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玄幻魔法 > 七界武神 > 第694章 風波
    北冥城的廣場上,圍觀的人越來越對,幾乎整個城的人都趕來了,男女老少全都擠在一起,抬頭看向那塊巨大的武道圣碑。

    ‘魔尊’兩個字,如同一個太陽一般,散著熾烈的金光,久久不散,照亮了整個天空,將周圍的名字壓制的黯然失色。

    人們知道,這是因為‘魔尊’才剛剛留下名字,所以還保持了一分異象,估計要等到一個月后,這個金光才慢慢暗淡下來。

    此刻,站在武道圣碑前面的一排人,都怔怔地看著‘魔尊’兩個字,心中無法平靜,身子都在微微顫抖,這實在太震撼了。

    “魔尊……魔尊……這定是假名,此人不想暴露身份,到底是誰?”

    “真沒想到,在我們武皇境界當中,竟然有人達到了與上古、遠古時代天才媲美的程度。”

    “不知道是哪一個準圣地的子弟,竟然出了這樣一個了不得的人物,將來最差也能成為武圣啊!”

    ……

    眾人震撼不已,一個個交頭接耳,彼此議論著自己所知道的天才之人,但他們把所有已知的天才都想了一遍,還是想不到此人到底是誰。

    “大家不用猜了,此人用魔尊為名,顯然是不想被人所知,我敢肯定他平常行事很低調,并不是我們所猜的那些有名的天才。”

    有人這樣說道,不少人點頭附和。

    的確,像名列武道圣碑這種莫大的榮譽,可以名留青史,名傳萬古,卻依然放棄,選擇用假名,這樣的人,肯定是極為低調之人。

    “真是遺憾啊,早知道有這樣的蓋世天才,打死我也不會走。”不少人感到非常遺憾。

    倒是有幾個最后離開武道圣碑的人,卻傳出了這樣一個消息,他們當時看到圣碑前站著一個戴面具的人。

    與此同時,最新趕來圣碑的人,也隱隱想到之前他們來的路上,看到了一個戴面具的青年離去。

    當時他們還覺得奇怪,生那么大的事情,此人竟然不進反退,現在想來,卻是后悔不已,那人定然就是魔尊了。

    不談這些遺憾、嘆氣的人,此刻在人群中,一個手中拿著許多面具的老者,正目瞪口呆地看著武道圣碑上那兩個散著熾烈金光的字,心中徹底被震撼了。

    “名字……嗯,晚輩就叫魔尊吧,這天下,除了魔祖之外,魔道之中,以我為尊……”恍惚間,一個自信的聲音,在他的腦海中回響。

    賣面具的老人滿臉震驚,聲音顫顫道:“是他,肯定是他,帶著面具,以魔尊為名,那小子……那小子竟然真的有稱尊封魔禁地的實力。”

    記得當時葉天告訴他名字時,他還不屑一顧,覺得葉天太狂妄了,但此時看到這塊武道圣碑上的兩個字,他就再也沒有那種想法了。

    人家能夠名列武道圣碑,與上古、遠古時代的天才媲美,這樣的天才,再怎么狂妄也是理所應當。

    “嘿嘿,那小子雖然低調,不過我卻記得他的樣子。”賣面具的老人聽著周圍人的猜測,暗自得意。

    不過他卻并沒有暴露葉天的樣貌,因為他不想得罪這樣的天才,但是這卻給了他一個大賺一筆的機會。

    因為有人看到魔尊帶著面具,這引得許多青年俊杰好奇不已,難道這面具有什么奇異之處,連魔尊那樣的天才都被吸引了嗎。

    于是,不少人將他圍了起來,一邊購買面具,一邊打聽魔尊的容貌,就連北冥驚云得知這個信息,也趕過來了。

    “嗯?無良老人,你怎么進入封魔禁地的?我好像不記得你有得到過我們北冥世家的認可,你……你竟敢擅自進入封魔禁地。”北冥驚云一看到賣面具老人的相貌,頓時驚怒交加,連打聽魔尊的事情都暫且拋在一邊了。

    而周圍的眾人,一聽到此人竟然是鼎鼎大名的無良老人,頓時一片嘩然。

    “他竟然是無良老人!”

    “傳言有位老前輩,仗著實力強大,經常偷看那些圣地仙女洗澡,被稱作無良老人,沒想到竟然是此人。”

    “難怪他賣面具……”

    眾人頓時對著無良老人指指點點。

    無良老人沒想到暴露身份,頓時滿臉尷尬,訕訕地對北冥驚云說道:“驚云少爺,你不想知道那魔尊的身份嗎?”

    北冥驚云聞言頓時眼睛一凝,冷聲道:“哼,今天我就當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你快把魔尊的身份告訴我,他到底是哪個圣地的天才?”

    “額……這老夫也不知道。”無良老人苦笑道。

    “你敢耍我!”北冥驚云眼睛一瞇,寒聲道:“你雖然實力強大,但這里可是我們北冥世家的地盤,就算你是武尊也別想輕松走掉。”

    無良老人連忙擺手,解釋道:“今天在老夫這里買面具的人有不少,我一時間也想不起來,只是隱隱約約記得一個背影……好像是一身紫色,對,他穿的衣服全是紫色,這點老夫印象很深。”

    因為隱藏身份,葉天在進入封魔禁地的時候,將衣服也換成了全紫色,不像以往那樣的紫色星辰袍。

    “全身紫色,沒有其它任何一點顏色?”北冥驚云繼續問道。

    “是,全紫色,他的面容我記得不太清楚,但是這一身紫色的衣服,老夫卻很有印象。”無良老人連忙說道。

    北冥驚云沉吟了片刻,隨即匆匆離去了。

    周圍的人群,快將這個消息傳了出去,一身全色紫色的衣服,這樣的人找起來,卻是容易多了。

    恐怕整個封魔禁地,也只有魔尊一個人,穿這樣的衣服。

    想罷,許多青年俊杰都四處打聽消息去了,整個北冥城的人都在尋找魔尊的下落,奈何葉天已經離開了北冥城了。

    “轟!”

    不久后,一股股強大的氣息,突然出現在北冥城,他們有老人,有中年,全都是武尊以上的強者,跟著北冥驚云一起來到武道圣碑前。

    人們頓時知道,這事情已經傳到了外面,北冥世家的強者都親自進來察看了。

    不僅如此,一些人甚至立刻退出封魔禁地,將此事告訴了所屬的勢力。

    頓時,在神州大6高層之間,魔尊兩個字在極傳遞著,短短半個月之間,便傳遍了整個神州大6。

    就連守候在封神之地外面的那些五大神院的導師,都在暗自感嘆:果然,還是圣地中出天才啊。

    他們卻沒想到,這個叫魔尊的天才,是屬于他們五大神院的。

    ……

    整個神州大6都被魔尊兩個字轟動了,連一些隱世修行的武圣強者,都微微露出異色,也在打聽魔尊的身份。

    而整個封魔禁地的所有人,卻早已經在封魔禁地內尋找起來,尋找那個穿全紫色衣服的面具青年。

    而葉天此時,卻早已經深入封魔禁地,來到封印魔祖神格的地方。

    浩大的山脈,綿綿無盡,黑云籠罩,陰氣沖天,如同一片地獄幽冥之地。

    天空中籠罩著翻滾的黑霧,魔氣滾滾浩蕩,隱隱有鬼哭狼嚎,甚為駭人。

    “魔祖的神格應該被封印在地下,我的神念根本無法探入,連地面都無法破空。”葉天心中微微震驚。

    此地倒是沒有什么不同尋常,這周圍浩大山脈,比起其它地方只是多了一層濃厚的黑霧魔氣。

    唯有這地面,非常堅硬,在葉天全力一擊之下,都無法轟開,顯然是那股封印之力在作怪。

    葉天沒想過自己可以破解九霄天宮和諸位上古武神布置的封印,所以也沒有多想,直接進入黑霧之中。

    本以為黑霧之中沒有什么人,但是一進來之后,葉天卻目瞪口呆,因為他看到了許多人,足足有上百個,都排列成一條長長的隊伍,一個接一個通過前面的獨木橋。

    葉天放眼望去,現一條長江大河,將整個山脈都包圍了起來,這條河里面沒有水,但卻冒著黑色的魔氣,讓人充滿心悸之感。

    “此橋乃是我們北冥世家強者用至寶所造,你們只有通過此橋,才能進出神格封印之地,所以,不要給我耍花樣。”獨木橋旁邊,八個北冥世家的人看守在那里,目光冷冷地盯著眾人。

    葉天從周圍的青年俊杰口中得知,凡是從此橋進入神格封印之地的人,在出來后,都要上交給北冥世家十朵神格花。

    對此,眾人非常不滿,畢竟采摘神格花非常艱難,他們往往進去一次,最多也就能夠采摘到二十朵神格花,這一下就要交給北冥世家一半,心中自然不爽。

    不過,這條河中的黑色魔氣非常可怕,自古以來,都沒有哪一個天才可以在武皇境界飛渡而過。但凡強行飛過去的青年天才,都被魔氣轟碎靈魂,直接死在封魔禁地,外界只留下了一具具空蕩蕩的肉身。

    所以,眾人只能接受北冥世家的‘剝削’,一個個出來后交給北冥世家十朵神格花。

    “呵呵,這河里面冒出來的應該是吞噬之力,不過比我的吞噬之力要強大的多,難怪沒人可以飛過去。”葉天暗暗低笑,別人無法渡過這條河,不代表他也無法渡過去。

    不過,為了不引人注意,葉天也跟在眾人后面排隊,大不了等離開時再從別的地方出去就是了,反正他是不會接受北冥世家的剝削。

    ...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