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幻想小說 > 黑鐵之堡 > 第四十六卷 第三十三章 魔神血誓全文閱讀

深淵君主薩古斯的眼睛紅了,徹底的紅了,哪怕是他的臉上還戴著面具,但他雙眼之中燃燒的火焰還有透出來的那股無形的血氣,還是無法遮掩。

在人魔兩族的榮譽之戰中,張鐵三戰三勝,在渭水上空,當眾斬殺三個魔族幻影騎士,這樣巨大的打擊,還是魔族大軍自從入侵太夏以來所遭遇到的前所未有的挫折。

這挫折,就是張鐵帶來的。

幻影九變的魔族騎士,深淵君主薩古斯麾下的猛將都被張鐵斬殺,捏爆了腦袋,薩古斯這個時候,唯一想做的,就是不惜一切代價,斬殺張鐵。若不是趁這個時候斬殺張鐵,以后要斬殺張鐵,那就更難,因為張鐵的實力每一天都在增強,而且張鐵還不一定會再次出現在戰場上,今天若要讓張鐵活著離開這里,對所有的魔族騎士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那些在賭場之中輸紅了眼睛的賭棍是什么樣的心態,薩古斯此刻就是什么樣的心態。

“還要想繼續玩下去嗎,既然你已經能斬殺我們的幻影九變的騎士,連幻影九變的騎士都無法擊破你身體的防護圈,我這邊還可以派出蒼穹騎士,你有什么樣的條件……”

薩古斯飽含殺意的聲音傳來,讓所有人都聽見了,這個時候,薩古斯直接開門見山,連客套的話都懶得說的。

張鐵沒說話,而是在薩古斯要噴火的眼神之中,直接從隨身的空間裝備之中拿出一只七彩的藥劑來當著所有人的面喝下。

“空間裝備我有了,白銀秘藏我有了,魔族在地元界能找到的寶貝我也有了,你覺得,你手上還有什么是可以值得我用自己的命去換的?”張鐵平靜的說道。

“就算有了,還可以有更多,你想要什么,條件你開!”

“我很想知道。在兵州杏林郡安溪城外刺殺我的魔族的蒼穹騎士是哪一位?”

張鐵剛剛問完這話,薩古斯的身邊的眾位蒼穹騎士之中,那個通體紫金色,身體有有四米多高。頭上有一支長角,同時頭上還戴著一頂代表魔族王爵魔冠,背上有六只羽翼的翼魔蒼穹騎士就主動飛了出來,在魔族的巢穴戰堡的上空,看著張鐵。一股蒼穹騎士籠罩蒼穹的威勢,就直接沖天而起。

“是我,深淵君主麾下翼魔一部親王安多利爾在安溪城外出的手!”那個翼魔蒼穹冷冷的看著張鐵,語氣張狂不可一世,“很可惜讓你逃掉了,只是殺死了你的替身,你真應該看看你的那個大地騎士的替身被我絞成肉沫時的樣子,哈哈哈哈,你想替你的替身報仇嗎,來啊。那一日讓你跑掉了,今日,我就要在這里再次把你碾成粉碎……”

安多利爾知道薩古斯的心意,所以這個時候一開口就刺激張鐵出手,而且今天在這種局面下,安多利爾同樣已經鎖死了張鐵,因為就在剛剛,所有的魔族的蒼穹騎士都已經得到了薩古斯的命令,如果張鐵接下來不應戰,那么。魔族騎士就要發起全面的進攻,在混戰之中,也必須把張鐵殺死,絕不能讓一個今天在這里干掉三個魔族翼魔騎士的那個人成為人族的英雄。

如果張鐵同意。那么,就由安多利爾在榮譽之戰中將張鐵斬殺,如果張鐵不同意,那么,就在騎士混戰之中由安多利爾出手,同樣要置張鐵于死地——翼魔蒼穹最突出的能力就是飛行能力。有安多利爾盯死張鐵,絕不讓張鐵今天溜走。

在張鐵第三場勝利后,在渭水上空,騎士大戰的陰云已經悄然密布。

軒轅要塞這邊,左丘明月也傳音讓身邊的一干蒼穹和幻影騎士做好了大戰的準備。

“一旦開戰,先救張鐵,掩護張鐵從戰場上撤下來,今天只要張鐵活著,魔族就無法占到大便宜,我們就是勝利的……”

“有必要為了救一個騎士而讓軒轅要塞的十幾萬太夏騎士與魔族大戰嗎?”寧太升的眼中光芒動了動,開口問道。

一聽這話,左丘明月勃然大怒,雙眼如電的看著寧太升,用一根手指毫不客氣的指著他,冰冷的說道,“這樣的話,如若再讓我聽到第二遍,我就以謗軍之罪將你斬殺在這里,哪怕你跑到皇宮之中,哪怕有太子要保你,我也能把你的腦袋帶出來,你要不要試試……”

寧太升霍然色變,沒想到一向還對他客氣的左丘明月既讓敢說要斬他的話。

寧太升不知道的是,他剛剛那句話,已經踩到了左丘明月作為太夏大司馬的底線,左丘明月在這種問題上,絕不會與他含糊,更不會顧及他的皇室長老的身份。

左丘明月剛剛說話的時候,已經用戰氣隔絕了幾個蒼穹騎士所在的區域,所以,左丘明月與寧太升的對話,也只有旁邊的幾個蒼穹騎士可以聽到,其他人都聽不到。

“張鐵為國而戰,為太夏而戰,沒有他,魔族同樣要與我們大戰,我們要把魔族驅逐出太夏,同樣要與魔族大戰,太夏與魔族已經勢不兩立,何來為了張鐵我們與魔族大戰之說,若要讓張鐵今日在這里被魔族斬殺而我們無動于衷,軒轅要塞這十多萬太夏騎士瞬間就要軍心渙散,分崩離析,太夏將不戰自亡,寧長老剛剛所言,實在大有不妥……”左丘明月身邊的一個蒼穹騎士也冷冷的說道。

看到周圍的一干蒼穹騎士都有些不滿的看著自己,沒有一個人是站在自己一邊的,寧太升的臉色陰了一下,沒有說話,只是用毫無感情的目光看著在戰場中間的張鐵。

而張鐵,在這個時候,似乎已經做出了決定。

“好,我同意與安多利爾繼續來一場榮譽之戰!”張鐵的聲音傳來,“只是這場戰斗,我不需要你的寶物,我只需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么條件?”薩古斯也被張鐵說的愣了一下,沒想到張鐵居然在這種時候還會說出這樣的話。

“想要我同意,那薩古斯你必須立下魔神血誓,無論我是輸是贏,戰斗結束后,魔族大軍都必須后撤500公里,讓現在在魔族大軍之中那兩億多要被你們用來趟雷犧牲的百姓,安然回到太夏……”

“哈哈哈,就這么一個條件?”薩古斯哈哈大笑,那兩億多的華族百姓在薩古斯的眼中是什么,有可能連一件空間裝備都不如,能用這些人的性命換張鐵的命,薩古斯覺得張鐵要么就是傻了,要么就是瘋了,這樣的條件,對一個強大的騎士來說,實在可笑至極。

“還有,如果在與安多利爾的戰斗之中我贏了,那么,以后魔族大軍在太夏的任何地方,都不允許將太夏的平民百姓驅趕到戰場之上無辜送死,就算是在圣戰之中,雙方都有戰爭的底線和規則要遵守,如果我輸了,那后一條,自然作罷……”

薩古斯就像聽到什么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不止是薩古斯,所有的魔族騎士都有這種感覺,一個人族騎士,居然想要告訴魔族大軍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這豈不是可笑。

“你想要給魔族大軍立下規矩?”

“是的,我就用我這條命給魔族大軍在圣戰之中立這么一條規矩,你敢賭嗎?”張鐵擲地有聲的說道。

“如果我不同意呢?”薩古斯冷冷的說道。

張鐵輕輕一笑,“我知道你已經讓安多利爾盯住了我,但是,你還是可以賭一賭,我到底有沒有底牌今日是否還可以再從戰場上離開,如果你不同意,那么,今日我離開之后,我發誓,我一定要到魔界你的領地之中,用盡一切手段,將你對太夏普通百姓所做的一切,十倍還給魔族,你在這里殺掉太夏的兩億百姓,我他日就一定要在你的領地之中屠殺二十億魔族子民……”

將魔族對太夏百姓所做的一切十倍還給魔族?渭水兩岸的人魔兩族的騎士都被張鐵的豪言驚呆了。

薩古斯死死的盯著張鐵,沒有人知道薩古斯的腦子里這個時候在轉著什么念頭,戰場上足足沉默了將近有兩分鐘。

在這兩分鐘的時間里,張鐵傲然的立在戰場之上,冷冷的等著薩古斯的答復。

“好,我同意!”薩古斯的聲音傳了過來,剛剛說完這句話,薩古斯就當眾拿下了自己的手套,用指甲一劃,就在自己的手掌張割出一道傷口,傷口上的一些鮮血像沒有重量一樣的飛到了薩古斯面前的天空之中,發著詭異的紅光,形成一個奇異的猶如魔鬼面孔一樣的符文,“我薩古斯今日在這里以主宰魔神和我的血脈的榮譽立誓,在接下來的榮譽之戰中,如果太夏的騎士張鐵與安多利爾進行榮譽之戰,不逃避,那么,一切就如張鐵所說,我將遵守雙方的約定,如果我違反這個約定,那么,就讓主宰魔神剝奪我一切的榮光,讓我的脈輪寂滅于虛空之中,瞬間灰飛煙滅……”

薩古斯說完這話,那由他的鮮血組成的奇異符文光芒一盛,就把薩古斯籠罩在內,最后重新沒入到薩古斯的身體之中……

(未完待續。)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