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幻想小說 > 黑鐵之堡 > 第十二章 采購物資全文閱讀

地道很幽暗,雖然高度低了一點,讓人走在里面要低著頭,不過好在地道的寬度還算夠,人走在里面不算逼仄,幾盞和密室里一模一樣的萬年螢石燈掛在地道里,為地道提供著光明。

雖然不愿意承認,但張鐵感覺自己此刻就像是在鉆著地道的老鼠。

地道的兩邊和頂部是石制的材料,腳下為了消除人在地道里走動的回聲效應,居然還鋪著一層軟軟的地毯,張鐵一邊走一邊在想著唐德那個家伙以前無數次在這個地道里走過的情景——那個家伙每次用這個地道的時候應該不會都是為了探聽什么消息吧,按他的話來說,這小小的黑炎城,他身后的那個組織把他這種人踢過來看著就算給面子了。應該不需要他再做其他事情了吧。

張鐵的疑問在地道里走到一半的時候就得到了解答,正在走著的張鐵發現自己腳下似乎踢到了一個軟軟的東西,有些好奇的張鐵一彎腰,就把那個東西撿了起來,湊到眼前。

那是一個襯著一層軟軟海綿的黑色的蕾絲花邊的胸衣,尺寸比愛麗絲和貝芙麗的還要大,上面似乎還有一股濃濃的香水味道,一點灰塵也沒有,看起來還很新,似乎掉在這里還沒多久。

我靠!

張鐵一把就把這個胸衣丟到了地上。他似乎有些明白唐德的變裝術和這個地道最大的用途是什么了。怪不得唐德這個家伙開雜貨店的時候一到晚上關門后就像從黑炎城消失掉一樣。張鐵此刻用膝蓋想想都知道唐德那個家伙晚上會去干什么。這個家伙白天的時候總是一副死狗樣,躺在椅子上起不來,原來是晚上變身當大灰狼去了!這個家伙的這個愛好也實在太特別了,不過仔細想想,就連張鐵都不得不承認,這種勾當做起來似乎特別的刺激喲。聽說好像就連歷史上某些住在皇宮里當皇帝的家伙們都喜歡這么干。變裝以后從地道里跑到外面泡妞,玩各種木乃伊與小金魚的游戲。

沒用多長時間,張鐵就走到了這條地道的盡頭,站在地道的盡頭一個隱蔽的觀察窗口上,張鐵看到了這邊地下酒吧的這個包房的情景。

包房不大,只有不到二十平米,整個包房的燈光,比地道內的還要昏暗很多,包房內擺放著一組暗紅色的沙發,還有一張床。一張桌子,還有兩根水管一樣的不銹鋼的鋼管矗立在包房之中,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其他的都是一些零零碎碎的裝飾,這里的格調似乎不是很高。但氣氛卻曖昧無比。

看見包房里面沒有人,張鐵才從暗道里扳動機關走了出來。在走出來后。張鐵回頭看了看,暗道的入口就字包房墻壁上一根起到裝飾作用的柱子后面。

張鐵又把柱子恢復到原位。

房間的鑰匙就擺在包房的桌子上,包房的房門被從里面鎖了起來,張鐵拿起鑰匙,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就打開了包房的房門。走了出去。

地下酒吧的氣氛一天二十四小時似乎都是昏暗無比,酒吧里那稀少的光源在酒吧里造成許多的陰影區域。酒吧里有的地方,似乎是刻意完全保持在黑暗中一樣。

張鐵以前就在西斯塔的口中聽說過黑炎城這種地下酒吧的“精彩”,但真正進來。今天還是第一次。

黑炎城的地下酒吧,一天二十四小時全天候營業,從不關門,這里是黑炎城那些口袋里沒有多少錢的工人,商團小職員,像唐德這種開雜貨店的小老板,還有脫下軍裝拿到軍餉的黑炎城城衛兵們和西斯塔這種淫棍最喜歡來的尋歡作樂之所。

這里可以喝酒,可以跳舞,也可以開包房,就像這里的光線一樣,這種酒吧經營的就是兩個字——曖昧!這里沒有外面戰街的那么直接,也沒有那些富豪俱樂部與會所里的虛偽,這里的一切,都在那昏暗燈光和暗影的曖昧中進行。

這里的女人,從十五六歲假期跑來兼職賺錢的小女生,到二三十歲獨守空閨的寂寞少婦,再到四五十歲的風騷大媽,應有盡有,有許多的戰街女也會跑來這里拉生意。這里的女人名義上只會陪著你有償的跳舞或者喝酒。但很多時候,在跳完舞或者喝完酒后,如果氣氛融洽,你又舍得花上兩三個銀幣的話,通常你都能把那些女人搞上床,有時候如果遇到饑渴一點的少婦,甚至根本不需要錢,只要出房費就可以,如果不想過夜的話,那就在舞池或者酒吧的黑暗角落的沙發或卡座就能解決問題——這是西斯塔那個淫棍總結出來的。

黑炎城的地下酒吧,就是黑炎城的那些寂寞男女尋歡作樂花錢買笑兼職撈金的風水寶地。

張鐵幾乎剛剛從包廂里面出來,連方向都還沒搞清楚,耳邊就聽到了一些奇怪的聲音,那聲音是從旁邊的包廂里面傳來,那是一種類似拍巴掌的節奏聲和女人的喘息呻吟聲。

一大早,有的從包房里面出來的男女正要離開酒吧,而外面,更多的男女則要進來。

這個地下酒吧很大,單層面積起碼有上萬平米。酒吧分為上下兩層,所有的包房都在下面一層,起碼有上百個,這里從來不會打樣,所以一天到晚都有人進出。在那個巨大的舞池和舞池旁邊酒吧周圍每個黑暗的角落里,似乎到處都有男人女人糾纏和摟抱在一起。

幾個樂手在舞池旁邊奏著靡靡之音,那薩克斯吹出來的聲音,在張鐵聽來,怎么聽怎么像是野貓在叫春。

唐德這個混蛋!

這個地方實在太曖昧,太淫蕩了,太沒格調了。

不知道唐德和這個酒吧的老板有什么妥協和貓膩,但唐德告訴張鐵沒問題,那個包房很安全,那么張鐵也就不再考慮這個問題。

從包房區出來,穿過舞池,有些心慌的擺脫了幾個站在舞池走廊邊上穿著暴露的女人的糾纏之后。穿過兩道門簾,張鐵隨著幾個男女從地下酒吧的地下入口處走了上去,入口處的光亮讓張鐵有一種重見天日的感覺。

酒吧的入口就在莫奈大街與星光大道的交叉口,外面看起來像是一個地下商場,里面則是另有乾坤,幾個膀大腰圓,胳膊上紋著各種紋身的家伙站在門口檢著票。

一大早就有想進酒吧的男女們在入口處買著票,20個銅子兒一張的門票,而從酒吧里出來的男女則在門口吻別分開,大家各奔東西。這一幕讓張鐵對成年人們的游戲規則又有了更多的了解。

今天要辦許多事情,所以張鐵也沒有耽擱,剛從酒吧里走了出來,看到一輛有軌公交剛剛駛了過來,張鐵小跑兩步。追上了公交就跳了上去……

十分鐘后,張鐵在黑炎城火車站附近的一個站臺上下了車。然后徑直往靠近火車站的黑炎城最熱鬧的那個倉庫與物資集散區走了過去。

這是一片真正熱鬧的商業區。無論是誰統治著黑炎城,這片區域那一天來來往往拉著各種貨物的卡車,似乎從來就沒少過。這里的街道兩旁,全是各個商社與商團的招牌和辦事窗口。

張鐵只在街上隨便溜達了一下,看到路邊有一個“倉庫出租”的招牌,然后就走了進去——這是一個負責火車站附近倉庫出租的中介機構。里面只有一個人,一個四十多歲戴著眼鏡看起來有些瘦弱的中年人。

“先生,請問有什么需要效勞的嗎?”看到張鐵走進去,那個中年男人就熱情的走了過來。張鐵的樣子,很像是那種商團里派出來辦事的年輕人。

“我想找一間倉庫!”

“那您可來對地方了,整個黑炎城的倉庫,我敢保證,沒有人比我更熟悉的!只要你有需要,我都能為你找到!”戴眼鏡的中年男人熱情的說著,“不知道你需要多大的倉庫,準備租用多長時間?

“我需要一間四百平米左右的標準倉庫,短租,兩個星期!”張鐵簡單利落的回答道。

“對倉庫的樓層有特別的需求嗎?”

“最好是一層的,容易搬運,交通方便!”

“需不需要倉庫出具貨物的保單?”

“不需要!”

“那好,您請坐,稍等一下!”

中年男人來到房間的辦公桌后面,拿起一個本子就翻看了起來,僅僅三十秒后,男人就放下了那個本子,微笑著看向張鐵,“我這里正好有一間符合你要求的標準倉庫,只租兩個星期的話倉庫租金是4個金幣又40個銀幣,你知道,短租的話倉庫的租金都比較貴,算上我這里的中介費用的話,你的花費是4個金幣又64個銀幣,如果你同意的話,我這就可以帶你去看倉庫!”

“好!”

張鐵的到來讓這個男人一大早就做成了一筆生意,所以那個男人有些高興,在從抽屜里拿出一把鑰匙以后,就帶著張鐵來到離這里的一片倉儲物流區。

所謂的標準倉庫,就是以集裝箱為式樣標準建造的那種全密封式的倉庫,這種倉庫只有一道讓卡車進出的大門和一道讓人進出的小門,除此之外,整個倉庫再也沒有一絲可以見光的地方,而且倉庫的建筑材料,一般都使用高強度的鋼瓦,別人很難進來。

這個男人給張鐵找到的是一個高度有10米,長度有40多米,寬度差不多有10米的一個400多平米的標準倉庫。

這個男人拿著鑰匙打開了倉庫的大門,讓張鐵看了看,張鐵進到了里面走了一圈,發現里面很干凈,也很符合自己的要求,然后就把倉庫定了下來。

重新來到這個男人的辦公室,張鐵給了那個男人五個金幣,那個男人找給張鐵26個銀幣,還有一張十個銀幣的倉庫鑰匙和鎖具的押金收據,在兩周后,張鐵退回鑰匙的話,那個男人再把10個銀幣退還給張鐵。

從這個倉庫中介的辦公室出來,張鐵身上又多了兩把倉庫鑰匙。

來到附近的一個交通站臺,張鐵又坐上了一輛交通車,二十分鐘后,來到了黑炎城最繁華的明光大街——大名鼎鼎的金鵬銀行在黑炎城的所在地……

以前張鐵來到明光大街心里多少會有一點自卑,這一次,摸著口袋里那張5000金幣的金票,張鐵的膽氣前所未有的壯了起來……(未完待續,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