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說 > 玄幻魔法 > 戰雛 > 第三百四十九章,深淵之主的手段(中)
    朱嘯現在已經是深淵的深淵之主臉,但是朱嘯這個深淵之主卻是還不能真正地掌控深淵。朱嘯想要真正地掌控所有事情,就需要真正的掌控好深淵。或者,現在這個時候就需要用一些手段了。

    想到了這里,朱嘯看了看旁邊的蕭逸,淡淡地問道:“蕭逸,現在你把這玉潤山交給了深淵,深淵除了幫助你解決一些丹藥之外,我也需要讓中天大陸的人都知道深淵的地位不容挑釁。聽聞之前有人前來像天乾宗討要玉潤山,現在我需要讓人知道這玉潤山已經到了深淵手中了。”

    朱嘯雖然說是說得云淡風輕,但是蕭逸卻是感覺到了一股無邊的寒意,蕭逸畢竟是天乾宗的宗主,他明白朱嘯這句話意味著什么,他先是微微一驚,隨后朝著朱嘯抱抱拳,道:“深淵之主,我天乾宗只是有著一個三星武修羅境界的強者,那是我父親蕭乾,其余的就是我蕭逸,我也不過是一個兩星武修羅而已。除了我們父子兩人,其余最強的也就是武靈巔峰強者罷了。之前覬覦我玉潤山的,乃是密云宗,這是一個集聚了不少水屬性的修煉者的宗門,這個宗門最強的乃是宗主雨云霄,他是一個四星武修羅強者,另外,他的一個弟弟雨云風乃是一個三星武修羅強者;他的妹妹雨云星,乃是一個兩星武修羅。他們兄妹三人都是水屬性與風屬性的修煉者,但是,他們更為擅長的乃是將兩種屬性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種新的屬性雨屬性。”

    “哦?雨屬性,這樣的屬性,之前倒也是見過一個!”朱嘯不由得笑了笑,要知道東方小舟就十分擅長雨屬性,此番蕭逸提到了,朱嘯倒是想要見一見自從萬劫谷分別之后就未曾見過的東方小舟了。

    密云宗實在是天乾宗的一大威脅,但是 密云宗的實力擺在那里,蕭逸卻也是沒有辦法,嘆道:“雨屬性頗為難對付,這密云宗前來攻擊我天乾宗,一來是為了這玉潤山,再者就是他們三兄妹想要將我們天乾宗合并過去。這樣的話,密云宗的實力也將會得到大幅度地提升。”

    大尊者想要勸說朱嘯不要輕易掀起戰爭,但最終卻也是沒有開口,而二尊者則是覺得這些并沒有什么。墨淵王見到兩位尊者并沒有說什么反對的話,當即朝著朱嘯抱抱拳,道:“深淵之主,這件事情,就給本王,定然可以迅速得以解決。”

    這密云宗的實力并不是十分強大,而朱嘯知道墨淵將之中卻是不乏已經突破到了武修羅境界的墨淵將,而現在的烈焰軍的右將軍止戈一眸也是突破到了武修羅境界了,只要交給他們就足夠解決了。再者,朱嘯并不想讓墨淵王直接出手,故而朱嘯淡淡地笑了笑,道:“我還以為這是一個強大的勢力,沒想到戰力這般稀松平常,我看這一次就不要勞煩墨淵王了,只需要墨淵軍派出兩將之軍,與此同時,我讓烈焰軍的右將軍協助那兩將之軍就足夠了。”

    墨淵王剛剛出現在大陸上,也是想要趁機樹立起來威名,墨淵王的手中有著墨淵軍這般強大的軍隊,再有墨淵王闖蕩出來的名聲的話,哪怕是脫離了深淵,墨淵王也是很快就可以組建一個強大的勢力了。此番聽到朱嘯并不讓自己出手,墨淵王的臉上浮現出一絲不滿意的神色,但是,這時候,一旁的擂臺之主卻是淡淡地笑道:“老牛,對付這樣一個勢力,你也好意思親自出手。不如交給墨淵將以及烈焰軍的右將軍,至于你,在一旁樂觀其成也就是了。”

    在深淵之中,墨淵王最大的威脅也就是擂臺之主,墨淵軍最為強大的敵人,也正是擂臺之主手中的擂臺。雖然大尊者苦心孤詣地讓深淵之主的朱嘯建立起來了烈焰軍,但是現在烈焰軍卻是還不成氣候。墨淵王很清楚擂臺之主,同樣的,擂臺之主對于墨淵王也是心知肚明,此番墨淵王也是沒有更好的辦法,只得朝著朱嘯抱抱拳,道:“既然深淵之主有意讓墨淵將以及烈焰軍的右將軍出手,那只好聽從深淵之主的安排了。”

    朱嘯看得出來墨淵王對于自己的不滿,同時, 朱嘯也清楚墨淵軍這股戰力要是一直放在墨淵王手里將會成為多么可怕的存在。但是,現在的朱嘯根本就不敢輕易削去墨淵王對于墨淵軍的掌控,朱嘯需要一個強者來接過墨淵軍,這個強者要足夠強者,同樣也要有著足夠的威信才行。

    在整個深淵之中,惟有二尊者是最為合適的人選。大尊者倒也是十分合適,但是大尊者根本就不愿意去面對這些爭端;而林玄等人,五大利刃的人,則是實力還不足以震懾整個墨淵軍。要說除了二尊者之外,最為合適的就是擂臺之主了。可是,擂臺之主手里掌控著擂臺這股強大的戰力,要是再讓擂臺之主掌控墨淵軍的話,那朱嘯這個墨淵王就形同虛設了。

    朱嘯很清楚自己的處境,但是朱嘯卻是一點都不著急,平靜地與旁邊的蕭逸說道:“蕭逸,我沈源畢竟是剛剛出現在大陸上,對于各大勢力并不熟悉,此番出手,由你帶路。”

    見到年輕的深淵之主這么快就做出來了應對之策,蕭逸也是有些驚訝,他趕緊朝著朱嘯抱抱拳,道:“深淵之主,我蕭逸聽候差遣!”

    “嗯。”朱嘯微微點點頭,隨即與墨淵王道,“墨淵王,你對于墨淵軍是最為熟悉的,你去挑選出來這兩將之軍。”

    “是,深淵之主!”

    墨淵王折身離去了, 朱嘯與木涵說道:“師父,還望你老人家去通知右將軍止戈一眸,讓她率領四十名烈焰軍右將與墨淵軍一同前往。”思索了片刻,朱嘯又是補充道:“師父,為了讓烈焰軍準入軍得到鍛煉,讓他們真正地面對戰場,此番讓止戈一眸挑選五十名準入軍一同前往。”

    朱嘯顯得十分平靜,但是木涵很清楚這平靜之下的暗流洶涌,朱嘯這樣做十分冒險,但是為了能夠真正地掌控深淵這股戰力,這樣的冒險卻也是值得的。

    現在的朱嘯,早就已經不再是那個需要木涵一點點傳授的小孩子了,也不是那個需要在木涵的老翅之下躲避風雨的雛鷹了,小孩子早就已經成長成大人了,雛鷹也是開始展翅翱翔了。

    以現在朱嘯的實力,想要自保自然是已經無虞了,想要守護自己的家族也是可以做得到了。但是,當朱嘯手里有著深淵這股戰力的時候,當朱嘯成為深淵之主的時候,朱嘯考慮到的事情就不只是個人與家族了,而是整個大陸了。作為朱嘯的師父,木涵自然是希望成全朱嘯,他朝著朱嘯點點頭,道:“好,為師這就去!”

    好不容易見到了木涵這個傳說之中的煉藥師,丹漪當即說道:“木涵大師,我希望可以與你一同前往。深淵之主,不知道可不可以?”

    朱嘯微微點點頭,道:“丹漪小姐乃是丹家的天之驕女,乃是我深淵的貴客,自然是可以一同前往。師父,你帶著丹漪小姐一同前往吧。蕭逸,你跟我師父前去。”

    木涵三人離開了,擂臺之主微微笑了笑,朝著朱嘯與兩位尊者都抱抱拳,道:“深淵之主,現在你就想要掌控深淵,看上去并不是那么簡單的一件事情呀。”

    擂臺之主這句話若有所指,朱嘯大笑道:“哈哈哈,你擂臺之主要是不阻礙我的話,我的阻力就沒有那么大了!”

    朱嘯這是對擂臺之主段清波的一種試探,倘若擂臺之主真的愿意放棄手中的擂臺這股強大的戰力的話,這對于朱嘯來說是一件好事。現在與深淵建立之初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現在稍有不慎整個大陸就會爆發出大戰,那時候的深淵之主可以不親自掌控深淵的戰力,但是現在朱嘯卻是一定要將所有戰力收到自己手里,只有這樣,才能讓深淵的作用發揮到極致。

    擂臺之主打了一個哈欠,兩手一攤,道:“深淵之主,要不是擔心狗急跳墻的話,我倒是早就想將擂臺這股戰力都完全交給你了。那條老牛沒有那么容易放棄墨淵軍的,深淵之主,以我看來,現在你倒是不妨盡快將五大利刃與三大掌座的事情梳理清楚。在我跟這條老牛競爭的這么多年之中,三大掌座也好,五大利刃也罷,除了少數幾個人之外,可是沒少從我們手里獲取好處。”

    朱嘯與大尊者對視了一眼,朱嘯淡笑道:“擂臺之主,我真是沒有想到你真的要將這股戰力都放棄了。你要知道,這樣一來,你爭奪了那么多年的東西,可就白白拱手讓人了。”

    “這也沒什么大不了的,我真的是有些倦了。”擂臺之主段清波又是伸了一個懶腰,哈欠連天。
多乐彩走势图