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仙俠武俠 > 仙界贏家 > 第3055章 正心之吼
    穿過通道,無遮界展露在眼前。

    和飛鴻界差不多,幾乎所有建筑都是圓柱形的,外層裹著厚厚的一層玄鎢泥。

    玄鎢泥是獬豸國獨有的材料,無關等階,看似稀松軟弱,但卻能有效的抵擋仙力、五行等幾種法則之力,當然,這種材料絕不會外流到其他界,即便是周舒,也沒可能從謝老那里得到一點。

    建筑間有不少獬豸族人在忙碌,和飛鴻界不同,那里的人大多數都是真實之影,而這邊大多數是本體。

    的確是獬豸國的重中之重。

    進了大殿,幾人走了過來。

    三個人,相貌都很相近,一個是周舒見過的護國大將,謝寧,曾經運送過資源到云卷界,和周舒算不上有很好的交情,但也還不錯,另外兩人周舒不認識,想來一人應是輔國大將謝正,另一人不知是誰,但實力也絕不弱。

    中間那人眼神如潭的看著周舒,面無表情的道,“這位就是周城主罷,老夫謝正。”

    “晚輩正是周舒,見過輔國。”

    周舒舉手行禮,不卑不亢。

    輔國不愧是輔國,實力的確高出謝迅不止一籌,按照修行者的標準來看,謝迅大約是天極榜七百左右的混元金仙強者,而輔國謝正已經跨過了混元這個階段,能和準圣匹敵了。

    也難怪謝迅一直感覺有壓力。

    不過周舒沒什么壓力,身具道爐的創道者,在心境上,足可和任何人平起平坐。

    “周舒!”

    謝正忽然一吼。

    周舒心神驀然一震,像是有無數把大錘一起砸了過來。

    失神只是一瞬,雖然道爐不在魂影身上,但道心仍在,瞬間他就穩定了心神,“不知輔國有何見教?”

    盯著周舒,謝正眼中閃過一絲詫異,好一會才道,“老夫一直聽鎮國提起你,說你如何如何厲害,如何如何值得獬豸國付出,可老夫現在看到卻有種名不副實的感覺。”

    周舒很平靜,甚而還帶著一絲笑容,“輔國為何這么說?”

    謝正面如平湖,“你一個修行者,不好好修行仙道,卻從我們獬豸族這里偷學真實之影,學就學了,卻還少了只臂膀,是偷學得不好,還是故意污蔑我獬豸族?而且你身為獬豸國盟友,既來獬豸國,難道不應該用本體么?周城主,如此作為,不尊重獬豸國,讓老夫也很是失望。”

    “啊?”

    周舒沒動靜,謝勝卻愣了下,“啊,這是真實之影?”

    他是完全沒看出來,驚訝過后,臉上也帶了些怒容,“周城主,你什么意思?來見我們獬豸國的幾位大將,卻只用個殘缺的影子來,而且,你的真實之影是怎么來的?難道你……”

    “謝勝,讓你說話了么?”

    謝正瞥了他一眼,謝勝連忙停住了。

    周舒則一臉平靜,緩聲道,“原來輔國是為此事指責晚輩,讓晚輩頗感意外。”

    謝正面色不變,“老夫不該指責你么?”

    周舒點點頭,“晚輩覺得不該。”

    謝迅都感覺不對了,臉色微變,“輔國,此事是我的責任,是我讓他過來的。”

    謝正只看著周舒,余人理也不理,“你說為何不該指責?”

    “先說影子罷,這是晚輩的魂影,并非真實之影,看起來和真實之影有些類似,但本質完全不同,第二,我用魂影來拜訪無遮界,是早就決定了的事情,而輔國到無遮界來見我,卻是臨時安排的,晚輩是現在才知道輔國在此,便是想改也來不及了。”

    周舒看了謝正一眼,淡淡的笑,“原因很簡單也很明了,晚輩不相信輔國你會不知道不了解,既然輔國都清楚,為何還要用這點來指責晚輩?”

    謝正依然面無表情,“你說為何?”

    周舒似有所思,“晚輩聽聞,獬豸族除去破法之角和真實之眼外,還有一種特殊的天賦,名為正心之吼,那是獬豸辨曲直,定忠奸的重要原因,不過在獬豸族化形建國之后,因為那種特殊天賦并不能幫獬豸族提升實力,所以修習正心之吼的獬豸族極少,如今幾乎絕跡,想不到輔國卻修煉了。”

    謝正的臉色終于變了,凝視著周舒,緩緩點頭,“你的確不錯。”

    周舒說得很對,適才見面那一聲吼,就是他在試探周舒,施以正心之術。

    他是明知道周舒是魂影,才特意過來試探的。

    按照正常情況來說,影子的神魂有限,心神絕不會比本體穩固,這正是測試周舒的絕好時機,只用一吼就能完全打亂心神,讓周舒徹底混亂,此后不管他說什么,周舒都會不自覺的暴露出內心的真實想法,那時就可以看看,到底適不適合做獬豸國的盟友。

    若是適合,自然可以見面談下去,如果不適合,那也沒有以后了。

    但沒想到即便周舒只是一個影子,心神也是堅固無比,根本無法打亂,吼是吼了,卻是白費心思,而后面那些話,基本上都是為了湊數才說出來的,算是種無力的試探罷。

    雖然還是不知道周舒的真實想法,但他對周舒卻高看了許多。

    能抵擋住正心之吼的,他是第一次見到,而了解獬豸族到這個程度的修行者,也是絕無僅有。

    這樣的人,應該值得獬豸國下注了。

    周舒笑了笑,“晚輩一直當獬豸國是盟友,希望輔國也這樣看待晚輩,還有仙舒城。”

    “如果不是這樣看待你,老夫就不會過來。”

    謝正神色坦然,“仙舒城現在是獬豸國和魔界的門戶,也是將來獬豸國進入仙界的窗口,能在魔界仙界爭取你之前得到你的結盟,對獬豸國來說很必要也很重要,若非鎮國他一直堅持自己來處理,老夫早就該過來了。”

    周舒肅然行禮,“多謝輔國認可。”

    看著周舒行禮,謝正終是露出一絲笑容。

    謝迅突然明白了什么,心里一下輕松,也有些慚愧。

    謝正帶給自己的壓力,都是自己考慮太多了,總覺得輔國是在反對自己,一直阻止其他人參與,把所有事情都背在身上,自找了許多麻煩。

    而謝勝,他甚至都不知道正心之吼是什么,如果不是周舒說出來,他還以為謝正那一聲吼就和平常練功時聽到的一樣……想到這里,他莫名有些驚懼,原來自己的父親,一直都在測試自己,正自己的心?

    還好自己沒做什么錯事。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