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幻想小說 > 仙途遺禍 > 1855 王城劫起全文閱讀

秋霽的臉色微微僵硬。

  理論上,他確實是沈真人的弟子。但徐徹不是。他能稱徐徹為師兄,只是因為他結丹了,按照修仙界的習俗,除了直系師輩,其他修士都按照修為論交。

  現在這個“徐復”的說法,可是給自己降輩!

  “我師父姓沈,諱固!庇X得怪異歸覺得怪異,秋霽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一邊說,一邊用了一個小法術,“我資質和師父不同,師父其實也沒真認我做弟子!

  “師父果然還活著?師父在哪兒?”徐復看到沈固教導弟子時做演示的慣用小法術,早已經激動起來,連忙追問。

  秋霽的腦袋轉得很快。

  這個“徐復”多半也是修煉了類似的煉神之法的。所以聽到了他的話立刻就知道是在說自己。而這煉神之法修煉得相當隱秘,絕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偏他說起來的態度又很坦然,就讓徐復產生了誤會。

  ——這樣的話,這位的思維和處事方式,和“徐徹”也一樣是很相似的。

  換個不那么清醒的修士,很容易因為他知道了自身的秘密而憤怒。

  現在么……

  沈固的腦袋一轉,下了個大膽的決定,“我師父當然還活著,之前曾說過他準備去紫霞門。后來就沒聽見消息了!

  徐復一下子松了口氣的樣子。

  秋霽默默松了口氣。

  看起來,浮夢大陸的這個紫霞門,雖然高高在上,但行事手段頂多就是強硬,稱不上殘暴。顯然徐復一點也不擔心,找上紫霞門會丟失性命。

  “看來師父能得償所愿了!毙鞆退闪丝跉獾臉幼。

  秋霽的腦袋繼續飛快轉動,推導這些反應背后的訊息——之前坊間并沒有人提到天霞門門主沈夫人的風流事跡。也并不曾提過這“沈夫人”一名的由來。只說徐復是她的弟子。

  現在徐復又直接說沈固是他的師父。

  那么基本可以確定,按照設定,沈固很早就離開了,而且離開的方式,讓人覺得是“不見尸體的死亡”。在那之前,他就算不是天霞門的門主,也是天霞門的重要高層。和蘭靜秋依然是道侶。

  秋霽想著,就不在面上說話,而是面上冷淡,直接傳音,“我進城后已經拜見了沈夫人!

  此外一句話不說。

  可徐復的臉上,已經有了些許的眼神變化,被秋霽看在眼中——如果是那位徐師兄,因為神識著實敏感,又修煉了相關的法門的緣故,自身的情緒其實也容易波動。他能控制自己的想法和行為,但沒那么多心力死死控制住眼神和表情。

  現在這個,連這樣的細節,也“繼承”了呢。

  他好奇的是——沈夫人那邊對沈固的態度和說辭,會不會有變化?如果有改變,是“之前對陌生人有所隱瞞”還是“隨之改變”?

  徐復臉上很快恢復了正常,“師兄我有事要回門派,日后再來拜訪師弟!

  這是個有趣的說法。若是認定了秋霽是沈固的弟子,那么就算是資質不同,也該帶他回天霞門去,或者說,找個法子來試探他話的真假。

  前者單純些,后者城府一些。

  但他偏偏說是“日后拜訪”。

  秋霽注意到他之前的不同,卻只在心底嘆息,見徐復轉身要走,這才問道,“徐師兄前往紫霞門求藝,不知為何匆匆折返?”

  徐復的臉色又變了變,搖頭道,“且不能說!

  說完,似乎生怕秋霽再問什么,掉頭匆匆的走了。

  這彩云坊的目光,一大半就跟著徐復走了。卻也還有一小半,就這么落在了秋霽的身上。一來,秋霽的鳳華氣度,讓人注意到了就難以忽略。二來,則是之前短短幾句話披露的事實。

  只是連徐復的歸來都顯得疑竇重重,倒是還沒有人特意跑上來和秋霽攀談。

  秋霽自然也不耐煩應對這些人——之前消息是打聽得夠夠的了。

  當下就和勉強算是熟人的兩人回到了小院子里。

  神識還在外面捕捉消息,倒是很快就捕捉到了能和推測印證的消息。

  沈固已經消失幾十年了,彩云坊的本地人也多半模糊了記憶。但只要被提起,就還是有人記得的。已經普及開來。

  沈固果然是是去應對“災獸”的時候深入“大裂縫”,因此失蹤的。

  人人都說死了。

  但他是曾經去紫霞門學過“紫氣”這門法術的。

  不會被毒氣侵害。

  要說能夠撿回一條命,也不是沒可能——保不定曾在大裂縫里被封印了幾年,失了記憶?畢竟,就算是不想要自家夫人了,也還有個王城第一派的基業需要執掌呢。

  等到恢復了記憶,卻只剩下了求道之心?

  坊間都已經有人用這個猜想,腦補出一出大戲來了。

  聽了那樣的大戲,倒是又有更多人,把注意力從徐復的身上轉移了開來。

  但是,這樣的趨勢,在差不多半天之后,天將將入夜的時候,又再次改變了,因為有消息從天霞門之中擴散開來。

  ——徐復告訴他的師父沈夫人,他是被紫霞門真人送回!

  他說他在紫霞門的試煉之中,意外看到了將至的劫數,引發了紫霞門真人的重視。說是浮夢大陣在王城區的這一片出了差錯,可能會引發糟糕的變化,紫霞門真人將他送回報信,自己正在城區周邊尋找差錯所在!

  這消息是真的么?

  浮夢大陣當真出了差錯,還是在王城區附近?

  這個消息,可比數十年前的恩怨情仇轟動多了。

  也很快就有人提出了旁證——

  徐復回來的速度可太快了。

  紫霞門雖然距離王城不算太遠,可這么快就回來,如果單靠徐復自己的力量,只怕是得不到聚氣坊就中途折返。

  因他還沒有學到“紫氣”,在城區之間的荒野,紫霞門與王城區之間的荒野,都沒有辦法驅動靈器趕路,因為得不到補給。

  紫霞門那邊,和王城區之間,也并沒有傳送陣。

  要說是紫霞門真人送回來的,還多兩分可信度。

  而不管彩云坊的人是如何將信將疑的擴散著消息,秋霽坐在院落中聽到這個消息,卻是全沒形象的嘆了口氣。

  “這有什么不對?”烏溯卻沒聽出問題來。

  秋霽端起客棧那普通的茶喝了口,眉宇間有幾分郁色,“還真不知道是好消息,或者壞消息!

  “怎么講?”

  秋霽猶豫了片刻,還是開口了,“我那位師娘,也就是‘沈夫人’,是個,道心相對純粹之人。金丹之前努力修煉,歷練也是門中安排。金丹之后正式與師父結成道侶,在丹藥相助之下誕育了師妹沈櫻。雖說有丹藥相助,也難免有所損傷。接下來自然就是恢復自身。門派中事,莫說無心,就是有心……與慕氏之間的關系愈發惡化之下,也不能讓她從無到有的練手!

  別說身為儒修的烏溯了。

  就連桓綜茗都聽出了秋霽不愿意明說的東西。

  ——這位沈夫人,想來在沈氏的時候,完全沒有展露過想要執掌門派事宜的心思。

  也沒有這樣的經驗。

  但他們之前見到的沈夫人,可是這座王城的實權派之一。完全不像有什么不樂意的樣子。

  “好消息是,可以確認了,他們并沒有在這里真正的生活上幾十年?”烏溯嗤笑。

  如果真正經歷了那么長的時間。

  要么沈夫人治理門派的能力該有上漲。

  要么徐復就應該摸透了師父的能力,會尋找更隱秘的方式來“傳信”。

  他不可能是一開始就想要讓消息從天霞門中輕易流出的。

  “壞消息是,他們的記憶,看來會受到外力的操……影響!睘跛堇^續道。

  秋霽神情復雜的點了點頭。

  撇開那些許違和之處,這個王城,王城中的民眾、修士,都顯得太過真實。在神識之中也沒有氣息上的違和感。

  如此真實的環境,記憶卻受到影響。

  這就太可怕了。

  “聽傳出來的消息……”烏溯摸著下巴道,“他發現‘劫數’在我們……之后,沒多久。從我們幾個的情況看來,我不得不懷疑……”

  “有關!币话悴豢月暤幕妇C茗接口。

  臉色依然還算不差。

  烏溯看向他。

  桓綜茗伸出手指,往周邊劃了一圈,又對著秋霽和烏溯指點了下。再指點了下傳說之中紫霞門的方向。

  烏溯教導他也算是有段時間了。

  當下明白了他的意思,“如果是針對我們的布局,我們已經入局了。如果是之前猜測的封印問題……我們也已經入場了。且多半不會再有后來者!

  所以,怎么都該有事發生了。

  打破浮夢大陸的平靜。

  很快又有消息傳來,徐復已經被連夜招進了王宮。同時,已經有不少彩云坊的修士,不顧天色問題,連夜出了城。

  說起災劫,就是大裂縫,災獸。

  還有一個傳說中的紫霞門真人。

  對“浮夢大陸”的所有修士來說,那都是機緣所在。

  秋霽本來倒是不急。

  但他的感知沒有受到太大影響,又始終關注著天霞門的方向。當沈櫻也“偷偷”離開天霞門,準備出城的時候,秋霽到底還是坐不住了。

  盡管沈氏稱不上是他實質上的師長——他更多靠傳承——但他對沈氏還是十分感激的。

  沈櫻又是目前沈氏唯一的血脈。

  她的資質其實還很不差。

  經過那么多事,他還當她成長不少。誰知道,這次到所謂的“浮夢大陸”來,倒是恢復了最開始的天真驕傲。

  “我得去看看!鼻镬V宣告。

  桓綜茗本想來說什么,但到底沒說——他的感覺是沒問題的,但秋霽未必信。就是他,也不能肯定的說,在這浮夢大陸,死亡的界限到底是什么。

  他有些茫然的看了看烏溯。

  烏溯糾結了下。

  “要么我們一起去?”烏溯這話不是和秋霽說的,而是和桓綜茗說的。烏溯當然很明白桓綜茗能力的意義。這是個寶貝,需要保護。但是,他這輩子也都沒碰過這樣的,之前只存在于史書中的冒險!

  桓綜茗無語的看了看烏溯——拜托,沈櫻那些人,在這里,死了也不是真死。但我們幾個,死了那就是真死!

  他還是點了點頭。

  一個人。

  在大劫將至的情況下,他對自己的未來一點也不樂觀。

  秋霽當然也沒意見,三個人于是就又結伴。

  在烏溯的詩詞掩護下,悄咪咪的離開了客棧。然后又離開了王城在彩云坊這邊,半夜也不關閉的城門。

  沈櫻倒不是一個人。

  她還帶了三個所謂的“天霞門弟子”,只是秋霽一個也不認識罷了。他們離開了王城,很快就坐著一張長綾狀的靈器飛走了。

  只要不僅如此荒野,還是有微薄靈氣的。

  而到了這樣的地方,人煙稀少,秋霽和烏溯的感知自然也跟著擴大了不少。也不需要擺明了跟蹤,神識鎖定之下,就不容易跟丟。

  他們其實也是想要找“紫霞門真人”的。

  只是,還沒等他們感應到“紫霞門真人”的存在,某個地方,就先有一聲慘叫劃破了夜空!

  斗毆還是其他?

  秋霽敢肯定,聽到這聲動靜的,出來“夜巡”的修士,都會往那邊靠攏。

  果不其然,距離那聲慘叫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就已經有三四件飛行靈器,進入視野之內了。包括沈櫻的長綾在內。

  只是沒人來得及敘舊或者其他。

  一聲慘叫過后,很快就有慘叫聲接二連三?雌饋,這番變故,還是來勢洶洶。

  于是,不少照明之類的法術也扔向了天空。

  這里沒有照明珠,照明法術倒是十分不缺。

  一大片的地方被照得亮堂堂之后,隨大流的秋霽三人也就跟著看到了慘叫的制造者。

  那是由稻桿之類的東西扭結成的身軀,若非組成身體的稻桿還綠油油,一看就汁水豐滿,那形象……

  “好兇殘的稻草人!”烏溯不是戰斗派,看著那倏忽長短,如利劍般刺向天空的“稻穗”,發出由衷感慨。

  “不是!鼻镬V一臉懵,“你們之前聽說的‘災獸’,有長這個模樣的嗎?”

  “都說是‘獸’了!睘跛莺敛华q疑的回答——別說得你好像自己沒打聽一樣。

  “所以?”秋霽很郁悶——為什么和他們植物系過不去?

  之前就沒聽說過有“植物”類的災劫好嗎?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