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玄幻小說 > 少年逆襲傳奇 > 201 118、切成麻將牌全文閱讀

118、切成麻將牌

(酒是穿腸毒藥,色是刮骨鋼刀, 財是惹禍根苗,氣是無煙火炮!網站平臺強推中,朋友們幫我繼續轉發,謝謝。

“再說,現在我們不小了,起碼已經是半大孩子,應該知道為自己所說的話,所做的事,負責任!

“這件事情,我決定了,大伯,小姑,不是我不尊重你們長輩,這個時候,我認為,我更應該尊重的是,良心!”

程雨一口氣說完,又轉向余雪家,“放心,余老板,答應的事,我程雨,一諾千金,絕不后悔!”

“你看這事弄的!”本欲作罷的余雪家,兩手一攤,很是無奈,心里卻如同吃下了定心丸。

“程雨,小姑準備轉行做瓷器和古董,正打算收藏幾件鎮店的寶貝,你都賣給他了,我們咋辦呀!”宋計詩急得跺腳,把自己的打算說了出來。

“是呀,程雨,你和天嬌也該幫幫小姑!”宋計坤也幫著妹妹說話。

他們兄妹,并不生氣程雨所說的那番話,甚至還更加欣賞程雨,誠信對一個人來說,太重要了。

“小姑,這事好辦呀,你需要的話,直接從師姐那里拿不就行了!敝佬」檬菫檫@事著急,程雨頓時樂了。

“你這意思,天嬌手里還有幾件?”宋計坤和宋計詩同時不淡定了,幾乎異口同聲,問出同一個問題。

“小姑,你需要多少,你給個數,我師姐那里,應該沒問題!”弄清楚小姑和大伯所擔心的,程雨嘴角現出一抹上翹弧度,也松了一口氣。

余雪家一家則是一臉疑惑,特別是余露,這宋天嬌得有多牛呀,不知道這被自己罵作土妞的,有多大的身家資產,怪不得隨意就取出一件送人。

“那我可說個數,你跟天嬌得給我!”宋計詩心中充滿不確定,話都說到這份上了,看來還是要說個數字出來,才算徹底有個著落。

不過,這個數該說多少,自己心里也很是沒底,起碼得比那個余先生多吧,我好歹也是親小姑呀!說少了,很沒面子的。

萬一說多了,孩子沒有那么多,拿不出來,豈不是傷了孩子們自尊。

宋計詩看向大哥,那神情,是在征詢意見。

宋計坤也很為難,因為,他比小妹考慮的還要周全,此時,他想到了二弟宋計哲,萬一小妹把握不住,說出個數來,把天嬌手里的寶貝,全要走了,回頭計哲知道,大伯和小姑合伙,騙侄女的寶貝,老臉往哪放。

“你看我干啥,你自己的事,自己拿主意!”

“小姑,你就說個數,這有什么難的,我和師姐也不是外人,你別客氣!

宋計詩咬咬牙,像是下定了決心。

“我要四件!”宋計詩權衡再三,終于給出一個數字來。

她也想過,侄女已經答應出去四件,就算再多,還能多過十件嗎,好歹也得給她留兩件,這種寶貝,可遇不可求,就算盜了哪個皇帝的墓,也不可能一下子搞到十件寶貝。

“噗哧--”程雨憋不住笑了出來,接下來,就捂住肚子,笑彎了腰。

“我說計詩,小妹呀,我還擔心你獅子大開口,覺得你不可能這么狠,沒想到,你還真夠狠的,要個一件兩件就行了,回頭,你二哥知道了,不得埋怨你我!彼斡嬂ぢ裨怪妹,看

見程雨還在笑。

“你看,人家程雨都笑你這個姑姑,太貪,那一件就一個億,你以為天嬌是盜了皇帝墓了,能一下子給你拿出四件寶貝來!庇洲D向程雨,“程雨,別笑你小姑了,她也不懂事,都是孩子性格,回去告訴天嬌,能給你小姑一兩件,就可以了!

“程雨,小姑要多了?那就算了,全當小姑沒說,如果有的話,給我一件,我在國外開個店,作為鎮店之寶!彼斡嬙娨姶蟾鐖笤,也有些后悔,急忙改口。

“不多,小姑!”程雨控制了一下情緒,不讓自己想可笑的事情,臉上鄭重起來,“這樣,小姑,既然是開店,回頭我跟師姐給您準備四十件,您用就行了!

“什么,四十件!難道,我要少了?”幾個人都不能再淡定下去了,特別是宋計詩,還反問自己一句。

“小姑!又嫌少了?這樣,四百件,不能再多了,再多就不是寶貝,不值錢了!闭f完,程雨哈哈大笑起來。

宋計詩當即反應過來,伸手要拍程雨腦袋,“耍小姑呢,是不是,我要你使壞!”程雨閃身躲過去,扭頭就跑。

“沒耍你,小姑,真的是四百件!”

宋計坤也反應過來,笑著罵道,“臭小子,肯定是隨便哪家瓷器店,給你買四百個碗,送家去,哈哈哈哈!”

余露一家也笑起來,“程雨,你就胡吹吧,這下有人治你了!”

“宋女士,我還是相信程先生的,既然,他能轉我兩件寶貝,這石頭,我就不要了!”余雪家誠懇的做出讓步。

在大家看來,瓷器的事,只是一場鬧劇,又把重點轉到原石上來。

“不,不,一碼歸一碼,這石頭是我做主,你們大家幫我買的,人人有份!彼斡嬙娛执蠖,當場選出兩塊石頭,成色還不錯,挑出來放到一邊,算是余雪家的。

余雪家自然不能白拿,按原價轉了帳。

“切吧?”余雪家對原石并不了解,即然買到手,就想直接切開,盡快獲利了結,同時,也比較急切要看看里面到底如何。

“你的東西,你作主,正好,我們也看看熱鬧!”宋計詩和宋計坤并沒有反對。

切割機刺耳的鳴叫聲第二次響了起來。

“走,去看看,又切了!”正在挑石頭的,三三兩兩圍過來。

牛大師也過來了,有工作人員,用小拖車拉著他剛剛花三百萬成交的石頭。

“牛大師這塊石頭真好,你看那條蟒帶,不愧是大師,挑石頭也是高手,出手不凡呀!”

旁邊閑著的切割師傅湊上前來,“牛大師,怎么切?”

“先把這條蟒切了,看看綠進去多少?”牛大師非常有專業水準。

這臺機器也磁磁響起來。

兩臺機器如同較勁一般,一個剛停下,那個又叫起來,要么就是兩個一起轟鳴尖叫。

即使這樣吵的環境,依舊擋不住看熱鬧的熱情。

“你猜這兩塊石頭,哪個會出綠?”

“你問的就是廢話,你就是一頭豬,用腳后跟想一想,也能得出正確答案,肯定是牛大師這塊!

“TM說誰是豬,你說這話咋這損呢!憑什么牛大師,就能綠?他老婆長得漂亮嗎?”

“憑什么,告訴你,讓你長點知識,第一,牛大師是

大師,那個余老板,你認識嗎?第二,牛大師這個三百萬買的,三十公斤,那一塊不到十公斤;第三,牛大師這塊有蟒有色,那一塊什么都沒有,太普通!

“你說這話,我就不愛聽,有句話說的好,人不可貌相,你懂不懂,不能以貌取人,我敢跟你打賭,我賭余老板那塊出綠,你敢不敢賭?”

“有什么不敢的,相信大師,難道還會有錯嗎?你說賭什么吧?”

“賭什么,賭石頭,輸了的給贏的出錢買一塊石頭!

“買一塊算個屁,買就買十塊!

“行,十塊就十塊,老子不怕你,余老板運氣也不會差,人家上午,一件唐三彩,賣一個億!”

兩個這邊吵吵鬧鬧,倒也熱鬧。

“快看,出綠了!陽綠,還是冰種!庇嘌┘夷菈K石頭,已經被切開了,直接中間一刀。

看上去,整塊翡翠給人一種清涼之美,顏色偏淡,透過半透明的濃霧,飄著大片大片地綠色冰花。

“余先生切出冰種陽綠飄花翡翠一塊,恭喜余先生!

“你輸了,走吧,跟我挑石頭去,十塊,不能賴!”

“誰說我輸了,牛大師的這塊還沒切開呢!”這位底氣明顯不那么足了,不管輸不輸,起碼是贏不了別人了。

“垮了!”切石頭的師傅喪氣地說道,切口處白茫茫一片,哪有一絲綠色進去?

“不可能,再給我中間切一刀!”牛大師臉色有點難看,依舊不愿放棄。

“牛大師,再切,是要加錢的!”以切割師傅自己的經驗,這種石頭肯定是垮了,切成渣也沒用,眼見得賞錢是拿不上了,也不能白費力氣,做義務勞動吧。

“哪那么多廢話,讓你切就切,還能少你錢咋地!迸4髱熤苯优。

“好,好,我切,這種石頭,再切也是石頭!”

眾目睽睽,在牛大師的瘋狂指揮下,一塊三十公斤的石頭,被切成了麻將牌。

“這次你承認輸了吧!”

“那不是還在切嗎,我跟牛大師一樣執著,就是不信不出綠,哪怕出個綠豆呢,我就沒輸!”

“你TM就是輸不起,這一點,你跟牛大師一樣!什么TM的牛大師!”

“我怎么輸不起了,沒切完,就是沒切完!”

“你沒看見,都切成麻將牌了!”

“只要牛大師還在切,我就不認輸!”

“那好,我讓牛大師停嘍,看你小子還有什么話說!边@位還真的向牛大師喊道,“牛大師,別切了,你這塊石頭還真不錯,我剛才算了一下,地上得有一千多塊麻將牌,你出個價,我收了,回去做十副麻將,老牛/B了!”

“唉!算了,別切了,聽這聲音就頭疼!”牛畢就是覺得這張老臉沒處放,才死活硬撐著要切。

“牛大師,我切了一千多刀,您把這手工費結了吧,零頭不算,一百一刀,算您十萬吧!”

“十萬!你唬誰呢,哪有切個石頭,收十萬塊錢的,找你們老板過來!”

“大師,您消消氣,確實,如你所說,切石頭沒有收十萬塊錢的,一般就收幾百,關鍵是也沒您這么切的,好嘛,一塊石頭,一千多刀,你以為我剁肉餡兒呢!”

(辛苦碼字,下午14.00還有一章)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