠大了,這閘門比我們建的還要大三倍!”

    透過艙底,見遠處的冰山上不斷跳下圓桌大的四腳怪物朝這邊涌來,我頭皮一緊,立刻喋聲道:“這里以前是出海漁船的海港,水深夠了,敏小依,敏泰,現在,立刻合并下潛,快!”

    兩個人看不見前面的情況,但從言曉天焦急的口吻就能聽出問題,緊張的操作下,三個球形的潛行艙調整好角度,“砰!”的合并在一起,艙體四周自動伸出機械臂扣緊,三角形的潛行艙組合完畢,快速下潛至五米的深度,貼著海底快速向閘門外移動!

    “嘩啦啦!!!”

    海水飛濺,眾人只覺得有好幾輛軌道列車從頭頂呼嘯而過,敏泰嚇白了臉,潛行艙停穩之后立刻放下閘門,放了這么多怪物進去,也不知道要死多少居民!

    “砰!”

    閘門落下,沒沖進去的海獸都在門邊徘徊,交回了制動權之后,敏小依抹了一把臉上的冷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媽媽啊,嚇死她了!

    言十三皺著眉頭站在后面一邊翻看腕表一邊喃喃道:“看都沒看清,這是什么怪物?!”

    “砰!”艙門中間的通道打開,敏泰白著臉走了進來,見眾人都沒什么大礙,他走到控制室打開成像儀朗聲道:“各位,為了安全起見,我們現在只能在海底沿著海岸不遠處一路往東面潛行,大家可以用肉眼看,也可以通過成像儀找!還有,把你們見到的海獸都拍下來,要是圖庫里面沒有,你們就有了命名權!還有...!”敏泰話還沒說完,一副干瘦爪子就攀在了他肩膀上!

    “小子!你火氣挺大啊!?你廢話太多了,快開船!耽擱了本家主救小乖,本家主直接把你扔出去喂魚,你信不信?!看到上面的海獸沒有,全部都躲在冰山下了,這是馬上就要起風暴的預兆,乖,再把我們的小船往大海深處走個幾十米!”

    “斯!”

    感覺到周圍人曖昧的眼神,敏泰臉紅了,他這才發現言曉天都快掛在他身上,揮手拿掉言曉天的胳膊,目不轉睛的操作起來,從地上爬起來的言小依見了捂著嘴笑了,三哥平時在家最囂張了,沒想到在言曉天面前話都不敢多說,真是太好玩兒了!

    “德行!十三,你好好學,學好了之后本家主就把那些不聽話的家伙統統開除!”說著使勁兒揉了一把言十三深棕色的卷發,走回池邊腕表上的成像儀仔細查看起來,三個潛行艙的四周都裝有可伸縮的抓臂,既可以攻擊海獸,也可以收集路上的小石頭,清洗艙體表面,據說這個邪惡的創意是周治想出來的,抓臂里有導管,直接連通他的藥房,可以向獵物注射毒液,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樣?!

    言十三用爪子把頭發撥正,站在敏泰身邊激動的道:“是!家主!保證完成任務!”

    “好小子!有志氣!你在這里慢慢學,本小姐先去休息一會兒!一會兒輪班的時候叫我!”

    看清楚敏小依眼里的幸災樂禍,敏泰面色扭曲了一下,言曉天這個妖精,迷惑了周治就算了,還想迷惑他,門兒都沒有!

    往前行了十分鐘過后,怒海上開始卷起滔天巨浪,來不及躲避的海獸紛紛葬身大海,不過位于海平面三十米以下的淺海處潛行艙并沒有受到影響,在漆黑的海底慢慢的行進著,里面的人都做著各自的工作,誰都沒有說話,三個艙室的夾縫處有一點微弱的燈光,圖努爾瑪腫著腮幫子,死死的盯著路過的砂石!

    “砰!”艙體一震,立體成像圖上顯示,兩只長長的觸角從后面的黑暗中伸了出來,把潛行艙卷了個嚴實,直接往深海中拖去!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