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幻想小說 > 黑鐵之堡 > 第三十五卷 第二十四章 云中之曦全文閱讀

氣質這種東西,是很難說得清楚的,比如一個過慣了養尊處優生活的富豪,你就是讓他三個月不洗澡,再給他弄上一身叫花子的破爛衣服穿著,讓他與一群叫花子同樣坐在街邊去乞討,他的氣質,也絕對和旁邊的叫花子是不同的!鳌

富豪知道自己是富豪,所以哪怕假裝成叫花子,他也知道自己是富豪,再怎么裝,身上也沒有貧賤之相。

這就是氣質。

隨著太乙玄門的騎士走進了黑甲戰堡的大廳,大廳內的嘈雜聲慢慢的就小了下來。

與太乙玄門的騎士相比,大廳內的其他騎士,即使不是乞丐,但在氣質上,也瞬間就被太乙玄門的騎士們壓了下去。

太乙玄門的騎士們的身上的裝備并沒有多奢華和高級,其中的許多人,身上的衣服和裝備也和普通騎士差不多,走在太乙玄門隊伍最前面的那個白發白須的老者,身上穿的甚至就是一襲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素色麻袍,但就是這些人的身上,帶著一股高高在上不同凡俗的氣質。

整個太乙玄門的隊伍,只是安靜的走進來,隊伍不算整齊,也不散亂,隊伍里的人一個個神色淡然從容而又沉靜,在他們走入到黑甲戰堡大廳的時候,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道高高雪山上融化的甘冽清澈的雪水從山間流淌而下,注入到了世間那條渾濁的世俗之河中。

太乙玄門的騎士隊伍有三十多個人,蘭云曦就走在隊伍的中間。

蘭云曦穿著一身紫色的長裙,一頭黑發如瀑。用一個玉扣束起,身上背著一把精致小巧的戰弓。腰間挎著一把長劍,步步生姿。在張鐵眼中,就像從云端走下的女神。

從塞爾內斯一別,張鐵已經很多年沒有看到蘭云曦了,這個時候再見蘭云曦,張鐵的第一感覺,就是蘭云曦似乎一點沒變,幾年的時光,并沒有在蘭云曦的臉上留下什么歲月的痕跡,反而讓她變得更加的明艷和美麗。再看蘭云曦,蘭云曦的身上比起幾年前,更多了一種氣息,一種更加從容,更加自信的氣息。

蘭花的高潔馨香,云彩的飄逸變幻不可捉摸,還有晨曦的光芒奪目,這三種氣質此刻都完美的柔和在這個女人身上,讓她帶著一種如夢如幻的美麗。

這一刻。張鐵覺得蘭云曦的這個名字起得實在太貼切了,貼切到讓張鐵都懷疑以前自己對蘭云曦做的那些事到底是不是真實的,在潛龍島,自己居然差點把這么一個女人霸王硬上弓?在塞爾內斯戰區。自己還用滑翔機帶著這個女人翱翔藍天,聽她吐露心聲?

這樣的一個人,即使是在成為焦點的太乙玄門的騎士隊伍之中。同樣也是焦點。

整個太乙玄門的騎士隊伍之中的女性騎士差不多有十人,其他的女騎士也沒有長得難看的。個個的姿容氣質都很出眾,各有芳華。但蘭云曦卻是其中最出眾的一個。

憑借著身為男人那明銳的直覺,張鐵一看太乙玄門的那支隊伍,就感覺到隊伍里有幾個男性騎士的注意力,都在蘭云曦的身上,在那幾個人偶爾打量蘭云曦的目光中,都有著毫不掩飾的愛慕和渴望之情。似乎因為有著蘭云曦在,這支太乙玄門隊伍之中的男性騎士,也變得更有風度,表現出的氣場也更加的強大。

平心而論,張鐵覺得自己的優秀和出類拔萃完全靠的是黑鐵之堡,如果沒有黑鐵之堡,現在的他還不知道在那個旮旯里終日為生計奔波著,而相比起來,蘭云曦的優秀和出類拔萃完全就是天生的,鐫刻在這個女人身上的每一個細胞和靈魂之中的本能,整個懷遠堂和整個張家都找不出第二個這樣的人來,無論是在懷遠堂還是在太乙玄門,這個女人無論走到哪里似乎都可以成為一群人之中最出眾的那個。

當初在懷遠堂就是這樣,因為她的存在,整個懷遠堂,包括張鐵在內,似乎都忘記了長風伯爵張太玄其實還有幾個兒子。蘭云曦的幾個哥哥其實也不是庸才,雖然一個個年紀不大,一個個在懷遠堂中也算是能獨當一面的那一類人,但因為蘭云曦的存在,大家似乎就都忘記了他們的存在。

現在,在太夏七大宗門的太乙玄門,在這個更大更炫目的舞臺上,還是這樣……

……

不知過了多久,一直到太乙玄門的整個隊伍徹底從張鐵的視線中走過,消失,周圍的議論聲和嘈雜聲一下子響起,張鐵才一下子從再見蘭云曦的思緒之中驚醒過來……

“強大,太強大了!”

……

“果然不愧是太夏七大宗門之首!”

……

“那個帶隊的老者,我感覺可能已經是幻影騎士了!”

……

“你看到太乙玄門隊伍之中那個背著短弓的女騎士了嗎,太驚艷了……”

……

“不知道太乙玄門的騎士戰隊是要在黑甲戰堡安定下來還是準備要去鐵圍山的核心區域參加會戰……”

……

周圍瞬間就響起了一片議論聲。

原本想要離開黑甲戰堡的張鐵平息了一下看到蘭云曦帶來的心中的悸動,心念電轉之間,一下子就改變了方向,朝著廣場中心的服務臺走了過去。

張鐵來到那個服務臺收牛頭魔牛角的那個老頭那里。

那個老頭正在用一塊布,擦拭著手上的一只牛角,看到張鐵過來才抬起頭。

“那些人是太乙玄門的人?”張鐵起了個話茬。

“不錯!”

“他們也要以黑甲戰堡為據點,在這里打持久戰么?”

“你關心這個干嘛?”

“嘿嘿嘿,太乙玄門大名鼎鼎,何況他們這次一下子來了這么多的騎士,這些人到哪里都是風頭人物,說不定會弄出什么事來,我關心一下有什么打緊的?”張鐵打了個哈哈說道,

那個老頭看了張鐵一眼,神色突然猥瑣了起來,他趴在柜臺上,放低了身子,張鐵也順勢把耳朵湊了過去。

“太乙玄門的隊伍里可有不少漂亮的女騎士,剛剛給你暖床的女人剛走,你就又按捺不住想要勾搭太乙玄門的小姑娘了嗎,我可告訴你,太乙玄門的女騎士可不是那么好勾搭的,看到那個帶隊的穿著麻袍的老家伙了嗎,那個老家伙叫風夜笑,是太乙玄門的四大長老之一,十年前就是幻影四變的騎士,最是面冷手辣,要是讓他知道你想勾引太乙玄門的女弟子,他非得把你的三條腿打折不可,嘿嘿嘿……”

“我老崔是這樣的人嘛?”張鐵狠狠瞪了這個老家伙一眼,這個老家伙平時看起來挺正經的,沒想到也是一個老不修。

“行了,男人都這樣,老夫當年也年輕過,男人女人也不就那么回事嗎,有什么好否認的!”老家伙嘿嘿嘿的怪笑了兩聲,“看你還算順眼,老夫也免費告訴你一個消息,在鐵圍山核心圈的戰區,無論誰想要參戰,去了就要聽從指揮,沒有例外,偏偏太乙玄門的人最是心高氣傲,特別是風夜笑那個老家伙,更是出了名的小心眼,你說他會帶著人去核心圈的戰場上聽別人指揮,自己給自己找難受嗎?”

這個老家伙后面的這句話,已經間接回答了張鐵的問題,那就是太乙玄門的人不會主動卷入到核心區的正面戰場之中,估計也是在外圍游擊,當然,人家是幻影騎士長老帶隊,這樣的實力,不是雄獅要塞的那些普通的二級駐守騎士可比的,沒準太乙玄門的人也有可能會跑到魔族的后方或者是要害之地,做出一點什么驚天動地的事情來。

不過因為蘭云曦的關系,張鐵估計,太乙玄門這次恐怕是借著這個機會來給派中的新晉騎士練兵和見識一下騎士大戰是怎么回事。

“好的,謝了!”張鐵道了一聲謝,就要走。

“等等!”那個老家伙扔過來一個瓶子,“這是一瓶定火丹,算老夫送你的,你上次送來的牛頭魔的牛角不錯,這是額外的報酬!你不用也可以送人!”

這算是人品溢價么?

張鐵揮了揮手,收起定火丹就走。

此刻張鐵的腦子里,全部都是蘭云曦的身影,弄得他都有些心煩意亂。

張鐵暗暗咬了咬牙,離開了廣場,飛出黑甲戰堡,沒入到了鐵圍山外圍濃濃的黑霧之中。

只是飛行了一個多小時,張鐵就來到了鐵圍山最外圍山脈的一處隱蔽之處的山洞之內。

在山洞里,張鐵幻體神脈發動,全身的骨骼肌肉一陣變幻,就恢復成了張鐵本來的面貌。

恢復本來面貌之后,身上的衣服戰靴都大了好幾號,張鐵又從黑鐵之堡里拿出全套的衣服和戰靴換上,最后再給自己戴上了一個面容普通的“路人甲”的變裝面具……

弄好這些,張鐵剛剛走出山洞,一下子又想起了什么,他摸了摸自己的腦袋,腦袋上還是光禿禿的,非常醒目,他笑了笑,再摸了兩下腦袋,只是眨眼之間,腦袋上的頭發就快速生長了出來,把長出來的頭發快速的收拾成一個板寸,看到全身上下從頭到腳已經沒有破綻,張鐵才離開了山洞。

……

在外面又轉了一圈,兩個小時后,變了一個面貌的張鐵又回到了黑甲戰堡……(未完待續請搜索飄天文學,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