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玄幻魔法 > 純陽武神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現在走,還有體面(求訂閱)
    (求訂閱,求月票,推薦票。)

    三月份,天剛轉暖。

    走在街道上,剛剛播放的國際新聞,已經掀起了極高的熱度。

    毫無疑問,這是一則爆炸性的消息,刀圣耶魯的隕落,足以激起各國的戒備,號稱絕對防御的圓桌刀盾被人打破,這對于世界各國刀圣而言,都是一個巨大的威脅。

    在當今世界各國克己的大環境下,最怕的不是有強者誕生,而是怕這個強者不按規則,肆意破壞穩定,這必將令世界民生陷入劇烈的動蕩,一系列的連鎖反應,最后可能激起的巨大波瀾,絕對不是各國高層所愿意看到的。

    興泰高等武校。

    往日里懶散的校園慢生活,在今天也有了些許變化,不少人在交談討論,重點在于刀圣耶魯的隕落,會不會激發進一步的混亂,從而掀起世界范圍內的圣戰。

    作為與核武并列的兩大軍事核心要素,若是全球范圍內的圣戰爆發,不亞于一場天災,國破家亡也只是等閑。

    “花圓,你們也看了吧!”

    “太驚人了!人類真的可以進化到這種程度,那可是空戰,簡直就像是神話一般。”

    一進體育館,一群已經炸鍋的刀道社成員再次沸騰起來。

    “所以,這就是刀道,值得我們用一生不斷向前去探索的浩瀚領域!”

    韓冰沉聲道,這就是當今世界的兩條進化之路,科學與生命進化。

    “是啊,真希望有一天,也能試試飛天的感受。”

    有人感嘆,以個人之力脫離地心引力,這是無數幻想小說的根基,也是很多人孩童時期的夢想。

    “如果堅持,或許會有那么一天。”

    蘇乞年忽然開口,體育館內先是一靜,既而就升騰起來蓬勃的朝氣。

    “不錯,只要我們堅持,堅持才有可能實現夢想,不空談,試試才知道!”

    “練刀!就算是刀圣年輕時候,也不能肯定自己能夠走到哪一步,我們妄想一回又何妨!”

    花圓揮舞拳頭,眸子晶亮,年輕的血在涌動,這是一個一切皆有可能的年紀,也是一段不撞南墻不回頭的歲月。

    吱呀!

    突兀的,體育館的鐵皮大門被人推開,同時有調笑聲響起。

    “夢想成為刀圣,真是一個偉大的夢想,真不知道,興泰這里居然還有一個預備刀圣社。”

    此刻,大門前立著六個人,以一名手掌粗大,生滿了老繭,著錦絲武袍的中年人為首,開口的,則是中年旁邊的一名青年,青年一身勁裝,腰間挎刀,雞冠頭豎起,兩邊留白,不用看就知道是個刺頭。

    “秦圖!”韓冰刀眉挑起,目光變冷,道,“這里不是古爾,不歡迎你們,請回吧!”

    “怎么,開個玩笑而已,肚量大一點嘛!”稱作秦圖的青年嘴角含笑,聳了聳肩,道,“賽前友好訪問罷了,不信你們看,我們還帶了吳師傅來,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可以讓吳師傅指點你們一招半式,不收費哦!”

    “秦圖,你太過了!”

    花圓冷哼一聲,這一群人現在過來,哪里是什么友好訪問,分明就是來炫耀、奚落他們,興泰三大高等武校,三姜最強,古爾次之,興泰最為弱勢,這些年招的,也都是三姜和古爾挑剩下的,如此惡性循環之下,哪怕有再悠久的歷史,也被其它兩所武校看輕,在各種場合受到歧視與白眼,更是家常便飯。

    只是花圓等人沒有想到,這古爾居然猖狂到了如此地步,竟然將屏風刀館的吳師傅帶來這里。

    “吳師傅!”

    這一刻,韓冰看向那錦絲武袍的中年人,沉聲道:“您是市內有名的職業刀客,屏風刀館的首席師傅,可以說是刀道上的前輩,我們沒請到您,是我們沒有福分,難道吳師傅今天也是專程來奚落我等不成。”

    秦圖輕笑一聲,攤開雙手,道:“你們不要誤會了,吳師傅只是我們請過來訪問的貴賓,若是你們有什么困惑,可以上前求教一二,可不要不識好人心,咦,我看看,你們身上都戴上了鐵環,這是什么練刀方式,當自己是囚犯嗎?”

    哈哈哈哈!

    幾名古爾刀道社的成員大笑,一眾興泰刀道社成員面色難看,花圓捏緊了拳頭,一只手按落在腰間。

    這時,那秦圖目光一轉,又落到蘇乞年身上:“這是你們請的青刀賽指導老師嗎?還未請教,這么年輕,倒是面生得很。”

    沒有看這秦圖一眼,蘇乞年目光落到那中年人吳師傅身上,淡淡道:“現在走,還有體面。”

    嗯?

    來自屏風刀館的吳師傅心中一跳,這目光太平靜了,平靜得讓他有點發毛,他仔細打量蘇乞年,卻看不透半分深淺,粗看就像是個不通刀道的普通人,四肢乏力,不像是職業刀客,氣血旺盛,精氣外顯的樣子。

    高手?還是在裝腔作勢,唱空城計?

    “你無視我!”

    秦圖揚起了眉毛,不等他再說些什么,卻被一只堅實且粗糙的大手按住了肩膀。

    “吳師傅。”

    秦圖一怔,卻見這位興泰城少有的職業六階的成名刀客看向前方,目光微凝,道:“未請教……”

    沒有得到回應,只有一只粗布白袍的袖子輕輕一甩。

    嗚!

    有怪風起,那是體育館的兩扇鐵皮木門,此刻像是兩座大山迎面而來,在眼前極速放大。

    不好!

    這位屏風刀館的吳師傅瞬間變色,有厚重的風壓臨身,將他的一切預想與動作擊潰,生生壓制。

    砰!砰!砰!

    幾聲巨響,鐵皮木門凹陷,像是幾道人形,而后轟隆一聲關上。

    體育館內有回音,一群社員大都張大了嘴巴,最后一刻,他們分明看到,包括那屏風刀館的吳師傅六人,被關閉的鐵皮大門扇蒼蠅般活活拍飛。

    想想都臉疼。

    “好!”

    花圓咬牙切齒道:“拍死那群王八蛋!”

    “蘇老師威武!”“蘇老師真帥!”

    幾個少年少女興奮無比,看向蘇乞年的目光滿是崇拜的神色,那可是屏風刀館的吳師傅,職業六階的刀客,這么一袖袍扇飛,他們雖然看不懂,但也知道厲害無比。

    這就是衡量標準,以屏風刀館的吳師傅為參照物,他們發現真的走大運了,這位蘇老師絕對是一位高階的職業刀客。

    “好了,少廢話,都練起來!”

    深吸一口氣,花圓驀地大喝一聲:“不要浪費時間,倒計時八天,不要再關注其他東西!”

    “練起來!都練起來!”

    韓冰也吆喝起來,語氣沉凝,看上去并不是很痛快。(求訂閱,求月票,推薦票。)
多乐彩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