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玄幻小說 > 龍零 > 第一千八百五十七章 聽故事Ⅱ全文閱讀

這么一說,眾人議論起來。

  “對呀!要是舊疾病逝,那死之前應該對新團的繼認人選做出安排吧?”

  “可我聽說,龍之國度的團長任選是由他們的長老會決議的!

  “不對,我記得是由前任團長提名,再由長老會投票表決來確實新任團長!

  “不不不,你說的是鑲嵌在黑夜里的夜明珠,他們的繼任者才是這樣產生的。龍之國度不是這樣!

  “哦,是嗎?那是我記錯了。呵呵……”

  聊天的人再次熱鬧了,冰稚邪繼續安安靜靜在旁邊聽。

  有人感嘆道:“唉,真羨慕那些傭兵中的強者啊,有的年紀輕輕就已經是A級傭兵,S級傭兵了,他們一個月能賺到幾千幾萬金幣的賞金,而我呢,上個月才掙到17金幣,生活過的緊巴巴的,吃飯的錢都不夠。為什么差距這么大呀~!”

  一個人開始暢想的時候,其他人總是會跟著起哄。

  一紅衣服的人揶揄道:“你的想像太保守了,幾千上萬的金幣就把你羨慕了?一般的高手我才不要當,要做就做最頂級的強者,雪龍·納菲斯、魔像大師·伊凡、冰帝·冰稚邪,不管是誰都好,要是有他們那樣的實力,年輕又帥氣,一定會成為萬眾景仰的人,到時候……嘿嘿,嘿嘿嘿嘿嘿……”

  “你嘿嘿個毛啊,看你一臉淫笑,就知道你沒想好東西!丙悂啙M是不快:“你說你像誰都可以,就是不能說納菲斯,他是我偶爾,不許你玷污他!”

  旁邊有人笑道:“還帥呢,你說的那幾個搞不好是丑八怪呢?”他感受到麗亞眼中瞪出的殺氣,立刻改口說:“呃,納菲斯肯定是很帥氣,另兩個就說不定了!

  穿格子衣服的人信誓旦旦道:“我知道,伊凡是個瘸子,還是個娘娘腔。那個冰稚邪長得又黑又瘦,滿臉都是雀斑。他們實在不是什么年輕帥氣的男人!

  “你怎么知道的?怎么跟我聽說的不一樣?”紅衣服的納悶了。

  麗亞道:“伊凡我不清楚,冰帝·冰稚邪前兩年我聽說了不少他的事。他還被通緝過,都說他是個蠻帥氣的小伙啊!

  格子衣男子不快了:“切切切,在你眼里誰都是帥哥。哼,反正我聽說的跟你不一樣。再說你們想,人帥氣,實力又強,名動一時。怎么可能所有的好事都落到他們身上了?多半是別人夸大了吹牛!

  “噫~!”其他人搖頭指著他嘲笑道:“你是嫉妒,**裸的嫉妒啊!

  穿格子衣的男子羞得臉又紅又臊,嘴硬道:“我才不是嫉妒,反正我聽別人都是這么說!”

  這時那名穿黑衣服的冷俏男子又說話了:“這位朋友的描述,我也聽其他人說起過。而且我以前遇見過和伊凡交過手的人,據那個人描述伊凡很陰狠,表面上一融紳士派頭,實際上私下做了很多黑心的壞事。至于那位冰稚邪,我見過他……”

  正在吃肉卷的冰稚邪聽見有人說見過自己,忙仔細打量起這個人,可想了半天,實在想不起自己什么時候見過他。

  一旁穿格子衣男人一聽有人站在他這邊說話,立刻來勁了:“聽聽聽,有人親眼見過了。這位兄弟,我剛才就覺得你的氣質非同一般,肯定是見過世面的人。這個冰稚邪是個什么人?是不是和我說的一樣又黑又丑!

  冷俏男子又喝了口茶,說:“他那時候確實比較黑,還少了一顆門口,是因為在圣比克亞王都觸怒了權貴,被人打掉的。至于他的為人,呵……”他蔑笑道:“用那些權貴的話說,實在是一個卑劣、狡詐的膽小鬼!

  格子衣男子一臉高興對紅衣男子道:“聽見沒有,所謂的7S傭兵團的人,也只不過是因為運氣好出了名的狡詐之徒!

  冰稚邪輕輕一笑,搖頭繼續吃自己的東西。

  紅衣服的男子郁悶不已:“真沒想到,那個冰帝是這樣的人。那時候我聽說他一個人被圣比克亞請來的許多高手追殺,還為他忿忿不平呢。覺得他雖然年輕氣盛,但是一個英勇,敢對抗強權的英雄,一度還蠻祟拜他的呢。他怎么可能是這樣的人?”

  麗亞蹙眉不悅道:“喂,西萊斯特·冰稚邪都死了,你們在背后說死人的壞話,抵毀人家不太好吧?”

  冷俏男子優雅而平淡的注視著她說:“麗亞女士,我沒有抵毀他,我只是在陳述事實!

  格子衣男子附和道:“對呀,陳述事實怎么能叫抵毀另人呢?事實就是真實發生的,客觀存在的結論!”

  麗亞不服氣的對冷俏男子說:“可你說的這些事實,都只是你在描述別人說過的話。我沒聽到你說過哪些你親眼見到的事實!

  “哎,麗亞。他在說冰稚邪,你這么著急干什么?你的偶像不是納菲斯嗎?難道你對比你小的也有興趣?別忘了你是結過婚的人啊,還是二婚!备褡右履泄室饴冻鲆荒槈膲牡谋砬,引著別人往別的方面想。

  麗亞登時怒了:“你胡說八道什么?再說一句,我撕爛你的嘴!”

  “嗯哼~!”冷俏男子適時的清了一下嗓子,打斷麗亞接著說:“我說了,我在圣比克亞見過他。那時候我在斷罪親王官邸,是受親王邀請的貴賓。噢,斷罪親王就是圣比克亞現在的國王。有一天,親王和我兩人在討論魔法與國家治理之間的關聯,有下人通報說有個小官員帶著一位叫西萊斯特·冰稚邪求見親王了。親王和我談得興趣正濃,因此很不高興,打算讓下人把他趕走。是我勸親王,說這位西萊斯特·冰稚邪是的帝之傭兵團的冰帝,值得一見,親王才同意見一面。沒想到這個冰稚邪一見到親王就說了一大多肉麻諂媚的話,然后跪在地上向親王表忠心求官職。斷罪親王當時身為首相,閱人無數,雖然知道這是個有實力的人才,但實在看不上這人的品德,就讓他走了。沒想到這個冰稚邪得不到親王的重視,心生怨恨,開始到處說親王的壞話。親王不想和這種人計較,但下面的官員看不慣啊,便找了治安官和幾個高手教訓了他一頓,把他關進了監獄!

  “關進監獄,那后來呢?”大家聽得認真,期待他繼續講下去。

  冷俏男子接著又道:“后來我聽說他出獄了老實了一段時間,結果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受到了當時的圣比克亞國王拉達特的重用。從那以后國王拉達特就和他的叔叔斷罪親王關系鬧得特別僵,這當中他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傊詈笫虑檠葑兊貌豢墒帐,釀成了政變的慘劇。這也是斷罪親王上臺后,為什么非要除掉西萊斯特·冰稚邪的原因!闭f完他搖頭感慨:“唉。說起來,這些悲劇和我也有關,要不是我當時一時好心,勸斷罪親王見了他一面,也許就不會有后面發生的事,圣比克亞不會兩次政變,西萊斯特也就不會死了!彼似鸩璞,悲傷的嘆息了一聲。

  “原來是這樣啊!

  “我總算知道這件事的秘辛了!备褡右履凶邮峙d奮,勸冷俏男子道:“兄弟,這不是你的錯啊。只怪西萊斯特·冰稚邪卑鄙狹隘、自不量力,平白無故害死了好多無辜人,更害得圣比克亞皇室叔倒反目成仇,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眾人都開始厭惡起冰稚邪的為人,但還是有人對此懷疑。麗亞疑問道:“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嗎?為什么和我們之前聽到的幾個版本完全不一樣呢?”

  冷俏男子嘆道:“真相總是讓人難以接受,編故事的人總是喜歡把受害者塑造成悲情英雄?涩F實是殘酷的,這些都是我的親身經歷。我知道有些人可能不相信我,對我說的有所懷疑。我本來不想證明什么,冰稚邪跟我僅僅只見過一面,我和他之間沒有任何私人仇怨。但是事實就是事實,真相就是真相,我不希望你們被虛假的謊言欺騙!彼麖膽牙锶〕鲆粋金絲描邊的漆黑圓管,從管中取出一張系著紅色繩結的紙卷拿在手中:“這,是斷罪親王,也就是現在的圣比克亞國王繼位時簽給我的任命書!迸赃呌袀侍叢雙手捧接過來,打開給眾人開。

  冷俏男子又推開眾人,走向村外的開闊地:“你們讓開!闭f著他祭起魔法,背后光環一層比一層大,一連四輪光環形成一個巨大的環輪照映在眾人面前。

  眾傭兵,包括其他逃難來的難民一個個瞠目結舌,嚇得心臟撲騰撲騰的跳。四輪光環!能毫不費力展開四輪光環的人,至少是個大法師,或者是個魔法極為熟練的高級法師。

  哪知一個四輪光環不止,又復疊出另一個四輪光環,兩個四環的魔**同時操控,結成兩種截然不同,卻同樣華麗無比的魔法在天空中交織綻放,驚惹得附近牲畜一陣不安。

  “這……這太厲害了吧!這種程度的實力!……真……真是驚人!”

  冷俏男子輕吐一口濁氣,回頭一臉風輕云淡的對眾人道:“這就是我的實力,我有這個實力!

  大家明白他說‘我有這個實力’的意思,意思是說他的實力很強,不需要、也沒必要去抵毀說別人的壞話。

  ……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