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幻想小說 > 黑鐵之堡 > 第三十九卷 第二十一章 布局全文閱讀

莊園內的那一大群麻雀和幾只鴿子在把張鐵撒到草叢之中的小麥吃完之后,這一大群鳥就從花園里飛了起來,撲騰著翅膀,繞著花園飛了小半圈,就飛出莊園的高墻,朝著遠處飛去了……

鴿子可以飛得很高,那幾只鴿子眨眼之間就沖上天空,那群麻雀也嘰嘰喳喳四散飛走,同樣也就在四散飛走的麻雀之中,幾只特別雄壯年輕的麻雀,卻是直接朝著大帝皇城的方向飛去!

軒轅之丘的鳥太多,所以,也不可能有人注意幾只麻雀和鴿子的動向。

……

這群鳥飛離莊園的時候,張鐵和白素仙也剛剛坐著一輛黑色的豪車離開莊園。

麻雀們翅膀在空氣中的破空聲讓正和張鐵說著話的白素仙一下子偏過頭,饒有興致的看著從車窗外面的一片樹梢上面越過的麻雀,一直等到那群麻雀消失了,白素仙才轉過頭來看著張鐵,眼中帶著笑意,“聽說你剛才在花園里喂鳥!”

“哈哈,剛才在等你嘛,沒事逗逗鳥玩玩!”張鐵隨意說著。

“你會馭獸之術嗎?”大妹子很認真的問道。

聽到這個問題,張鐵心中咯噔了一下,心想難道自己的小動作被白素仙發現了?不可能啊,自己剛才雖然是在喂鳥,但無聲無息的就用上了《大荒經》中“增字部”和“御字部”的兩種秘法,自己用“增字部”的秘法以戰氣凝聚特殊的符文藏在小麥之內幫那幾只麻雀增強了體制。又用“御字部”的秘法將其控制住,為己所用,成為自己的耳目眼線。讓它們到外面“招兵買馬”,以白素仙在馭獸之術上的造詣,她怎么可能察覺得出自己剛才用了《大荒經》的秘法?

《大荒經》秘法是馭獸之術中的頂級秘籍,其中所有的秘法使用起來都無聲無息,沒有半絲的煙火氣,除非白素仙也會《大荒經》,而且造詣比自己還高。否則的話根本不可能發現的啊。

“怎么關心起這個問題來了!”張鐵從容的問道。

“你知道我會一點馭獸之術嗎!”

“當然知道,當初在地元界就看到你用一只紅色的蜘蛛給自己守著那個藏身之處嗎。結果我還在你的那個藏身處喝了你的酒,被你給那個了,一世英名毀于一旦!”張鐵長長嘆息一聲,“誰能想到大姑娘也會在酒里下藥。而且這樣的好事居然還讓我給遇上了!”

“討厭……”白素仙一臉嬌羞的打了張鐵一下,張鐵哈哈大笑。

兩個人坐在后排,和前面是隔開的,也不怕駕車的司機聽見兩個人的這些話。

“我是說真的!”白素仙正了正臉色,“一個騎士能學一點馭獸之術有時候也能有大用,像在地元界那樣的地方,就算是一點皮毛的馭獸之術,能發揮出來的作用,比找一個十五級的戰靈替我看著藏身之處還有用。我的馭獸之術就是和王府里的一個客卿學的,雖然只是學了一點皮毛,但在一些特殊的環境之中。也夠用了,如果你要學的話,下次你和我去廣南王府,我和爸爸說說,讓你可以和王府里的客卿也學習一點馭獸之術,畢竟技多不壓身。以后再去地元界那樣的地方,有了馭獸之術在身。也會更妥當一點!”

原來是白素仙想給自己介紹馭獸之術的老師?差點嚇了自己一跳,張鐵一下子松了一口氣,雖然知道白素仙是一片好意,但聽到這樣的話,張鐵心中還是有一些啼笑皆非的滑稽感覺,自己只要有時間苦練《大荒經》,登頂馭獸之術的巔峰也只是時間問題,有正宗的《大荒經》在身,自己何須去學別的更低級的馭獸之術去呢,不過心里雖然這樣想,但嘴上卻不能這么說,特別是白素仙現在一片熱忱,張鐵也就順著白素仙的話說下去了。

“可以啊,學一點御獸之術也沒有壞處,等將來和你到廣南王府的時候,倒可以和王府里的客卿請教一點馭獸之術,對了,聽說在南疆那樣的地方,馭獸之術算得上是顯學?”

“以前大荒門在的時候,在南疆那樣的地方,馭獸之術簡直可以算得上是唯我獨尊,當初大荒門的長老們許多都有騎士級的魔獸作為戰寵,那些騎士級的魔獸許多都擁有奇異的能力,比普通的騎士還要強大,而且還能和大荒門的長老心靈相通,真正戰斗起來,一個大荒門的騎士長老甚至可以輕松力敵兩個以上的普通騎士!”

“騎士級的魔獸,南疆還有這種等級的魔獸?”

“當然,太夏境內許多地方都有魔獸,只是那些魔獸許多因為離城池和人族聚集地太近,對人類威脅太大,其本身又有一些特殊價值,這幾百年下來,不是被人獵殺就是被驅逐了,所以很少能看到,但南疆那樣的地方,到處都是億萬大山,洞窟深淵密布,那樣的地方完全就是魔獸和各種動物的天堂,在那樣的地方,不要說普通人,就算是大地騎士進去也不一定能夠全身而退……”

“南疆的魔獸和大荒門的長老既然這樣厲害,那大荒門為什么還被人給滅了呢?”

“我聽教我馭獸之術的老師說,當初在大荒門,的確是南疆霸主,鼎盛至極,但大荒門中也有一股風氣很不好,許多大荒門的人都偏重馭獸之術的修行而完全放棄了武道修行,大荒門的《大荒經》又是至寶,讓無數人眼紅,后來大荒門盛極而衰,這個人族第一的馭獸門派一夜之間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滅了,這一直是太夏的一樁懸案。≮あ书⇄阅⇉屋➶www.sHuYueWu.Com≯”

沒想到當初的大荒門居然還有“偏科”的惡習,不過一想想大荒經中的諸多秘法,張鐵也釋然了,或許對大荒門中的許多弟子甚至長老來說,不管什么武道不武道的,在南疆這樣的地方,只要能有本事把大荒經的修煉等級提高上去,似乎就能解決一切問題了,投入在武道修煉上的時間,或許有可能會被那些人認為是一種浪費……

大荒門的歷史讓張鐵暗暗嘆息一聲,同時也暗暗下定決心,自己絕不犯大荒門那樣的錯誤,比起那些魔獸來說,人體才是最大的寶庫,武道修行的目的就是打開這座寶庫的方法,這一點自己說什么也不能放棄,自己擁有《大荒經》的秘密,也一定要守住。等這次軒轅之丘事了,自己就絕不輕易顯露自己馭獸之術的造詣。

“啊,實在是太可惜了!”張鐵真心實意的為大荒門嘆了一口氣,“那王府里教你馭獸之術的老師厲不厲害?”

“很厲害!”白素仙肯定的點了點頭,“能以馭獸之術被我父親看中聘為王府客卿的又哪里會是簡單的人物,我聽我父親說,我這個老師馭獸之術的實力,幾乎已經相當于當初大荒門中九重塔弟子的實力,而且這個老師的一些本事,也的確來源于大荒門遺留下來的一些秘傳……”

“九重塔弟子?”張鐵面色古怪了起來,因為這個等級稱呼一下子讓張鐵想起了他識海之中的萬靈塔,“這個等級怎么這么奇怪!”

“我也不知道,只是聽說南疆馭獸師的等級劃分體系幾乎都來源于當初的大荒門,大荒門的標準差不多就是整個太夏馭獸師體系的標準了!”

“九重塔弟子難道很厲害?”

“非常厲害,我這個老師幾乎可以控制八級以下的魔獸!”

“嗯,能控制八級以下的魔獸,那的確挺厲害的!”張鐵嘴上說著,心里卻忍不住在想,要是一個半桶水的九重塔弟子都能算厲害,那自己現在這個貨真價實的十五重塔的弟子,該算什么?

“我怎么感覺你臉上的表情有點奇怪哦?”白素仙突然打量了張鐵兩眼,眨眨眼睛說道。

“嘿嘿嘿,是嗎……”張鐵揉了揉臉,“那估計是我剛剛在想和關家的事,有點走神了!”

“對了,剛剛你說以后要和關家一起做生意,那是什么生意?”

“就是大家一起合作鼓搗點酒精機器啥的!”

“騙人!”白素仙噘著嘴說道,一臉不信。

“真不騙人!”

“你要缺錢的話,我在南疆還有一塊我媽留給我的一點私房錢,你拿去用好了!”

“你媽給你留了多少私房錢?”

“有八座城池一塊盆地,八座城池之中有一座甲級大城,盆地的面積在50萬平方公里左右,在太夏的軒轅銀行之中,我還有每年一千多萬的年金的金幣……”

張鐵無語了,這就是太夏郡主的財力,僅僅是一點“私房錢”就不知道讓多少人望塵莫及……

“這些私房錢,將來也是會隨著我一起嫁人的!”白素仙看了看張鐵,然后垂下目光,糯糯的小聲說了一句。

張鐵看了看白素仙,伸手在她的鼻子上刮了一下,“錢太多沒有意思,我這次和關家合作,也就是給自己在太夏找一個盟友!”

想到張鐵的真實身份,白素仙明白了一點什么,“可是一點酒精和機器能賺幾個錢?”

張鐵笑了笑,“等再過幾個月你就明白了……”

“只是一個盟友似乎也單薄了一點!”

“聽說過千金買馬骨的故事嗎,關家雖然不是馬骨,但有了關家這么一個開頭,后面的事就水到渠成了!”張鐵自信的笑了笑。

白素仙不知道張鐵想干什么,但本能覺得張鐵在布著一個局,一個很大的局。

……

兩個小時后,軒轅之丘的金權坊市就出現在了張鐵的面前……(未完待續)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